侮辱糟蹋h_动情h粗喘

祁琼亲自送林好姐妹到了大门外。

        

林婵笑道:“郡主留步吧,再送就到将军府了。”

        

祁琼一笑,看向林好:“林二姑娘,今日的事,真的多谢你了。”

        

“郡主已经谢过好几次了。”

        

“多谢几次也是应该。”祁琼想到孙秀华落水的事,依然后怕。

        

母妃那么疼表姐,表姐要是出了事,恐怕受不住这打击。

        

便是她,眼睁睁看着一个有血脉关系的人没了,也要留下阴影。

        

小郡主此时对林好的感激真心实意,连对方嫌弃她完美无缺的大哥,一时都不计较了。

        

“等过了这段时间,林大姑娘与林二姑娘来王府玩,我再好好招待。”

        

林好与林婵应了,辞别祁琼往将军府走去,刚走到门口就听一声轻唤。

        

“林二姑娘。” 

        

林好闻声望去,就见陈怡立在路边,似是等了一阵子了。

        

“大姐,我过去一下。”

        

林好走过去,问道:“陈大姑娘有事吗?”

        

陈怡神色有些挣扎:“能不能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我想与林二姑娘聊一聊。”

        

林好莞尔一笑:“方便的地方太好找了,陈大姑娘来我闺房就是。”

        

“那……打扰了。”

        

林好带着陈怡走到门口,林婵还等在那里。

        

“陈大姑娘来找我玩。”

        

林婵笑着点头:“那二妹好生招待陈大姑娘。”

        

妹妹能交到朋友,对林婵来说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陈怡是第一次来将军府,却无心打量四周,心绪纷乱间听林好道:“到了。”

        

二人刚走进落英居,林小花就冲到林好面前,亲热蹭着她的手。

        

“林小花,你吓到客人了。”林好拍拍林小花的脑袋表示斥责。

        

林小花看了僵在原地的陈怡一眼,垂头耷耳离开。

        

陈怡越发吃惊。

        

她竟然从一头毛驴的神态里看出了垂头丧气。

        

“让陈大姑娘受惊了。”林好歉然笑笑。

        

陈怡张张嘴,说了句没事,实则对林好越发好奇。

        

进了屋中,宝珠上了茶退下,并把门关好。

        

“陈大姑娘想聊什么?”林好捧着茶,神态悠闲。

        

陈怡沉默着,垂眸喝了一口茶水。

        

带了淡淡甜味的花茶沁人心脾,似乎有安抚人心的作用。

        

她抬眼看向林好,握着茶杯的指尖收紧:“其实……我并没有全信林二姑娘的话。”

        

“嗯。”

        

“我甚至想过……林二姑娘跑来对我说那些,是不是别有居心。”

        

林好静静听着,眼里带了笑意。

        

她也没想到,陈大姑娘是个直爽性子,会把心思坦然说出来。

        

“但是我现在有些信了。”陈怡望着林好的眼,“看到林二姑娘跳进湖中去救孙姑娘,我觉得我应该相信。”

        

一个女孩子能够当众跳进水里救毫无关系的人,又有什么理由跑到她面前挑拨她与未婚夫的关系呢?

        

那只剩一种可能:这个女孩子说的是真的。

        

陈怡眼眶一酸,掩面哭了:“我该怎么办呢……”

        

屋内,响起女孩子压抑的哭泣声。

        

林好拿出帕子,默默递过去。

        

陈怡接过帕子胡乱擦了眼泪,笑容苦涩:“已经费了林二姑娘两条手帕了。”

        

林好偏头一笑:“那是它们的荣幸。”

        

陈怡弯了弯唇,心中的憋闷莫名缓解许多。

        

“让林二姑娘见笑了。”

        

二人完全不熟,她却无法控制在林二姑娘面前哭出来。

        

林好沉默片刻,问:“陈大姑娘打算怎么办?我是说……对你和平嘉侯世子的亲事。”

        

她给过陈怡提醒,是装聋作哑维持这桩亲事,还是承担退亲的损失跳出泥潭,选择权在对方。

        

“如果是真的,我自是不要嫁给这样的人。”陈怡脸色苍白,语气却坚决。

        

林好听得心情舒畅:“陈大姑娘,我觉得你的决定是对的。”

        

此时,她很庆幸把真相告诉了陈怡。

        

她的决定也是对的。

        

陈怡犹豫了一下:“林二姑娘,虽然我相信你的话,可我还是想亲自确认一下。”

        

“这是自然,毕竟不是小事。”

        

陈怡神色放松了些:“林二姑娘说令祖母派人查了平嘉侯世子。我若去查不知从何入手,还请林二姑娘帮忙问一问。”

        

“这好办,我让负责打探的人继续留意,若有情况及时通知陈大姑娘。”

        

“那就多谢了。”陈怡放下茶盏,“今日林二姑娘也累了,我就不打扰了。”

        

林好起身:“陈大姑娘可以叫我阿好。”

        

陈怡一愣,而后弯唇:“你可以叫我陈怡,或是元娘。”

        

“那我就喊你名字了。”

        

每一个府上的长女都能被叫一声元娘,“陈怡”却是唯一。

        

林好才送陈怡离开,林氏就风风火火来了落英居。

        

“阿好,你今日跳湖救人了?”林氏拉着林好上下打量不停。

        

林好噗嗤一笑:“女儿连根头发丝都没少,您不要紧盯着看了。”

        

林氏瞪林好一眼:“你还笑,我听到这个消息,腿都吓软了。”

        

“娘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若是外头听来的,这传开的速度未免太快。

        

“靖王府送来了谢礼。”林氏想到那些丰盛贵重的礼品,有些感叹,“靖王府在这方面倒是周到。”

        

林好赞同点头。

        

她对靖王妃印象也不错。

        

林氏转回注意力:“阿好,你有善心是好的,但不能逞强,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必须把自己安危放在第一。”

        

“我知道了。”

        

“等等。”林氏后知后觉想到一件事,“阿好,你什么时候会水了?”

        

林好眨眨眼,反问:“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林氏一头雾水。

        

“就是那年随祖父去避暑,祖父教的啊。”

        

“是么?”林氏仔细回忆了一下。

        

那年双亲带阿好去避暑,是听说父亲偷着教阿好凫水来着,被母亲知道后拿着鸡毛掸子追杀出好几里路。

        

“我儿真是能耐,随你祖父学了几次,水性就这般好。”林氏与有荣焉,不由想到靖王世子,“娘打听了一下,靖王世子也下水救人了,跳进湖里才想起不会游泳,险些把自己搭进去。”

        

心倒是善的,就是不大靠谱的样子。

        

还好当初拒绝了亲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