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翁荡熄月月/春幄莺飞

        

南郡前往云梦泽的道路。

        

两旁的田野里都已经是一片荒芜,两边都看不到农人的踪迹。

        

要知道,哪怕就是秋收之后。

        

田地里也是要劳作的,不然来年的土地不易耕种。

        

农人只有在冬日里,才能稍微休息一番。

        

但是那寒冷的天气,却又是另一种折磨。

        

此时,道路的路面微微震动起来,一支数千人的队伍,疾驰而过。

        

但哪怕是疾行,队伍的队形也没有太过于散乱,哪怕是遇到突袭,也能随时做出应对。

        

队伍一直行军到傍晚时分,才停下来安营扎寨。

        

“这里现在是谁在控制?”

        

赵浪站在营地的高处,看着自己的军士们正在建立营防。

        

这是硬性规定,哪怕明知道周围没有任何敌军,这种防护不能放松。

        

关键的时候能救命。

        

“主人,根据之前收集到的消息,大多都是原来的郡守在控制。”

        

奴很快将情报说出。

        

这就是回到了自己地盘的好处,各项情报网早已经铺开,哪怕是最粗略的情报。

        

也对这里能有个大概的了解。

        

赵浪点点头。

        

这里的情况也和其他楚地差不多。

        

郡守还是那些郡守,官员也绝大部分是那些官员。

        

就是换了一个大楚的旗号而已,就和当初在大秦的治下差不多。

        

而且大楚对他们的控制更弱。

        

赵浪也大概能知道大秦之前的,各地贵族分封是怎么回事了。

        

大家说是一个国家,其实是各玩各的,没有实现真正的中央集权。

        

也就没有能力集中力量办大事。

        

“将云梦泽各地郡守,高官的名单整理出来。”

        

赵浪淡然的吩咐道,

        

“告诉他们,以后这里的各郡,都将受云梦泽节制。”

        

“他们必须要按照我们的规则来。”

        

“有不服从的,先警告,死硬份子,你知道怎么处理。”

        

韩地现在有韩成帮他看着,但是从云梦泽到武关的地界,他必须控制住。

        

奴很快应是,然后离开去办事。

        

他现在忙的很,到了云梦泽附近,和蛛网,卑贱者联系上了之后。

        

消息的传递通畅了许多。

        

赵浪看着远方,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安排。

        

他虽然已经拿到了韩王室的玉佩。

        

但现在不着急给出去,因为才给了魏王室的,免得引起怀疑。

        

等自己真有那个机会的时候,直接给出去,迷惑始皇帝一波。

        

让对方以为自己还只是想着怎么救人。

        

然后直接突袭。

        

不让对方有反应的时间。

        

如果没有机会,那就老老实实的换人,然后开溜。

        

反正边境那边不会有什么问题。

        

匈奴似乎没有南下的动向,一直在攻打月氏,羌人,趁着大秦无暇北顾的时候,积蓄力量。

        

胡人正在被去死蚕食,不可能对大秦有危害。

        

而高句丽就更不可能,那群东西,哪有这个胆子。

        

就是不知道纵横家的那一对师徒到底死没死。

        

没有情报,还是有些难受。

        

到时候传信让去死他们去探一探情报。

        

正当赵浪一一盘算的时候,一道身影到了他的身边,

        

“阿浪…”

        

赵浪一转头,就看到恢复了女装和农家圣女身份的姬无双,笑着说道,

        

“嗯,还是这样好看。”

        

当然,主要是姬无双用燕王身份的时候,还总喜欢和他贴在一起。

        

就很难受。

        

姬无双被看得害羞的低了下头,随后带着几分小声说道,

        

“阿浪,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

        

赵浪神情一动,却说道,

        

“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和我说。”

        

姬无双哦了一声,却还是说道,

        

“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要和你说,我那天去安置好了那个首领的妻女。”

        

说完,姬无双就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准备挨骂。

        

但是赵浪却只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知道。”

        

姬无双本来就不是一个会隐藏自己心思的。

        

更何况,为了防止再有背叛者,赵浪还让奴留了暗线。

        

姬无双那双桃花眼一瞪,说道,

        

“阿浪,你知道?那你…”

        

赵浪摆了摆手,说道,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不必在意,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姬无双乖乖的看着他。

        

赵浪指了指营地里正在忙碌的那些身影,说道,

        

“这些人是不是我们的人?”

        

姬无双点头。

        

“没错,他们为我们战斗,流血直至献出生命。”

        

“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才是我们要保护的人。”

        

“但是,以后如果人多了,总会有些人有别的心思。”

        

“会出现叛徒。”

        

哪怕赵浪觉得对自己人已经做了最好的安排。

        

但总有些人是不会满足的,那么这种人受到诱惑,背叛,理所当然的就会出现。

        

姬无双脸色顿时一暗。

        

赵浪继续说道,

        

“如果背叛没有代价,那么,背叛我们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而背叛的后果,就是真正的自己人,会受到伤害。”

        

姬无双讷讷的说道,

        

“可那个头领已经死了啊。”

        

赵浪点点头,说道,

        

“所以,我也没有再追究他的妻女。”

        

“但也不会帮助,她们的生死,就让老天来决定,不好吗?”

        

姬无双顿时默然。

        

赵浪这时候问道,

        

“你怎么现在想着和我说了?”

        

姬无双小声回道,

        

“我让人把她们送走了,现在应该是到其他地方了。”

        

赵浪点点头,随后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你交代的那个人,是我的人?”

        

姬无双直接愕然,随后嘴角一瘪,眼看就要哭了。

        

她知道赵浪的性子。

        

这么一来,那对母女怎么可能有活路?

        

赵浪这时候叹了口气,说道,

        

“先别哭,我没杀她们。”

        

赵浪也不是滥杀的人。

        

姬无双嘟了下嘴,说道,

        

“她们没人帮助,还是会死的。”

        

赵浪淡然说道,

        

“我不会帮她们,但是那些农人可以,只要那些受害者愿意原谅和帮助那对母女,她们就能活下去。”

        

“我们没有资格替那些受害者原谅谁。”

        

姬无双这才不说话了。

        

她相信农人的本性。

        

赵浪好不容易才把姬无双打发走,顺便给了对方一个任务。

        

劫富济贫,去铲除那些为祸乡邻的乡绅,顺便弄些钱财。

        

这才符合姬无双的性子。

        

上次自己安排姬无双去处理叛徒,却是一个昏招。

        

第二天一早,赵浪继续带着人出发,用不了几天,就能到云梦泽了。

        

这时候,一匹快马从云梦泽的方向飞奔过来。

        

奴很快过来禀告道,

        

“主人,陈胜回报,楚王熊心的使者到了云梦泽!”

        

“说是想和农家之首相谈合作!”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