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古代农村的@翁熄性放纵好紧

        

这尊鼠妖拥有一颗金灿灿妖丹。

        

金丹期都这么叫,可是真正修出金丹之人非常少,大多数修士结丹并非上乘金丹,而是杂丹。

        

想要成就真正金丹,妖族比人族难上十倍甚至百倍,自古以来少有传闻。

        

然而,陈星河无比确定,自己现在夺舍的鼠妖就拥有一颗最纯正金丹,可做大道骄子,等同拿到天地内定名额,总有一天可以平步青云,成仙做祖。

        

还有一个重大发现,这只鼠妖本身就是一具躯壳,神魂之中布满一环又一环符文烙印,竟然被人硬生生掏空魂魄,强行炼制成符宝之类存在。

        

如果其他妖王也是这种情形,那么他们等同一件件特殊兵器,真是令人惊叹,难以置信。

        

陈星河小心翼翼靠近,发现鼠妖并非真正复苏,而是符印大阵受到触动自行运转。

        

此刻,或许是夺取控制权的唯一机会,一旦让这些符印完成开启,有可能形成巨大屏蔽力量。

        

不要小瞧任何一名金丹,哪怕他是一只老鼠,哪怕他已经躺下多年,仍然不可小觑。

        

刹那之间,陈星河祭起神魂撞向符印大阵,只觉心神一荡,反向冲击几乎将他震晕。

        

还好五劫护身,犹如一艘大船面对暴风骤雨,最终稳定船身熬了过来。

        

环环符印排列成阵,从外到内共三十二层。

        

神魂入侵后,经过摸索得到答案,只有控制这些符印才能驱使金丹妖王,不过那需要密钥。

        

符印中央存在一套非常复杂的密锁,破解密锁绝非易事,反正陈星河不具备相关知识,所以他只能从夺舍上想办法,

        

仔细感知,发现这些符印确实精妙绝伦,然而与夺舍比起来还差着火候,真正牛的还是夺舍。

        

没办法,谁叫陈星河这种夺舍自带退路呢?一看不妙就可以全身而退,夺舍就像换衣服一样简单,普天之下绝无分号。

        

理清头绪之后,陈星河开始感知这具身躯,隐隐感受到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

        

“咦?这是?”

        

又一个重大发现令他震惊不已。

        

“这只鼠妖拥有神通?”

        

“不会错的,这种感觉就是神通!按说神魂消散之后,神通也应该消散,可是这些符印好像硬生生撑爆了神魂,竟然将神通保留下来,难怪看排位他与妖龙并驾齐驱,而且修炼出一颗真正金丹,原来是一位神通妖王。”

        

“这种神通?”陈星河正要细致挖掘之时,棺椁自行翻转打开,十二位妖王齐齐起身,如同提线木偶朝着大厅走去。

        

时间不大,十二位妖王缓缓坐到宝座曾经位置上,施放出磅礴妖气相互助推妖力,修炼起来。

        

陈星河不由得松了口气,还以为他们的主人回来了,原来是按照符印设置好的步骤自行修炼。

        

从鼠王身体产生的共鸣来看,这十二尊妖王在符印带动下,正联合修炼一种五行功法。

        

不知道十二生肖妖王这般修炼持续了几千年?金丹早已打磨得盈满无缺,结婴几率大增。

        

可惜岁月太过久远!

        

妖族寿命虽说远超人族,然而逐年逐月侵蚀下来,强则强矣,奈何已成强弩之末!估计爆发几次神威就要消散于天地间!

        

陈星河跟着他们一起练功,慢慢熟悉这些妖王的特点,心中越来越激动。

        

原来这只鼠王的神通与光线有关,而这些妖王修炼的功法恰恰可以产生正逆五行神光,他们随时可以布阵,一旦展开阵势,进可攻,退可守,还能镇压一域,威力不可估量。

        

总之就是牛到天上去了!

        

陈星河摸清路数之后,叹了口气!

        

为何叹气?因为这里很明显是上几代试炼者的居所!看看人家达到了何等程度?驾驭十二尊妖王布阵,其中还有一位神通妖王,无论所修功法还是阵法,都那般恰到好处,无可挑剔。

        

再看看自己,全身虚丹还需时间,剑丸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世,就算出世也未必用得来,七宝妙树尚在成长,好像只有炼丹术小有成绩,不过对战力并无太大帮助。

        

设身处地想一想,面对这十二生肖妖王可有活路?

        

唯有一个字,那就是逃。

        

混来混去还是逃,而且未必逃得掉,因为人家一起阵势,很有可能把你吸回来镇压,这鼠王的神通绝对不白给。

        

原来这才是黄泉试炼者的真正程度,与之相比差之远矣!心中那一点点骄傲立即化作勤勉。

        

陈星河提醒自己,目前那一点点成绩不值一提,什么时候有能力对阵十二生肖妖王再来自满。

        

这些妖王一旦开始修炼,至少要持续几天几夜,陈星河可没有那么多时间,于是结束夺舍接着探索这座神秘居所。

        

地上第三层,这里才是原主人真正寝室,靠墙摆放着十二只立柜,

        

柜子一人来高,大半空着,只有三只柜子存放物品。

        

其中一只柜子仅放着一张面具。

        

这张面具是特殊金属锤击而成异宝,具有绝佳易容效果,还能屏蔽神识感知,端的神妙。

        

陈星河对于这种金属大感兴趣,激动道:“是影金?极为稀少的影金,这张面具归我了。”

        

他直接将面具按在自己脸上,面部开始变幻。

        

共有男女老少十二张面孔,最后回到自身面容,再回归画皮面容,这才停止下来。

        

陈星河花费金币购买画皮,从未调整回自身面容,这是一层防护,不得不防。

        

不过这张面具竟然可以根据骨相呈现本来面貌,也是不凡。

        

他戴上这张面具,可不是为了给这张脸加盾,而是增加藏匿之能。

        

从此以后潜伏之时将不宜被人察觉。

        

另外两只柜子也有收获,三十几瓶废丹,六件沉寂无法使用法器,一件残损灵器,以及诸天兽皮。

        

废丹再废,到了陈星河手中都可以榨取丹方和药力,所以这些废丹不难派上用场。

        

此外,这是他第二次找到诸天兽皮,第一次是在扫荡凌界飞来峰时找到的。

        

这种兽皮可以兑换极品灵石,是跨世界旅行的硬通货,等同元婴以上层次使用的银票。

        

想不到此地主人竟然攒了十六张,分别有十块,二十块,五十块,百块四种面值,可是一笔举足轻重财富。

0

更多精彩

阳台h/逍遥小神农

2021年10月5日 小羽 0

听见了上楼的声音,头顶就是一阵叮咣乱响,像是早就等不及了:“你可算舍得上来了——你把那个药水给我搅弄匀了,一会儿还得用呢,我先上个厕所!”  &nb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