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摆po_娇妻成泄欲公

     

在演唱会结束之后,唐骁又带他们去星环的巨型船坞当中视察,在这里,整整30艘玛莎级重巡洋舰的框架已经完整,正在进行各舱室的舾装。

        

整整30艘940米长,400多米宽的巨型战舰,完全一眼都看不到边际!他们走了十几分钟,才从第一艘战舰的舰艏走到舰尾,而在后面还有足足29艘!

        

在路上唐骁还各种凡尔赛,还在跟村特抱怨说,“这种玛莎级无畏舰成本比科尔级战列巡洋舰还高,而且实际上战舰体积也更大,但偏偏就是一艘重巡洋舰,你找谁说理去?”

        

而他这种挺低级的炫耀,被塞弗兰丝-坦恩看在眼里,她却陷入了沉默。唐骁瞥了她一眼,心里知道预期的效果算是出来了,这可是她对塞弗兰丝-坦恩的对症下药。

        

因为对于其他许多人来说,也就是眼高手低这样的更多,然而对于塞弗兰丝-坦恩,她确实一个异类——眼高手也高,还是特别高的那种。

        

她恃才傲物,谁也看不起,而且她情商极低,不这样显摆一番可能她耐下性子跟你谈话的可能都没有。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是在克隆人战争前期可以说是最出色的将领没有之一。在战争开始之后的前一个月,塞弗兰丝-坦恩率领的军队可以说是势如破竹,甚至一路杀到银河系核心圈,那时候可以说是整个银河系为之震动,如果不是帕尔帕廷在和杜库伯爵唱双簧的话,说不定直接就能重创共和国。

        

但是之后,她却因为错判了绝地武士的实力,加上她一如既往谁也看不上的性格,居然贸然跟绝地大师沈-乔恩进行光剑对决,最后被沈-乔恩杀死。

        

这样一位将星,却只绽放了一个月的光芒就陨落,也确实是令人唏嘘的一件事。

        

实际上她的死,有极大的可能是一场阴谋,是杜库伯爵献给达斯-西迪厄斯的祭品。 

        

不得不说村特这一趟出去,唐骁原本希望他去寻找锋刃舰队的踪迹,结果锋刃舰队没找到,却给他找来了这么一位强大的指挥官!!

        

在参观完玛莎级重巡洋舰的生产线之后,时间已经很晚了,是黎明星球标准时间的半夜。唐骁这才把其他人一起带到会议室当中,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道:“那么,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你想谈什么?”塞弗兰丝-坦恩脸上依然挂着轻蔑,但还是走过去在座位上坐下。

        

村特早已会意,一把揽住昆托的肩膀,大笑道:“跟这个总督一起忒没劲了,连酒都不管够。走,咱去厨房偷点酒喝!!”

        

然后就带着他的船员走了出去。

        

唐骁只是微笑着看着塞弗兰丝-坦恩,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的谈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包括你的这个男朋友——他只会听到我想让他听见的东西。”

        

塞弗兰丝-坦恩看了看坐在一旁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范达洛,脸色阴沉下来,“你会使用原力?”

        

“原力的力量远远比你想象当中更加强大!”唐骁张开双手,恐怖的原力瞬间展开!

        

站在塞弗兰丝-坦恩的角度,只能看到唐骁身后突然出现了无穷无尽的黑暗,黑暗当中似乎有无数个人影正在哀嚎,它们拼命嘶吼,想要伸手出来抓住这边的光明,但是却被这黑暗死死缠住,让它们只能在无穷无尽的折磨和惨叫当中渡过。

        

坦恩仿佛被这片黑暗吸引了进去,仿佛自己也成了那些人影的一员……

        

突然,那一片黑暗烟消云散,坦恩也顿时恢复了自我,她就好像从噩梦当中惊醒一样猛地一震,下意识就要去摸腰间的手枪。

        

唐骁却只是摆了摆手,坦恩立刻就感觉无形的力量抓住了自己的手,虽然手枪就在距离她手掌不到2厘米的地方,但她就是抓不住。

        

“你很有天赋,原本应该是。”唐骁说道,“但是你却没有人教导,当然,这件事不能说好坏。这个银河系少了一个出色的原力使用者,却多了一个强大的指挥官……很好,很好。”

        

“你知道我?这不可能!”塞弗兰丝-坦恩差点暴怒起来,但立刻就掌控了自己的情绪,重新坐下。

        

“我说了,我知道的永远比你所想的更多一点。”唐骁说道,“我知道你曾经家境优渥,并且进入奇斯海军学院,在学院当中,你一直是最出色的那一个,没有之一。但是奇斯人的母星希斯拉星球却并不太平。”

        

他一边说,一边在桌上敲了敲,“在希斯拉,奇斯人目前一共有9大统治者家族吧?这些家族每一个都掌管着各自的领域,组成了这样一个奇斯人的寡头家族政体。你有能力进入奇斯海军学院,说明你的家庭很好,但是你却最终在希斯拉星球待不下去,只能选择离开了那里,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说着,他凑了过去,冷笑着说道:“奇斯人的统治者家族,现在估计不到9个了,对么?”

        

塞弗兰丝-坦恩的呼吸急促起来,她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去过希斯拉么?!为什么你知道这些?!你和萨博森家族的人是不是勾结到一起的!!”

        

她随即就发现自己说了蠢话,重新坐下,但目光当中的敌意却更加浓厚。

        

她的确自诩无敌的天才,但是在似乎什么都知道的唐骁面前,却处处受制,连平静的心态也无法保持。

        

眼前这个男人,知道的太多,也太强大,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我跟奇斯人毫无关系,但我只是知道一些事情而已。这……是原力告诉我的。我看到了你的过去,也看到了你的未来……呵呵……”唐骁很惋惜的摇了摇头。

        

“未来?你看到了什么?”塞弗兰丝-坦恩问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