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便器改造h/贱尿便器h

        

陈凌知道,上面的人重视地狱火突击队等人,但没想到这么重视。

        

要知道,国科大学虽然是军校,但却是国内的顶级学府。

        

一般人要考上去的话,不仅身体素质要过硬,而且文化科目也要过关。

        

据陈凌的了解,自从国科大学建校以来,里面的学员基本都是凭借自己的真才实学考上去的,而不是像地狱火突击队等人这样,直接空降过去,什么应试考试都不用,就能成为应届生入学。

        

这当真是非常特殊的待遇。

        

不过,自己与地狱火突击队等人身份确实特殊,没那么多时间,要是想提干只能走特殊通道,而且,这也是上面首长的意思,自己还纠结什么?

        

想到这里,陈凌自言自语道:“国科就国科吧,反正,我之前上过民航大学与飞行学院,估计没什么区别,反正,既来之则安之,那些家伙学习能力并不差,只是之前没用心,只要用心,肯定能学习到很多有用的东西。”

        

没错,这对于拥有系统的陈凌来说,真的也没啥区别。

        

他的学习能力比谁都强,连新材料的方程式与枪械的改造办法等都能轻易写出来,还有什么能难倒他?

        

陈凌放下通知书,想了想,拿起手机,百度了一下国科大学的资料,仔细过了一遍。

        

这所大学位于湘都市,是国家首批双一流与世界一流的学科建设高校,培养出来的人才不计其数。

        

而这些人毕业以后基本都是在国家的重要机关任职,有些甚至成为各大军区的首长。

        

可想而知,这个国科大学的厉害。

        

看来,地狱火突击队所有人捡了一个漏,进去之后,肯定可以学习到一些东西。

        

自己亦然。

        

陈凌隐隐有些期待起来,随后打开通讯录,给林笑打了一个电话,道:“林笑,吩咐下去,三天后出发,这三天你们放假,好好休息,第四天早上五点在停机坪集合,出发去上学。”

        

“是。”

        

林笑点点头,问道:“老大,是通知书下来了吗?是哪个学校?”

        

结果,陈凌直接道:“别多嘴,时间到了,你自然就知道。”

        

“好吧。”

        

林笑无奈地点点头,在通话结束后,马上将这件事情传达下去。

        

不过,他们是清一色的老光棍,就算是放假也没地方可去,只能呆在部队里面,至于探亲,三天的假期根本不够看。

        

就在地狱火突击队等人的期待中,三天很快过去了。

        

到了第四天早上,等众人集合完毕,陈凌直接带着他们登机,飞往湘都市。

        

在飞机上,邓旭压抑不住脸上的激动,好奇道:“老大,你倒是说一说,我们到底去哪所大学读书?你保密了这么久,总得透露一下,让大伙做好心里准备吧?”

        

陈凌也不打算藏着掖着,点明道:“国科大学。”

        

邓旭惊呼出声道:“我去!国科大学!全国军校第一啊!”

        

陈凌点点头,道:“没错,到时别我给丢脸就是。”

        

“是。”

        

包括邓旭在内,其他所有地狱火突击队的成员,都重重点头,脸上都是严肃的神色。

        

没错,国科大学,军校第一,这是毋庸置疑的。

        

他们想着,上面的人随便安排个普通的军校,让他们去走一下流程就好,没想到这么大手笔,直接前往军校的最高学府。

        

看来,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然真的会丢人!

        

顿时,地狱火突击队等人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陈凌扫了他们一眼,不再理会。

        

两个小时候后,陈凌带着众人从直升机上下来,打的士前往国科大学。

        

现在正是开学季,国科大学的校园,是人山人海。

        

抵达校园的门口后,陈凌立刻带着地狱火等人走了进去。

        

刚刚往前没几步,陈凌就感到,一股浓烈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还有一股神圣庄严的学习氛围。

        

他见过的世面太多了,看到这一幕,反应倒还好。

        

但是,老火那些家伙,竟然开始有些拘谨起来,走路的步子都小了许多。

        

这时,老火瞧着一个个背着书包,或者拿着书卷走过的身影,还有听到对方谈论的问题,嘴巴都在抽搐,压低声音倒:“头儿,我怎么感觉,腿肚子都有些疼,好像站不稳了。”

        

陈凌咧嘴一笑,道:“估计你是旧伤未愈。”

        

老火摇摇头,下意识道:“不是啊,我的伤早就痊愈了,而且泡了几天的药浴,连疤痕都祛除了。”

        

陈凌无语道:“怎么,你在战场上杀人不都眨眼,现在怕上学?”

        

老火苦笑道:“老大,我不是怕上学,我是怕看到老师,哎,你作为一个天才,是不懂我们这些吊车尾学生心中的恐惧,老师,多么恐怖的阴影。”

        

就连邓旭也神色不自然,跟着道:“对对对,老子小学从开始,就经常揪女同学的裙子,不少罚站啊,说真的,我就跟老师犯冲,无论去到哪里,都会被惩罚。”

        

陈凌额头瞬间竖起一根黑线,笑骂道:“你小子还好意思说?你明明是搞事情,才被老师罚站。”

        

这下邓旭无话可说了,直接转头看向其他方向。

        

而王彦有些忧心忡忡道:“特么,不会每天留一堆作业吧?老子从初中就开始摆地摊,压根没做过任何作业。”

        

铁旦摸着脑袋,憨憨道:“不怕大家笑话,我小学只是顾着盯我媳妇的辫子,压根就不知道老师说的是什么,还别说,就因为烧了我媳妇的辫子,我找了一个媳妇,她还是班花。”

        

邓旭眼睛一亮,笑着道:“有道理,我也找一个女同学试试,对了,你们快帮我找找,看看女同学在哪里。”

        

听到这里,陈凌的脸都黑了。

        

特么这些人,可是全国最恐怖的影子突击队,一个个来到这里,竟然整得好像小混混一样,说话非常不着调,按照这个趋势下去,那还得了?

        

陈凌刚刚要说话,旁边的林笑突然抬手,指着前方,道“头儿,你看那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