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h大臣/一女多男h文

     

“是不是你们管理能力不行?”

        

顾天成办公室,丁雨诗抱肩看着或坐或站的三人。

        

把她拽走的尚书稼,金宋明,还有顾天成。

        

丁雨诗开口:“阿为有多少女人我不说,至少今天天秀传媒是靠着阿为建立起来的。这里每一个人都是因为天秀传媒才有今天的生活,你们离不开阿为,但是他可不是离不开你们。团队有的是,上赶着给他做事,你们要是不行,或者整个公司都不止一个这个贱.货,那么推倒重来都可以。”

        

尚书稼脸色一变,金宋明没说话。

        

顾天成赔笑看着丁雨诗:“没那么严重。”

        

丁雨诗皱眉:“是吗?阿为赚钱养活公司,工资水平高出娱乐公司平均职员薪资一大截,年终有福利,年假和产假从来不计较。跟撒钱也差不多了,是不是好日子过的?!忘了当初阿为公司都没有,给我10万块钱去韩国拉艺人回来,我才联系到郑雪。”

        

看着顾天成:“顾总,是我说话不客气吗?我一直念着阿为对我的帮助,从事业到生活没有他就没有我。我不求你们像我似的整个人都给他,是不是该做点至少不让他操心的事?可你们呢?如今也是高层了,说出去也是娱乐圈天秀传媒有一号的。结果就这个?”

        

三人脸臊臊的,丁雨诗不是爱说话卖弄口才的性格。所以她每句话没有废话,说得人不得劲。包括顾天成都认真起来,至于另外两位都讪讪的模样,但幸好有顾天成挡着。

        

“你说的对。”

        

顾天成语气诚恳:“雨诗你说的有理。我不缺推倒重来的勇气,如果每个员工都有问题那就都开掉,多少人上赶着给阿为打工。是该清理一批心里没b数坐躺着韩为给他们带来的好福利好生活。都出去上别的公司做几天试试就该知道天秀的好,不过已经没机会了。”

        

拍着胸口指着丁雨诗:“大不了重回我们三人的时期。一切重头开始。”

        

“不带你。”

        

丁雨诗平静开口:“你心思如今不纯粹了,你也做不到我这么纯粹。你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吧,这几年钱也没少赚。”

        

起身扫视三人:“这次我自己来!反正不都是经纪人转型做总裁做管理吗?你顾天成行我怎么不行?”

        

“噗!”

        

尚书稼其实最认可这次问题严重性的一个,但实在没忍住笑喷。而金宋明也是偏头背过身但身子发颤。顾天成很是无语看着丁雨诗离开,想说什么,最后依然没拦住。

        

韩为脾气上来但因为是老板总劝得住,但丁雨诗平时什么都好。涉及到韩为的事她基本就没有通融性了。谁都不好使。

        

“笑什么笑?!”

        

顾天成瞪着两人:“很好笑吗?!”

        

尚书稼咳嗽一声,表情严肃:“顾总,这事得跟进啊。不然好像我们真的开始懈怠似的。”

        

金宋明皱眉:“可是韩总都接手了,不太会让谁……”

        

“未必。”

        

顾天成开口:“只要不打扰他,跟着看他不在意的。”

        

思索片刻:“估计时间也不用多久,他还要回剧组呢,肯定回去之前就解决好。就是不知道要怎么解决。”

        

金宋明询问:“一定会很激烈吗?我有点不同看法。”

        

两人看着他,金宋明开口:“我总结韩总做事风格,发现莽不是贯穿始终的路线,反而总会是彻底给对方打压得服帖。”

        

顾天成想了想,点头开口:“好像还真是。那也就是说未必一定会是什么激烈的手段。”

        

“这还用说吗?”

        

尚书稼无奈:“本来对付一个实习生女孩还用什么激烈手段?”

        

顾天成摆手:“不管,你俩派人跟着吧。全程不干预,但是得了解情况。”

        

两人答应着出去了,顾天成想了想,给尤华打了个电话。没等多久接通之后,顾天成开口:“喂?华子,跟你说个事……”

        

“你怎么回苝京了?不是在外面拍神雕侠侣吗?”

        

韩为离开公司没去别的地方,反而来到荣骅的住处。确定关系后,除了给了零花钱,韩为也给荣骅在苝京买了房子。只不过她不住,她之前也借着机会赚了点钱,再说她成名早,在苝京早就有房子。之前都抵押给许卫东还债,赚钱后许卫东就走了。

        

荣骅又用钱把房子赎回来。

        

韩为不管那么多,直接就过来。当然很隐蔽的。

        

“回公司办点事。”

        

坐在沙发上,韩为干脆横躺。荣骅此刻穿着家居服,给他拿了水坐在一旁:“当你自己家了?”

        

韩为睁眼皱眉看她:“不然还有第二个男人能把这当家吗?”

        

荣骅轻笑:“说不定我男朋友和新老公呢?”

        

韩为支着身子:“我就是你男朋友和新老公还有……”

        

好奇看着她:“这么开放的吗?说定了的事给我生个孩子,然后还能带球跑认别人?”

        

脸色难看指着她:“荣骅你别仗着岁数大就在那任性……”

        

荣骅嗔怪拍开他手:“你怎么总是胡说八道的?”

        

韩为瞪眼:“不是你先胡说八道?”

        

荣骅笑:“我有男朋友和新老公不正常吗?”

        

韩为指指她,叹息躺在那:“今天扫兴,不和你怼了。”

        

荣骅好奇:“难得有你扫兴的事。”

        

韩为随意把今天的事讲述一下,荣骅不解:“你公司员工议论你?而且还是负责艺人形象的公关部?你们怎么招的人?”

