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粗喘H&咬花蒂核h

或许因为被提醒了两次, 周家四房的兄妹居然萌生出好奇心来。

        

在意识到戚敏会提醒让不要轻易就相信宗平对他须得时刻保持冷静理智约摸是看出来对方有企图可能找上他们之后,近来总嫌生活乏味吃喝玩乐都有些腻味的周彧来了精神。

        

想当初在康平镇,由于乐子太少生活平淡无聊他总想快点回家来。

        

可人就是贱的。

        

当初见天盼着回来, 想着回来必定要日日出去潇洒, 现在红颜知己见遍了,最新流行那些也玩遍了, 戏园子就不排新戏翻来覆去总唱那些,赌坊那边他虽然也去但兴致一直不算高,他都无聊到玩花完鸟玩算命了。

        

是的,没错。

        

自从见识过戚敏的能耐, 周彧就对搞玄学的生了好奇心, 后来出门碰上瞎子算命都要跟人提问一下。看面相、手相、测字、抽灵签、铜钱问卜、照水碗他都亲身试过,准到戚敏那种程度的反正一个没有,一般最多能说中几点,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认出他来了。

        

搞玄学得准才有趣, 看他们十中有七都是骗子, 剩下三个要不学得不精就是该学的学了但只会生搬没有吃这碗饭的本事, 这一来不用人劝周彧没兴趣了。

        

人都是越闲越空虚,这段时间啥事没有连麻烦都没一个, 他能不空虚?人都空虚到开始盘算他命里那个据说非常强势能独挡一面的媳妇儿人在何方又要何时才能碰上,这时候宗平引起了一些关注,周彧频繁的听到这个名字, 油然而生一个想法。

        

像这种闲散人正常都想不到什么靠谱的主意,放在这次也不冤枉他,他想知道这个让戚敏和她哥戚鸿再三提醒说不要随便交付信任, 和他走太近会变的不幸的宗平,到底何德何能?

        

那可是戚敏, 天天都在给人看相见识过各种极品人物的戚敏。

        

一般人认为的坏人在她那儿都不一定很坏,毕竟人嘛压根就没有十全十美的,谁身上都会有些缺点,深谙这个道理且在不受到冒犯的时候一直都能平常心对待客户的戚敏居然把宗平放到了那样一个特殊位置,此人必有独到之处,他到底是怎么个坏?怎么个危险?怎么个不当人呢?

        

周彧心里有疑问,偏偏同宗平切实接触过的人不光没能为他解惑还带来了新的问题。

        

那些人给宗平的评价和戚敏给的很不一样,在这些风流倜傥的富家子弟口中,宗平是个除了出身略低一点,其他各方面都很不错的人。他颇有见识颇有风度颇有涵养颇有气量颇有文采颇有意趣……

        

周彧听得脑袋里全是颇有。

        

“停,停停停,你说的是那个出诗集的?”

        

“假使你说的是《小李杜诗选》的话,是他。”

        

周彧拖着声调噫了一声,开始上下打量这位同他不算特别亲密但也还过得去的朋友,直把人看得心里发毛。

        

朋友问:“你这是什么反应?”

        

“看瞎子的反应。”

        

“……?”

        

这回周彧也不噫了,他摇摇头用大夫宣判癌症晚期那种口气遗憾道:“怎么年纪轻轻就瞎了呢?眼睛看着还挺明亮的,居然就瞎了。”

        

“……???”

        

朋友太阳穴上要暴筋了,压抑着想打他的冲动咬牙切齿道:“惹着你了这么咒我?”

        

“不是咒,这怎么能是咒呢?我认识同他一个地方的人,从我认识那个人家里到这个宗平家用走的一盏茶都用不到,她提到过这个人,和你说的就不像同一个。出入这么大总得有一个瞎了,那能是他老邻居?只能是你,我说兄弟,你这看人的眼光该练练了。”

        

“你就知道?就不能是你认识那个人嫉妒他?我不去打听都知道宗平肯定是他们那镇上一大人物。”

        

哪只周彧一听这话,哈哈大笑。

        

“你说谁嫉妒他?”

        

“和你说那话的人啊,我哪知道是谁,你不知道?”

        

“……哈哈。”

        

周彧大笑不止,笑得他这个朋友一脸懵,不明白这人又发什么疯来。周彧却没工夫同他详解,只是想到自己虽然是被戚鸿提醒的,但戚鸿也说那个话是他妹讲的,而他妹又特地在给芳晴的回信上提了一次,让芳晴千万要把眼睛擦亮,别刚觉醒了点自我意识就碰上这个特会展现自己塑造好形象达到笼络人心这一目的的渣男,他那种人最会在泡到手之前和你风花雪月泡到手之后再来人间真实……这套手段放在姑娘们身上格外有效,不光是那种见世面不多的闺秀小姐,自信外向不甘心被困在后宅一亩三分地的也顶不住,后世很多名校的学霸女神都顶不住!

