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蛇的吻痕_少爷开荤h

        

李龙虎闻言,    什么也没说,径自站起身走到石桌前的一方空地上,朝金羡鱼温言道:“既然如此,    小友不妨亮几招叫我看看。”

        

“这番切磋,你无需紧张,只管出招便是。”

        

金羡鱼点了点头,审慎地一掌击出,霎时间,    枯叶漫卷,    纷纷坠地。

        

漫天飞舞的枯叶间,李龙虎纹丝不动,    捋带粘臂,手腕翻转将她牢牢扣住,    转换圆活,绵绵不断。

        

金羡鱼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股无形的气机牵引,    汩汩绵绵,精醇温厚。

        

她知道这就是太极所谓的粘连粘随。

        

……虽然她在崆峒也练过太极,但和李龙虎这一手太极相比,    简直像是小孩子在过家家。

        

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金羡鱼抿唇抢步,    一连的快拳击他右肩,拳风呼呼。

        

李龙虎左横跨半步,已肩承她劲力,    将她的拳劲又一字不落地撞还了回去!

        

金羡鱼侧身避过,迅速改换了招式,去扣他右臂,李龙虎更快一步,画出云手,    甩右手掌背,反击她手腕。 

即便如此,李龙虎的动作看上去也依然不疾不徐。

        

一股温和的内劲顺着手腕注入,金羡鱼右臂顿时麻了半边。

        

她发出的每一招每一式,在李龙虎面前都如石沉海底。

        

略一思忖,金羡鱼果断往后撤出丈远,选择声东击西,再次拍出了一掌!

        

李龙虎双手环抱,如抱明月,如抱太极,将她这股气劲纳入怀中。

        

双手交互旋转,右手为实为阳,左手为虚为阴,阴阳循环往复,绵绵不断。

        

气劲在他怀里不断翻滚转动,竟然化无形为有形,凝汇成了个如圆月般的球形旋涡。

        

金羡鱼见状不敢掉以轻心,贴着李龙虎,或挥臂,或抢攻,或粘或随,企图找到他的纰漏。

        

可李龙虎整个人也如同一个圆,无凹无凸,浑然圆融。

        

“文事武功,神意为先。心思不定,狂于外必失于中。”

        

一边与她踏步周旋,李龙虎分出心神温和叮咛教导。

        

金羡鱼微微一愣,忽然意识到自己久攻不下,又惦记着玉龙瑶,早已心浮气躁。

        

每踏出一步,脚下松针乱舞,竟然绕着两人无风自动,螺旋状打着旋漂浮而起。

        

金羡鱼若有所思,双掌翻击,步步迫近,她知道这是为了试她深浅,因此没有保留,一股排山倒海的沛然巨力直冲李龙虎。

        

李龙虎面色不变,右手阳左手阴,合成太极。

        

刚柔并济,看似柔实则刚,看似刚实则柔。

        

两股气劲相冲,相撞,发出噼噼啪啪的真气爆裂之声,气劲鼓荡不已,震得地面松针纷纷飞起,又纷纷下落。

        

漫天叶雨中,李龙虎飘然落地,微微笑道:

        

“怎么样,小友可有感悟?”

        

金羡鱼抬起眼微微笑道:“是有了一些。”

        

李龙虎笑道:“世间万物脱不开阴阳二字,任何功法也是一样。有阴无阳,有阳无阴皆不可取。”

        

金羡鱼想了想说:“神意为先,阴阳合德吗?”

        

难怪诸如李小龙之类的武术大师,练武练到最后都去搞哲学了。

        

功法中的“神意”是个极为玄妙模糊难抓的概念。

        

或许这就是武者与宗师之间的区别。

        

她如今修为远超同辈,勉勉强强也算小有成就,是时候沉淀下来感悟自己的武道。

        

毕竟这个世界的人们追求的便是人与天道合二为一。借用天道的力量,方能衍化出最强大的功法武学。

        

李龙虎闻言目绽奇光,莞尔笑了笑,却什么也没说,举手邀她归座。

        

就这样,金羡鱼在三清宫暂居了下来。

        

她还是必须说一句,对她这个理科生而言,哲学实在是一件十分蛋疼的事情。

        

李龙虎含蓄地帮她指出了她身上存在的问题。

        

望着杯中漂浮不定的茶叶,金羡鱼深深地叹了口气。

        

虽然她修行了也有几百年,但原世界带给她的烙印实在太深,从小就接受马克思唯物主义的教导,她其实一直都不怎么相信“道”和“阴阳”的存在,更遑论“合于道”了。

        

沾了点茶水,金羡鱼若有所思地在石桌上划了两笔。

        

这就是她目前最大的问题。

        

李龙虎倒是笑眯眯的,坐在她对面,捧着茶杯安慰她慢慢来。

        

金羡鱼感激地看了李龙虎一眼,她和这位老真人这些天来倒是生出了点儿“忘年交”的意思。

        

说道士就绕不开炼丹。虽然方士丹药含有的重金属一直引人非议。

        

但大仙洲是个修仙世界,用的都是正儿八经的真·天材地宝。

        

金羡鱼穿越前是理科生,她大学不是化学专业,但初高中化学成绩一直不错,后来找过化学家庭教师的兼职,为此还特地恶补了一番化学知识。

        

这些化学方程式给了李龙虎不小的惊喜。

        

春去冬来,不知不觉间,她在三清宫待了已经有小半年。

        

修为虽没长进,但三清宫的好感度被她几乎刷到了满格。

        

她也问过李龙虎有没有什么能抵御神识的办法。

        

李龙虎有些歉疚,苦笑道:“抱歉,老道对神识没什么了解,可能帮不上小友这个忙。”

        

“不过。”李龙虎略一沉吟,又道,“或许有个办法能助小友一臂之力。”

        

“小友若是怕对方侵入你的神识,不如在识海内种下一个\'道标\'。”

        

“道标?”金羡鱼反问,“这个道标是帮我定位用的吗?”