        

韩为一愣,看着荣骅:“你意思是招人的问题……”

        

“不然呢?”

        

荣骅开口:“你没发现很多圈内爆料一般都是某个艺人翻车后才落井下石。但是翻车前多少黑料多么难合作都没人说一句,这还是公司外的合作方,更别说公司内部的。一个圈子里的规矩,所有圈外公众都知道圈内脏乱差,但是真正曝光翻车的有几个?”

        

韩为询问:“这倒是,我也不至于失去信心,不过你意思是……”

        

“和信心无关。”

        

荣骅示意:“其实和忠心也无关,圈外可以肆无忌惮诋毁和非议明星就是因为圈外我们离他们很远,反过来也是他们离我们远。圈内说实话没有素人,谁没有一些难以告人的隐私?你以为就艺人怕曝光?艺人做的事很收敛了,有媒体和镜头盯着。素人路人没有媒体镜头盯着,能做出碎三观的事才更多。”

        

韩为思索,半响笑着招手:“来,让哥亲一口。”

        

“少来。”

        

荣骅起身:“差不多就回去吧,有时间陪陪董晴柔……啊。”

        

没等说完被韩为拽过来:“少在那装,你不要孩子了?让我回去住你打算怎么要孩子?”

        

靠坐在韩为怀里,荣骅捶他一下也没多说。韩为笑着拉着她的手:“不过我受到你启发,有点办法了……手机给我拿来。”

        

示意荣骅把包里手机拿过,韩为给刘元打电话吩咐一声。结果电话刚挂断尤华又打过来。

        

“怎么了?发脾气啊?”

        

尤华询问,韩为疑惑:“没有啊。我少有的淡定……你听说了?”

        

尤华开口:“顾总给我打电话说了,拦得快,不然丁雨诗就把人打了。”

        

“啥?!”

        

韩为坐起。

        

尤华示意:“不过拦住了,不然影响很大……你不知道?”

        

韩为开口:“我不知道啊。我直接走了,丁雨诗不在。那可能我俩正好两个电梯错过?”

        

尤华笑着:“多大点事,之后我会慢慢梳理。保镖公司还有天秀传媒我都通透,交给我最好。也是我最近忙,我在公司这种事不可能发生。”

        

韩为开口:“其实也没多大事,只是我比较谨慎。外面都没抓到我的事,自己公司议论,我对他们还不好吗?虽然说拿钱做事谁也不欠谁……”

        

“那不对啊。”

        

尤华不同意:“天秀传媒工资就是普遍比其他公司高。哪怕高一千也抢着有人做。这不止娱乐圈,这是所有产业的现状。而且福利待遇好,老板也不苛刻。顶流韩为加上人脉,身为天秀传媒员工说出去也有面子和底气,从来没要求他们做太多,不许乱说话尤其自己公司艺人不许议论这不是最基本的吗?”

        

韩为笑:“无所谓,我也不想闹大了,既然你们这么说的话,其实我有办法治她了。”

        

尤华开口:“你啊,就是玩心重。你跟个实习生计较什么?她毛线都不懂,估计也是刚入职没多久,不明白规矩。”

        

荣骅这边也接了电话,韩为没注意,随即开口:“无所谓。等我办完了估计也解决了,谁有时间和她耗着……对了。董晴柔挺好的吧?我说拍完戏去陪她。”

        

尤华示意:“好。天天检查,身体健康,母子平安胎位也正。各方面保密还有保护都在线,你不用操心了。”

        

劝了几句:“快点弄完吧,别浪费时间在这种事上。”

        

韩为答应着,挂断电话想起丁雨诗。

        

正好荣骅挂断电话穿外套过来;“我要出去一趟,导演找我谈戏。”

        

韩为面无表情看着她:“男导演?”

        

荣骅现在摸摸他脸颊:“我保镖都是你找的,你那么多女人在乎我一个?”

        

“恩。”

        

韩为点头,让刘元把荣骅的女保镖叫过来。

        

韩为是老板之一谁都知道,很是恭敬:“韩总。”

        

韩为示意:“荣女士出去和导演谈戏,这么晚了还是男导演。娱乐圈很乱的,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不管是荣骅主动还是男导演是个lsp,只要有苗头给给我把男导演的那话切下来敢不敢?!”

        

“你滚吧你!”

        

荣骅踢他小腿一下,然而女保镖严肃:“我一定寸步不离。如果他真敢动什么歪心思,我保证处理干净。”

        

“非常好!”

        

韩为指着她对着刘元:“保镖公司就要这样的优秀员工。”

        

刘元笑着点头,荣骅叹口气脱掉外套:“我不去了行了吧?”

        

韩为嗤笑:“坏你好事了?”

        

荣骅疑惑:“你为什么只对我不放心呢?对别人也这样吗?”

        

韩为凑过去亲了一下:“说明我爱你呀~”

        

“你快算了吧你~”

        

荣骅推开他,韩为笑着拉她起身:“去吧。该走的留不住,随你心意了。”

        

对着女保镖语气温和:“我开玩笑的。荣骅如果愿意那你就别管了,记得拍下床,照就行,明天网上发出去。”

        

“呵~”

        

刘元都笑出来,女保镖忍俊不禁,荣骅狠狠给他几下,也就真的不走了。

        

那不走,就不走了呗。倒是韩为表示开玩笑的,她不走自己还要走呢。好久也没见丁雨诗了,听尤华提起之后,韩为要去她那。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