        

戚敏在信上写得还是比较简略,但生在周家这个巨贾之家,接触了那么多油滑的擅长包装掩饰自己的家伙,这家的多数人都很会看人脸色也很会听人说话。

        

周芳晴绝对没有因为戚敏看起来只是想到了随便一提就轻视它。

        

像戚敏那样的人,虽然有耐心听别人废话,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几乎就没有完全无用的句子,说话尚且如此,莫说回信。

        

像这种不爱跟人打马虎眼的会特地在回信时提到一件事,就算用的笔墨不是很多,没有反复强调,甚至说得也不是特别仔细,周芳晴也敏锐抓住了这个信息,她第一遍看的时候就知道这是特意写上来的,提醒她注意。

        

她提到的这个男人——宗平,绝对是个难对付的千年狐狸精。

        

周芳晴拉响了警报,并说给他哥。

        

他哥想起戚鸿也提到过,兄妹两个毫不犹豫相信了戚敏的判断,就算这个判断和周围其他接触过宗平的人说的都不同,周家兄妹还是相信她。

        

甚至理解了戚敏为什么特地在回信上写这个,肯定就是这男的会装样子,隐蔽性强,不容易被发现有问题,对他不设防的话很容易上他的当。

        

你看,他现在就欺骗了那么多人,周彧也没觉得身旁这个朋友是大傻子,可他对宗平的评价就是和戚敏说的全不一样。

        

周彧更加来了兴趣,想会会他。

        

这个人不太会抑制冲动,他一直是想找快乐就立刻去,想做什么都去的人,在笑够之后周彧请朋友创造个机会:“我也想认识一下你口中这个颇有风度颇有气量颇有才华的男人。”

        

朋友欣然应允,他正想让周彧亲眼看看,好叫他知道谁的评价才是对的。

        

此刻,谁也想不到周彧和宗平会碰撞出火花,从而引发出奇妙走势。那之后没两天,周彧就被朋友带去参加了个聚会,并顺利见到宗平。宗平记性相当不错,一眼认出这就是当初到过镇子那个,他曾有心想结交的大家族子弟。

        

上次他热脸贴了冷屁股,没想到还有机会重新认识。

        

这个周彧乍一看也不是宗平想要的那种朋友,但在听过其他人介绍之后,他发现了周彧和其他人的不一样。

        

这一屋子都是不太理正事天天潇洒度日的,一般呢,能被家里放纵走到这一步的都是庶出或者幼子,总之就是不继承家业的,家里通常不指望他们有多大出息,只盼着一点——老实点,别惹事。

        

这些人通常不难从账房拿到银两,日常就是找点乐子花点小钱。

        

要看不起他们呢,他们又的确是大户人家的。

        

要看得起呢,这些人身上也没有特别值得人高看的,大多看起来人模人样,谈话时也会说点包装自己的体面话,实际上要么既没野心又没能力,要么空有野心却没能力……总之大多没能力。

        

宗平最近认识了很多这样的人,这个周彧不一样。

        

一方面他是在座的人里面最会玩的,堕落程度很高,天天都在外面撒钱找快乐,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另一方面,这个人居然不是被放弃的子弟,他是周家四房太太生的,四太太唯一的儿子,不管废物到何种程度将来都会继承他爹能从家里分到的部分,那怕周家每一代在分家时都不公平,永远是长房占绝对大头,可你只要看看他们庞大的家产家业就知道长房之外其余各房能分到的通常也是别人不敢想的巨额财富。

        

但凡不是铁废物,拿着这些钱去做点什么都不难,随便也能另外开辟个生意。

        

不扯这么远,总之周彧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别说现在了,从他生下来就能大概看到他这一生会过什么样的日子。

        

一了解到周彧的详细情况宗平立刻意识到自己应该主动去结交对方,一定要和周彧交上朋友。

        

不完全因为他是周家子弟,通过同他交好能接触到周家其他人,更重要的是,周彧作为决定四房未来的继承人,不管他怎么堕落他爹娘——周四老爷和四太太——必定不会放弃,会一直抱有希望,期待儿子学好干出点像样的事。

        

家里会给他压力的同时,他如果想做什么正事,哪怕不靠谱,他爹娘应该都会积极鼓励,不会泼凉水打击。

        

很简单嘛……难得人想学好了,就算他想做的事情再瞎,能比天天出去那种场所混日子瞎吗?

        

他肯干正事就好,其他可以慢慢来。

        

这不就是最理想的朋友吗?

