花唇扒开H/主人跪h

元君站在队伍前方,看向剑渊方向最后叮嘱道:“我将使用十三张金丹期两仪破界符,如果成功会有一线希望,大家一定要把握好机会。”

        

“队长,为啥要分成这些组?集中使用这些手段不好吗?”

        

元君冷笑:“我信不过那些人,那些人也信不过我们,他们的存在意义在于搅乱剑渊为我们创造机会,同时我们也在给他们创造机会,究竟谁能进入并无把握,大家都在搏运气!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了!”烟柜等人回应,陈星河觉得自己很幸运,没有被元君排除在外,也许这是一个初步融入小队的契机。

        

“疾!”元君打出一张两仪破界符,同时丙七小队开始使用剑阵破障。

        

陈星河暗自聚拢剑意,心中默念:“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玄心正宗,魁钺奇术。”

        

他每念一次,便有一丝剑意朝着他飞来。

        

要知道玄心宗剑法走的是借力增威法门,魁钺奇术也要借助外力施展,二者合一凝聚成魁钺玄心剑更可调动外力化入剑中。

        

七八套手段同时破障,对于吸收剑渊力量大有好处。

        

只要剑意到位,陈星河相信自己穿越剑渊不是难事。

        

当然,这也不容易做到,还要看大家的努力情况。 

        

“破……”

        

一连五张两仪破界符祭出,剑渊并无明显变化,那种阻隔一切的弧度还在,剑气还在,无法找到任何缝隙。

        

陈星河不禁有些失望,这石破天惊一剑太过无敌,元婴修士恐怕无法造就,一定是元婴之上存在全力一剑才能造成这种情景。

        

不知道这一剑是在保护苦寒殿,还是限制苦寒殿中的东西出来,很难判断这一剑的真正用意。

        

忽然,剑气升腾有些紊乱,尽管影响不是太大,却让各组看到了希望。

        

大家几乎在同一时刻加大破界力度,元君更是一口气打出五张两仪破界符,就听剑渊中发出闷响,那种阻拦一切的弧度开始收缩。

        

“太好了,有效果,说不定我们都可以进去,加把力!”不知道谁挑头传音,之后各组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乒乒乓乓猛干。

        

陈星河抓起烟柜和钱串子,身形陡然之间雾化。

        

与此同时,元君用掉最后一张两仪破界符,带着黑娃和大山挪移进去。

        

其他人就要靠自己了,不过神姹和绿萝也不慢,老蔡头放出一座黑色长桥,他这一家子立刻踏了上去。

        

这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等到剑渊发出隆隆巨响,报复性宣泄剑气,至少有七十人进去。

        

二百人进去三分之一人马,这个数字不算少!

        

刚才就出现一息空档,能够这般精准抓住机会,可以说没有一个简单人物。

        

陈星河定住身形时,双脚已经站在大殿门前。

        

只见大门洞开,门中一片漆黑,仿佛狰狞巨口,随时都有可能吞噬闯入者。

        

“多谢星河。”烟柜和钱串子激动不已,他们两个在队里属于垫底般存在,居然第一个来到苦寒殿门前,怎能不欣喜若狂?

        

就在这时,五道陌生身影出现,为首之人气质冰冷,宛如俯视看向陈星河冷哼:“哼,就是你这个小家伙发现此地,并对外公开消息?”

        

不等陈星河说话,五人飘身而入,这般没头没脑透出敌意,什么人啊?

        

元君赶到,看向五人背影道:“这五人来自其他隐字小队,非常强大!他们似乎一直在寻找苦寒殿,不知道谁泄露了消息引他们前来!小心这五个家伙,都不是善茬。”

        

“知道了!”大家回应,牢记五人身影,心知一旦遇到或许会擦出火花。

        

陈星河点头迈步,谁知这一步下去,身后立刻远去,竟然脱离队伍,随机传送到一处建筑内。

        

其他人也是如此,并未聚堆,各有各的去处。

        

眼前升起明亮烛火,四十九根手臂粗细蜡烛散发香气,光影婆娑间似有婀娜身姿相伴。

        

“咔嚓”一口,火系符鬼大嚼起来,似乎吃到了人间美味。

        

其他符鬼摩拳擦掌,“咔嚓咔嚓”几口下去,四十九根粗壮蜡烛全是牙印。

        

也不知道众符鬼吃到了什么,居然齐齐大嚼大咽起来,随后七宝妙树的威力凭空提升一截。

        

陈星河知道,七只符鬼肯定吃到好东西了,不过对方能够逃脱他的神识,可见不凡。

        

建筑内部布置得好像聚义厅,前方高处矗立着十二张宝座。

        

有龙皮龙骨宝座,虎头虎爪宝座,鸡冠鸡嘴宝座,甚至还有鼠眼鼠须宝座。

        

“这是生搬硬套十二生肖吗?奇了怪了,鼠眼鼠须宝座居然位于中央,与龙皮龙骨宝座并驾齐驱,难道曾经有一只厉害鼠妖在这里发号施令?”

        

这一切都是猜测,陈星河已经刷好地图,知道脚下这座建筑分作十二层。

        

地上部分仅有三层,聚义厅是地上部分第一层,上面还有两层。

        

地下部分就多了,足足挖下去九十九丈,分作九层,不过越往下越细小,似乎藏着什么。

        

想要出去并不容易,这座建筑上下一体,似乎只能传送离开。

        

陈星河一阵嘀咕,这里怎么看怎么像自己在暮色广场的住处,只不过扩大了百倍,光地下室就有九层。

        

眼前这十二张宝座就很不错,骨架全是贵重金属打造。

        

很快,宝座连根拔起,陈星河将它们连同桌子蜡烛一起打包带走。

        

地上部分第一层是大厅,第二层看起来有些像寝室,不过挺吓人的,居然摆放着十二口棺椁。

        

陈星河放出神识大为震惊,这十二口棺椁中存放着金丹期妖王尸身,保存完好,气息深邃。

        

“我滴个天!这里究竟是什么路数?十二只金丹期妖王!鼠妖,龙妖,虎妖,狗妖……”

        

“等等,这不就是十二生肖吗?谁是此间主人,竟将金丹期妖王当成收藏品?”

        

忽然,棺椁之中妖气升腾,这十二具妖尸快速活化,出现苏醒迹象。

        

“没死!只是长眠?”陈星河吓得够呛,一巴掌拍在存放鼠妖的棺椁上,大吼道:“夺舍!”

        

这些棺椁是法器,妖王们躺了那么多年,早就气息深种,用作夺舍通道那是一点问题没有。

        

恍惚之间,神魂入侵过去,陈星河愕然,有了重大发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