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出白沫h&仙子肉H污文

      

领导继续提问,“小白,对此事你有什么想法?”

        

白手沉吟了一下,“我怕我的想法,不符合市场经济那一套。”

        

“哈哈,不符合又怎么样。只要老百姓赞成,它就是符合。你敢办报纸宣传自己的观点,你还不敢说话吗。”

        

有点激将法的意味。

        

白手当然不怕说话,“领导,各位,当前的房地产行业,是最市场化的。如果照现在这样发展下去,买不起房子的,会越来越买不起房子。而要让低收入家庭买得起房子,或住得起房子,市场经济是靠不住的。只有政府出手,对房地产行业进行必要的投入和调节。”

        

徐先进也在参会者行列,他高声说道:“小白,你就直接说解决办法吧。”

        

“很简单。政府出地出资,建设廉租房,专门租给低收入家庭。这种廉租房,建设成本不高,每平方两千块就很好了。以一个人二十平方米计算,上海的一百万低收入人口,只需投入四百个亿,就能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如果十年完成,考虑到物价,每年投入五十个亿,就能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

        

有人说道:“谁来建造这些廉租房?小白同志,你是知道的,建造这些廉租房,既是一个长期工程,又是微利项目,没有人愿意干的。”

        

白手说道:“我,我们腾飞公司愿意干。还有市二建市一建市五建,他们也责无旁贷,这正是国企存在的意义,为人民服务嘛。”

        

魏国平当场表态,“我们都愿意接这个活。我们三家和腾飞公司,一起去做这个项目。”

        

张子穹和陈耀辉也分别表态支持。 

        

领导点头说道:“好,我替上海百万市民感谢你们四位,感谢你们四家公司。”

        

有人笑着说道:“领导,我看这个座谈会可以结束了。”

        

市财政局的负责人,也笑着说道:“领导,我们也不懂,我建议能者多劳吧。”

        

领导也笑了,“我看可以,座谈会已取得圆满成功。你们可以走人,但这四位得留下来。”

        

那几个部门负责人,见领导这样说话,便纷纷起身离开。

        

果然,会议室里除了领导,就只剩下白手、魏国平、张子穹和陈耀辉。

        

领导微笑着说道:“小白,从某种意义上讲,接这个活,他们三位的压力比你大。他们三家是上市公司,要面对广大股民。你是自己说了算,公司上下不敢有怨言。但是对你的高风亮节,我还是要再次表示感谢。”

        

“谢谢领导。领导,就我个人来说,在上海二十年,赚了不少钱。是时代成就了我,是上海成就了我。我不能忘恩负义,我必须回报上海。”

        

“但你们还是要有思想准备。”领导严肃的说道:“解决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将是一个长期的艰巨的任务。低收入家庭,或者叫低收入人群,是一个动态的概念。今天的非低收入家庭,说不定就是明天的低收入家庭。所以说,廉租房项目一旦启动,你们一旦参与其中,你们想跑都跑不了。”

        

张子穹说道:“请领导放心,我们有思想准备。”

        

“好,你们说说,廉租房建设是个大工程,请你们大家畅所欲言。”

        

魏国平指了指白手,“领导,小白脑子快,又有所准备。让他先讲,我们补充。”

        

领导笑看白手,“小白啊,你就不用客气了。”

        

想了一下,白手说道:“领导,要搞廉租房这个大工程,首先要高屋建瓴,明确指导思想。具体的讲,领导您得亲自抓,下面才会重视,工作才好开展,就会事半功倍。”

        

“哈哈……好你个小白,先把我抬到架子上烤啊。”

        

“领导,这是大前提,这是必须的。市里还要成立专门的办公室,不是临时,而是长期存在,这样下面就不会放松。而具体的工作,可以由各区负责。分管副区长挂帅,也设立专门的办公室。”

        

领导嗯了一声,“只有这样,才能叫大工程。”

        

“其三,要设立廉租房专项资金,不得挪作他用。我刚才说一年投入五十亿,就基本上可以了,其实还是不够。前几年,应该多投资一些。接下来的话,原材料价格上涨,建设成本增加,应该不断加大投资。”

        

领导笑了笑,“小白啊,你是有钱人。有钱的不知没钱的难,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一年五十亿,我到哪里去搞哟。”

        

白手笑了,魏张陈三人也笑了。

        

白手说道:“领导,现在的事,钱不到位,是很难办的。”

        

“你说,我怎么搞?”

        

“领导,市里一年出十亿,应该不成问题。下面区县每家出两三亿,应该也不成问题。领导再去建设部跑跑,争取立项,一年拿个一二十亿,应该也没有问题。领导,这一年五十亿不是出来了么。”

        

“哈哈……你倒是门儿清啊。”

        

笑过之后,领导说道:“你继续说,小白,接下来呢?”

        

“接下来是各部门通力合作的事,最关键的是廉租房建在哪里。土地确定以后,就是我们建设者的事。廉租房不用建造高楼,六层足够,设计和建设都相对简单,建设工期也短。如果市里加快速度,现在就开始行动,我们明年下半年就可以交房。”

        

“然后呢?”

        

“对我们来说,就没有然后了。”

        

领导微微一笑,“小白,我想听你说。”

        

白手也笑了笑,“廉租房建好后,怎么分配,分配给谁,如何管理,等等,都是市里区里的事。领导,我不傻,我不能胡说八道。”

        

领导笑了,魏张陈三人也笑了。

        

“一个问题。”领导说道:“你们主动奉献,市里也不能让你们吃亏。你们说说,让你们建造廉租房,市里该给你们多少利润。”

        

白手看向魏张陈三人。

        

三人商量好了似的,居然异口同声,“你看着办。”

        

白手只好开口,“领导,我们有三个要求。一,建设资金必须率先到位,不能砍也不能拖。二,各种税费全免。三,纯利润百分之十。”

        

领导笑道:“一和二,我现在就能答应你。至于三,百分之十太高,你这纯利百分之十,相当于毛利百分之二十了。有稳定的百分之二十的毛利,抢着干的人排队,起码能排到黄浦江边了。我看这样,百分之七吧。”

        

“那这样,咱们折中一下,百分之八点五。”

        

“好,那就这么定了,百分之八。”

        

白手无奈的笑了,领导会砍价,老板挡不住。

        

领导起身,白手与魏张陈三人也站起身来。

        

“小白,你回去搞一份可行性报告送上来,我三天之内就要。”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