        

出身好,家里有钱,被寄予厚望的同时能很容易就拿到钱来做事……这是绝好的备胎啊,只要搭上他,将来任何时候有需要能说服他就能得到帮助和支持,通过他也能接触到优秀的人脉资源。

        

周彧——

        

一个被戚敏盖上软饭戳子没有任何大志向只想舒服混日子的豪族子弟,忽的成了宗平最看好的男人,最想结交的男人,就是为了和他做朋友,宗平再次祭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之术,他主动去找了共同话题,发现对方就喜欢吃喝玩乐,但是由于这时候娱乐项目更新速度太慢,周彧陷入到无聊期……

        

一听说这,宗平觉得他机会来了。

        

他寻思着能搬运点什么新鲜玩意儿,要不然就拿出开了金手指的优秀记忆力还原点小说故事。对比之下,宗平觉得搬运个长篇小说给他迷住最好,一方面也能运作着赚钱,另一方面还能避免周彧过河拆桥,可以长期吊他胃口,以便巩固关系。

        

就这样,走文豪路线失败的宗平“堕落”了。

        

在这个时代搞起了被之前吹捧他那些人认为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任何转型都会吸引新粉的同时,也会清洗原有的粉丝,不过一般人没这么彻底,宗平直接转了一百八十度,把之前追捧他的全洗没了。

        

这时候他本人没想到那么多,亦或者说哪怕能想到,只要能达成目的他也愿意去做。

        

毕竟怎么说呢?

        

他在成为大诗人大文豪的道路上遭受挫折之后,实际就没什么好名声了,这个人能成功身上有一些普通人没有的特质,比如说头脑灵活程度、决断力等等。

        

作为一个普通人,够呛能鱼和熊掌兼得,人生经常要面临两难抉择,要清白名声可能就会错失一些机会,想抓住面前的机会有时就要豁出去些……既想发财还希望同时拥有绝好的声望对投胎技术一般的人来说有点过分难了。

        

宗平在这方面就很狠得下心。

        

当初他抄清明那个诗被逮住,换个人当场能懵个大逼,脑袋完全糊掉根本不知道怎样应对,他懵归懵还第一时间找到一套说法,毅然放弃本来的路线给自己规划了新道路。

        

现在也是,宗平觉得他计划要做的事情很难不背骂名。

        

毕竟你看,无论是之前的转盘或者之后可能搞出的盲盒盲袋都是明晃晃抢钱去的,就算人笨点,一开始看不穿,这个活动多来两次人们都会想明白,说是回馈说是大减价为什么你买了那么多不必要的东西?为什么你家堆的文房四宝几年都用不完?因为你被套路了。

        

宗平捏着那些诗词文章只想拿来做噱头卖东西圈钱,这名声能保得住才怪。

        

所以说,一想到要摸出点有趣的东西才方便同周彧往来,他毫不犹豫准备摸,听说周彧最近正在抱怨戏班子惫懒好长时间出不来一台新戏翻来覆去都是那些老掉牙的东西……

        

爱听戏啊?

        

宗平立刻在他脑袋瓜里翻找,准备挖出几台这时代没有的精彩刺激的戏剧,先把戏剧安排上,再整点少爷们保住爱看的那种书,这在正经文人那里是不入流的东西,但是它能捞钱。

        

这头宗平蓄意接近,那边周彧也想知道这货为何能让戚敏小心戒备,两个各怀鬼胎的家伙就这样凑到一起,互相吹捧当起了酒肉朋友。

        

得知亲哥去接触了宗平,周芳晴没少问他,譬如那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不同在那里居然在戚敏那边挂了名,他又有什么手段让戚敏表示女孩子们都应该远离他,距离近了会不幸。

        

“难不成是当世罕见的美男子?”

        

……

        

哈哈。

        

美男子?

        

周彧撇撇嘴:“他还没你哥中看。”

        

“……那是真不中看啊。”

        

周彧不顾那是亲妹,是娇滴滴的女孩子,顺手抄了块茶点就往她那边扔去,周芳晴好悬才躲掉,没好气说:“真小气,玩笑都开不得了。”

        

“你可以骂你哥没出息没才干,却不能嫌弃我这堂堂仪表,真当你哥只是靠钱在外面混?”

        

……

        

老实说,周芳晴的确是这么想的。

        

不过算了,这不重要。

        

“那就不是天上少有地下全无的美男子,也是,他要是那种敏姐用不着提醒我,提醒了恐怕也不好使。”

        

周芳晴在旁边嘟嘟哝哝,周彧烦她了,撇嘴说:“好奇心这么重,要不要我请人上门做客给你亲眼瞧上一瞧?”

        

“明知道那不是个东西你还……?”

