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到爆的年下攻/书生与寡妇小h

     

宋襄站住,冷着脸看过去,“有事?”

        

陆泽琛皱着眉,似乎是有点烦躁,说了一句,“她没吃早餐。”

        

宋襄愣住。

        

“知道了。”

        

推门出去,她用口型碎碎念骂人,去隔壁端了早餐,然后跟着人去了顾涟的房间。

        

推开门,里面窗帘拉着,很昏暗。

        

“我死不了,你用不着这么频繁地来看我。”

        

宋襄听着声音,又干又哑,语气里还带着沉沉的死气,跟她印象里明艳张扬的顾涟简直是两个人,忍不住鼻尖一酸,轻轻叫了一句,“涟姐?”

        

床上的人微微一颤,似乎是不敢置信,艰难地撑起身子,转身往门口看。

        

宋襄赶紧关上门,端着东西过去。

        

走近一看,吓了一跳,顾涟脸色青白,嘴唇干裂,眼里也都是灰败之色。 

        

“襄襄……”

        

“他对你做什么了?”宋襄眼眶一热,转头就要出门去找陆泽琛。

        

顾涟一把拉住她,“你别乱来。”

        

宋襄缓了缓眼里的不适,坐到床边,拔了自己的发圈,先帮顾涟把头发给梳好了。

        

“他让你进来的?”顾涟问。

        

宋襄点头,“严厉寒帮着说话了。”

        

“难怪……”

        

顾涟靠在床头,弱得连撑起眼皮都难。

        

“涟姐,他说你不吃东西,你是不是难受得吃不下?”

        

顾涟闻言,心下苦涩,宋襄都能猜出来,陆泽琛却看不出,他以为她是甩脸子绝食,事实上她是真的什么都吃不下,嘴里没味道。

        

“你想不想吃点刺激的?”宋襄问。

        

顾涟想了下,点头。

        

“你等着,我让严厉寒叫人去买。”

        

宋襄说完,从抽屉里找了张纸,写了一长串的东西,然后递了出去。

        

顾涟看她气色特别好,说起严厉寒的口吻也比两个多月前更加亲昵,举手投足之间,又多了三份自信,俨然是脱胎换骨的样子。

        

“你找到爸爸了,是不是?”

        

宋襄点头,去拧了毛巾给她擦擦脸,一边把最近发生的事长话短说了一遍。

        

顾涟脸上总算有点喜色,说:“你这故事都能拍电视剧了。”

        

宋襄淡淡笑,没有太表现喜悦,担心让顾涟多想。

        

俩人静静地说着话,气氛很好,顾涟总算得到片刻缓和的机会。

        

过了一会儿,严厉寒果然让人把东西都买了回来。

        

加了辣的煎饼果子,路边的烤土豆,还有螺蛳粉之类,全都是重口的。

        

宋襄刚打开盖子,房间门就被推开。

        

陆泽琛冷着脸站在门口,“你给她吃什么?”

        

顾涟别过脸去不看他。

        

宋襄自顾自地开盒,翻了个白眼,“敌敌畏,吃了会死的。我把涟姐毒死,也不用你费心逼死她了。”

        

陆泽琛:“……”

        

顾涟好久没听到人开玩笑,冷不丁笑出了声。

        

陆泽琛看到她笑,神色复杂,又看着宋襄尝了一口那古怪东西,然后端着碗喂她。

        

从凌晨到现在,一个好脸都没给他的女人,竟然张了口,对着宋襄说:“有点淡。”

        

宋襄点头,赶紧给她加了一包料。

        

陆泽琛被完全无视,站了一会儿,砰的一下把门给关上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