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禁h跪趴&玩弄放荡艳妇

成就灵溪境之后,陆叶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自己对周边环境的灵气的感知,变得更敏锐了。

        

灵溪战场的灵气比外界本就浓郁很多,在外界,陆叶就算是修行状态,也察觉不到灵气的存在,但在这里,只要陆叶能静下心,基本都能感知到四周的灵气。

        

眼下九窍成溪,陆叶发现自己就算不去刻意感知,只要注意力稍稍集中点,也能清楚地感觉到四周的天地灵气。

        

这无疑是个巨大的进步。

        

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可以吞吐灵气修行了?陆叶这么想着,心头激动起来,如果真能如此,那他以后的修行必定能顺利很多。

        

当即尝试一番。

        

半个时辰后,陆叶黑起脸,中止了自己的这次修行。

        

情况跟以前一样,自己这个身体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天地灵气很难被引导入体,照这种修行速度推算下去,想要把第十窍修行至盈满状态,没个一年半载是不可能的。

        

看样子之前检测天赋,自己得了一叶的结果,并非没有原因。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陆叶也隐隐有些明悟,修士吞吐灵气修行的方式,并不是指用嘴巴吞吐,而是用身体吞吐,在那种修行的状态中,修士浑身上下亿万毛孔都在进行一种奇妙的呼吸,引纳天地灵气入体,化作修士的灵力!

        

然而他实在用不了这种修行方法。 

        

站起身来,陆叶觉得自己是时候该走出去看看了。

        

一个多月前,自己被掌教送进这灵溪战场,运气好,流落到这片丛林之中,这么长时间也没遇到太强大的敌人,前来找麻烦的依依和大虎还被他狠狠敲了一笔。

        

但人生不可能永远这么好运。

        

他若一直躲在这里,总会碰到强大的无法力敌的修士,到那时候他可没有反抗的力量。

        

一个多月时间,他从一个开三窍的修士成长到如今的灵溪一层境,更开了十窍,成长巨大。

        

不可否认,修为上他还是很低的,但如果辅以掌教给他的那些灵符,他多少还有些自保之力。

        

至于去哪……得去找一下那头大虎和那个少女,之前从少女那听到了一些有意思的消息。

        

匆匆两日后,陆叶在一个山洞中找到那匍匐在地上沉睡的雪白大虎,不过他才刚走进去,一道半透明的影子便从大虎身上飘了出来,警惕地望着陆叶:“你来做什么?”

        

正是自称依依的伥灵,这家伙当日离开的时候看起来极为虚弱,这都近十天过去了,她的身体依然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没办法凝为实体,看样子之前损伤确实不轻。

        

她这边一有动静,沉睡的大虎便立刻惊醒,站起身来冲陆叶低吼一声。

        

陆叶没有往里面走,免得刺激到这一灵一虎,更何况,有天机誓在,他也没办法对这一对组合怎么样。

        

“莫慌,我只是过来问些事情。”陆叶开口。

        

“你要问什么?”依依看着他。

        

“之前听你说什么青云坊市,能不能跟我仔细说说?”

        

“你想去青云坊市?”

        

“正是!”

        

吞吐灵气这条路子陆叶走不通,炼精化气也不是长久之道,这附近的走兽都快被陆叶杀光了,嗑药修行才是快乐之源,那青云坊市一听便是修士聚集的交易之所,陆叶准备去那里看看,说不定能搞点灵丹吃吃。

        

最不济,也能去开开眼界,自他踏入修行界至今,一直在闭门造车,这可不是好事。

        

“这样啊……”依依歪头想了想,冲他吐舌头道:“我就不告诉你,你想知道的话,自己去找啊!”

        

之前在陆叶那里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依依又怎会乖乖跟他配合?眼下有天机誓约束,她与大虎只要不去主动挑衅伤害陆叶,陆叶便不能拿她怎么样,何惧之有?

        

陆叶定定地瞧了她片刻,转身便走。

        

“嗳?”这倒让依依有些始料不及,没想到陆叶走的这么干脆利索,略一迟疑,她身形晃动,飘到了陆叶身侧,开口道:“不过你若是能求求我的话,说不定我心情好就会告诉你了。”

        

陆叶瞥她一眼,感受到她性格的恶劣。

        

“快求我啊,你不求我,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要不然……”依依笑吟吟在他面前飘来飞去,快乐的仿佛一只小蝴蝶,“你说一声你错了,我就原谅你!”

        

陆叶停下步伐,从腰间的储物袋中将那长剑摸出来,徐徐拔剑出鞘。

        

“你干什么?”依依吓得花容失色,瞬间怂到一旁,躲在跟出来的大虎身后,那大虎也低伏起身子,做咆哮状。

        

“我跟你说有天机誓制约可不能乱来,否则你定会死无葬身之地!”依依从大虎身后探出个小脑袋,正色警告。

        

陆叶没理她,只是剑指前方虚空,灵力灌入间,长剑上流光闪动,轻轻呢喃一声:“决定了!”

        

“决定什么?”依依一脑袋雾水。

        

“从今日开始,每日杀兽十只,杀到这片区域再没有走兽为止!”陆叶铿锵有声,说完之后又摸了摸肚子,“饿了!”

        

“铿!”长剑入鞘,陆叶迈步前行。

        

依依稍稍怔了一下,紧接着表情苦涩起来,大虎扭头看她一眼,人性化地翻了个白眼。

        

“师兄请留步!”依依大喊,朝陆叶那边追去。

        

一炷香后,一棵大树下,陆叶看着地上涂鸦似的的图案,依依便在他面前给他指明方位:“这里是青云山,山脚下的坊市就是青云坊市,咱们的位置在这里,你从这里走,往东面行,二十里后会穿过一条小河,又十里,会有一片乱石林,再行二三十里就能抵达青云坊市了。”

        

陆叶眉头锁成一个川字,不耐道:“你就直接跟我指明往哪边走,别说什么东南西北。”

        

“这边!”依依果断伸手朝一个方向指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