        

周芳晴话音未落,就被他哥打断了:“明知道那不是个东西谁还能上当?只当看场猴戏,且妹妹你总是同哥哥我这种出众男子接触,难免对真实情况有误解,正好这次见识下,看看表里不一的骗子都是什么样。”

        

周芳晴险些吐了,真不知道自家这个怎么有脸看不起别人的?

        

这个宗平照敏姐说的虽然不是个东西,他好歹有上进心,真够呛能找到比周彧还堕落的人了。虽然有点恶心想吐,周芳晴并没有拒绝这个,她觉得也好,确实要见识一下欺骗性强容易让女人上套的坏男人是什么样,长点见识以后也能少被人骗。

        

就这样,周彧寻着机会邀请了宗平。

        

在下一次送出去的书信里面,周芳晴详细描述了宗平过来之后在禹州府闹出的动静以及目前的情况,她说本来老哥对这种文化人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因为两次提醒,他反倒是主动接触了,还请人上门来做客,宗平全没觉察到周彧的险恶用心,人家精心打扮了来的,力求留下完美的印象,他向碰上的每个周家人展现风度,周家人当时正常回应了,唯一让宗平奇怪的是姑娘们有时会拿帕子掩着唇笑,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

        

虽然看不懂,看姑娘们笑,他也笑,他适时抛出几首优美诗词,用心展现了自己和其他男人的不同。

        

周芳晴评价说,他的确很能唬人,若不设防,很容易对其萌生好感。但她同时也写到太太们的看法就和年轻姑娘不同,比如周彧和周芳晴的母亲——周家四太太,她稍微接触之后就断言这是个很好的负心汉苗子,似乎还以宗平为样本给女儿包括侄女们上了课,告诉他们别想多了,不是说出身不好的男人攀了高枝就一定会善待高枝。总有人觉得把女儿嫁低一点兴许能好过些,在婆家更立得住,男人不敢委屈她。

        

才不是!

        

周芳晴他娘把男人分为三种:

        

靠自己的、走捷径的、既靠自己也走捷径的。

        

这个分法直接将铁废物排除了,说的是她家姑娘能接触到的男人的类型。靠自己的很简单,这个人自身条件极好,不需要夫人为他增光,这种人如果说来提亲,至少他当时应该是真心实意的,条件好的男人选择很多,就算他要求高,也都可以有好些备选,愿意娶的总归还是看得起的。

        

不敢说这种人将来就不会变,至少最初该是不错的人。

        

然后就要说到另外两类。

        

纯走捷径就是骗姑娘吃姑娘软饭的小白脸嘛,宗平也不是这种,他属于自己有点能耐但是苦于起步太低需要借一些资源渠道以施展才能,他就是典型的既一边走捷径一边靠自己奋斗的类型。

        

对大小姐们来说这种类型反而最需要担心。

        

纯吃软饭的男人自尊心通常还没那么强,半吃软饭的不得了,起初变着法哄你高兴,等你贡献得差不多,他翻身了,两边的地位就会颠倒过来,这个人不会喜欢别人说他是靠夫人的,但他堵不住别人的嘴,就会心烦,就可能不着家去外面找别人,还可能盼着夫人娘家败落给他个机会展现实力,扭转周围人的看法。

        

周家四太太忒不喜欢这一款,说他一看这个宗平就觉得这个人没什么真心,眼睛里面全是欲/望。

        

周芳晴很难通过薄薄几页纸把这么多内容全写上去,就只能粗略提一提,讲这个宗平也就能迷惑涉世未深的青年人,长辈们都觉得这不是个厚道人。

        

外面那么多人夸他,既有眼光又有才华什么的,就这种人能跟周彧那混账混在一起?

        

他们周家内部有点出息的都不和周彧搅和。

        

那这个宗平还能不带目的?

        

退一万步说他真不带目的,他都和周彧志同道合了,是什么人还不清楚明晰?

        

无论从哪个方面,他们都认为宗平的实际情况和外面传的比起来有水分,戚敏看到这里,不得不服。一个家族能发展得如此之好必然还是有过人之处的,你看看,这家子都会辩证的看问题了,从两个角度扒皮了宗平,结论就是别管他有多大才干,总归不是那么实在的人,除非有天大的好处正常来说没必要过多接触。

        

周芳晴又表示虽然这样,周彧还是继续跟他做着酒肉朋友,似乎是因为宗平特别会制造惊喜,他总有办法让人高兴。

        

还有就是,这个宗平来做客那天病秧子也露面了。

        

似乎知道他是文墨铺的女婿才来,两人聊了一些,之后周鹤延不知道又找工匠捣鼓什么去了。

        

说不知道的是周芳晴。

        

戚敏看到这个信,心说不是吧,她之前给周鹤延回信说你有本事送字帖有本事给我安排个好着力的笔,他别是找宗平白嫖了创.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