        

李龙虎点点头,“这个‘道标’可以是任意一个词,一句话,一个想法。”

        

金羡鱼默默思索,“我知道了,多谢真人的建议。”

        

天气越来越冷,昨夜下了一场大雪,明亮的雪色覆盖了三清宫万顷苍松。

        

金羡鱼一边想着要种个什么样的道标,一边踏雪而行,走到广场前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戚由豫、赵益谦带着几个小道童在堆雪人。

        

看到她,戚由豫立刻笑眯眯地招呼她一起。

        

“你又去找师父了?”

        

金羡鱼也没瞒着:“对。”

        

戚由豫笑道:“再这样下去,我怕师父他老人家都要收你为关门弟子了。”

        

“那到时候我要叫你什么?”金羡鱼笑道,“师兄吗?”

        

天气晴朗,正殿前的重重积雪照得人心情通彻。

        

金羡鱼轻快地吁出一口气,脸上难道也带了点儿笑意。

        

戚由豫微微一愣,脸上竟然染上了薄红,有些不敢直视,好半天这才低声说:“我觉得这样很不错。”

        

“我觉得这些日子,金道友你绷得有些紧。”赵益谦莞尔望着他们,忽而补充了一句,“和由豫他们玩玩倒也不错。”

        

金羡鱼本来正怂恿小道童们去偷食堂的胡萝卜出来作鼻子,闻言一愣,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看来非止李龙虎看出来了,戚由豫和其余三清几子竟然都看出来了。

        

“有、有这么明显吗?”金羡鱼惊讶到结巴了。

        

不怪她绷得太紧,实在是玉龙瑶这逼实在太精神污染了。

        

这半年来玉龙瑶一直没动静,金羡鱼感觉自己就像是等第二只靴子落地的那个人,心神不定,草木皆兵。

        

看到小道童,她怀疑是玉龙瑶,看到戚由豫,她怀疑是玉龙瑶,看到面前这雪人儿她都怀疑是玉龙瑶。

        

有一天,她甚至做梦梦到李龙虎在她面前变成了玉龙瑶,冲她微微一笑说:“撒西不理。”

        

金羡鱼面无表情地一拳锤爆了这个樱花味儿的玉龙瑶。

        

不过这半年对她而言也不是没有长进的,好消息是,她终于隐约体悟到了武学中的“道”,修为与之前相比又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金羡鱼一直以为山不过来,我就过去是一句至理名言。

        

她不能总窝在三清山上不下来,不如趁这个机会行万里路,四处游学,磨炼功法武技。

        

于是,在三清宫过完新年之后,金羡鱼向李龙虎等人辞别,提着包袱下了山。

        

山前依然是人来人往,趁着正月来烧香祈福的百姓倒是比平常更多。

        

金羡鱼在山门前拦下了一辆运货的马车。

        

车把式是个身材高大,面容黝黑的中年男人,笑呵呵地和她说着点儿闲话。

        

金羡鱼审慎地打量了他几眼,在确认他不是玉龙瑶之后,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再这样下去,她合理怀疑她快被玉龙瑶逼出ptsd了。

        

车把式摇着鞭子,驱车向前行了一段路,马车突然不动了。

        

“前面好像人堵住了道儿,”车把式惊讶地说,“我下去看看。”

        

马车是“敞篷车”,金羡鱼也看到了乌泱泱的人头,夹杂着哭喊声,人群熙熙攘攘的议论声。

        

“娘子再坚持片刻!”

        

“已经去找稳婆了!”

        

车把式走到金羡鱼身边,说,“有个大肚子的女人来上香,羊水破了,要生了。”

        

金羡鱼顺着车把式的目光看过去,心里咯噔一声。

        

暗叫一声不妙。

        

女人面色苍白,大汗淋漓,几近昏厥,周围人七嘴八舌地说着,却不敢贸贸然上前。

        

“让我看看。”这句话已然脱口而出。

        

在众人的注目下,金羡鱼快步拨开人群走过去,蹲下,握住女人的手腕,开始输送真气。

        

虽然她不会接生,但输送真气吊命能到人来还是能做得到的。

        

不对!!

        

与那女人手掌交握的瞬间,金羡鱼一愣,忽然察觉出不对劲出来!

        

这是常年练就出来的危机感。

        

她蹭蹭蹭下意识就往后退

        

而那女人反手握住她手掌,力道大得竟使她一时挣脱不得。

        

另一只手捋起额际凌乱的发丝,女人冲她抿唇微微一笑,虽然挺着个大肚子,但容貌竟然透出点儿俊来。

        

金羡鱼面色冷然地攥紧了女人的手掌,用力到下一秒就能扭断她的指骨,“玉龙瑶??”

        

女人微微一笑:“是我。”

        

他干净利落地承认了,金羡鱼反倒怔住了,呆呆地望着他的肚子,震惊到失语。

        

“你可真是……能屈能伸。”

        

这也是第一次她生出了一种“输了”的感觉。

        

她做梦也没想到他竟然屈尊假扮成个孕妇,还弄出羊水破了的操作,这人还有节操这东西吗?

        

玉龙瑶似乎觉得有理,附和般地笑说:“毕竟,这一切都是为了钓你这条难钓的小鱼。”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