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朕要/bl短肉小文

     

司马若齐叹了一口气,说:“凉办吧,先冷静一段时间,大家都好好想想。”

        

“你不能放弃她的。”花琉璃提醒司马若齐。

        

“这个世界,谁是不能放弃谁的。”司马若齐反问花琉璃,他认为自己已经够可以了,一直不停的在安慰王欣然,并且也随着她的性子去做事,但她几乎变本加厉,从不反省自己是不是有问题,根本没办法让人相处。

        

白思思吃了一口牛肉,然后说:“你好好的听一下她到底要什么。”

        

“她要的东西是我给不了的。”司马若齐实话实说,而后又讲,“我怎么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我也管不了别人是怎么想的。”

        

“只能等她自己醒悟过来吧。”慕辰轩说道。

        

“没想到她这么在意这件事情,却忽略了你的爱。”白思思真心觉得奇怪极了。

        

但司马若齐的内心深处还是希望王欣然可以放下心里的那股执念,说:“我还是要麻烦你找个时间好好的跟她聊一聊,也许我们女人说话能够容易一些,而且她也愿意听你的,我真是无能为力了。”

        

白思思答应了,她也想好好的跟王欣然谈一谈。

        

因此,白思思一直在找时间约会王欣然,只可惜王欣然这几天说是回家去了,要陪一下自己的老父亲。

        

今天,她又给王欣然打电话,问她最近怎么样,今天是不是有空。

        

王欣然说:“我还在家里呢,跟我爸商量一些事情,我们也是好不容易和解的,还打算多陪他几天,后天应该有空的。”

        

“那行,等你有空了就给我打电话。”

        

“你这么着急的找我是不是要给司马若齐当说客的。”

        

“哪里的话,就是想你了,想跟你聊聊,最近你找店面的事情也耽误下了吧。”

        

“我不打算开一个店了,我也是精力有限,有些累。”王欣然对她实话实说。

        

白思思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但她知道王欣然应该还在生气,毕竟开店这件事情是司马若齐提出来的,她这么没兴致,应该是还没有同他合好。

        

林瑶走进白思思的办公室,见她刚把手机挂掉就问她:“怎么,又给王欣然打电话呀。”

        

“是呀。”

        

“她这次答应见你了嘛。”

        

“还说要忙一阵子。”白思思告诉她,又问,“怎么,你有事情要同我商量嘛。”

        

“花琉璃的文已经一致通过要开始拍摄了,我是想问你,你认为是上星,还是网络播放?”

        

“都好,如果可以上星,自然更好不过。”白思思说道。

        

林瑶点头,说:“好,我这就去安排,刚才计亭打来电话,说是这几天过来,想要见一见这个花琉璃。”

        

“行啊。”白思思点头,又说,“也已经好久没见到计亭了,不知道她在那里怎么样,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听她的口气,感觉过得挺不错的。”林瑶笑着说。

        

这时候,林瑶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神色即刻就变了,只是应诺了两声之后就把电话给挂了,而后对白思思说:“出事了,邵净锋把人家导演给打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为什么要出手打人呢,那人怎么样?”白思思问。

        

“听说很不好,在医院呢,不依不饶的,那个导演我们都是认识的,长期合作的,而且他在业界的口碑一向很好。”林瑶同她说。

        

白思思也是知道的,她说:“这事情你得找人去慰问一下,顺便了解一下情况。”

        

“这样吧,我去慰问导演,你去找邵净锋了解一下情况,他到底为什么要出手打人。”林瑶对她说。

        

“也好,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白思思说着就给他打电话。

        

邵净锋一直没有接,不免让白思思略有些担忧。

        

而林瑶则是打算先去一趟医院。

        

待到下班的时候,邵净锋自己打电话给白思思了,他说:“是不是问我打人的事。”

        

“你是不是真动手了。”

        

“那当然,人都在医院了,肯定是动真格的。”邵净锋倒也是大男人的很,一并都承认了。

        

白思思问:“你为什么要打他呀。”

        

“他该打,他居然想着玩弄女人,活该被打。”邵净锋没有任何一点愧疚之心,只恨自己还打得不够狠。

        

白思思叹了一口气,说:“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好好说的,你非要打人。”

        

“他几乎把剧组里头的女人都玩了一遍,你说要不要打。”邵净锋直截了当的问白思思。

        

白思思蹙眉,她说:“你有证据嘛?”

        

“她们都是些不出名的小姑娘,也不敢得罪人,她们也不会去告他,但我看不惯,做一个男人竟然这么狗屎,何况他还是个惯犯。”邵净锋的口气很不屑。

        

但是依白思思所知,那个导演的风评是非常好的,人人都夸他敬业,但是当然了,敬业也不代表他人品有问题,虽然以前有些风言风语,但也很快就平息了。

        

白思思说:“你能不能回来公司一趟,我们好好的聊一聊。”

        

“我可以不做演员,我也不给公司添麻烦。”

        

“并不是的,我就是想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如果他真的是这样的人,我自然会想办法保护你,但眼下我们要把事情搞清楚。”白思思告诉他。

        

“没有什么证据,也拿不出来什么证据,那些人碍于面子和前途也不会拿他怎么样,毕竟他是这个圈子里有名的导演,不是嘛。”邵净锋虽然进圈没有太久的时间,但也看得透透了,又说,“娱乐圈就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我不想干这一行了。”

        

“你别这样,先冷静一下,我们见面好好的谈一谈。”白思思先是希望他能回来公司谈,毕竟他也是司马若玉的朋友,总不能这样随意就打发了。

        

邵净锋点头,说:“好吧,我现在过来。”

        

“行,我在办公室里等你。”白思思说完就放下了电话,她实在是有些疑惑,也希望可以得到确实有效的证据。

        

这时候,林瑶又来电话了,她对白思思说:“那个导演说是要告我们公司以及我们公司的艺人。”

        

“行,随便他怎么样,我先把事情弄清楚,邵净锋一会就来了。”

        

林瑶说:“他气得不行,口气大的很,估计是要动真格的。”

        

“你先稳一稳他,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他就是说邵净锋诬蔑他,造谣他,还说必须要赔偿失损。”林瑶对她说。

        

“这都是小问题,如果真是公司这边人无理取闹,随意打人,我们也不会姑息的。但如果是他自己的问题,我也是要帮司马若玉一个忙的。”白思思对林瑶告诉。

        

林瑶知道是这样的意思,她点头,说:“行,我一会再跟你联系。”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白思思则是在办公室里等着邵净锋过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