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荡男娃(H)_奶味小白兔h

听了陈立东的建议,孙婕有点犹豫:

        

“他行吗?刚20,还有点小吧。”

        

“呵呵,我20那年已经开始闯荡了。我看他人小心大,很有主见。你跟他商量一下,去不去听听他的意见。”

        

“行吧。”

        

此时的南陈村,大伙都有点兴奋,折腾一年多了,那座炼钢厂终于有点模样了。

        

这座钢厂的落成,首功当属马建国。

        

老马快60的人了,工作劲头不输于年轻人。老马有句口头禅:

        

“今天能做的事情,不要拖到明天”。

        

他的团队,特别是带的那些学生们,经常被他耳提面命地教育:

        

“遇到问题不要怕,动手解决就是啦。 

        

受到挫折别颓废、别埋怨,不要说‘假如当初如何如何’,我们干实业的,不论空谈、只讲实干。

        

也不要等时来运转,要从完成每一件小事做起,要用行动争取胜利。”

        

在他的带动下,东华人以一种实干务实的精神,亲手创造着奇迹。

        

陈立东意识到,这种精神就像资金、技术那样,是一种宝贵的资源,如果能得到很好地坚持,将能演变成一个企业的核心能力。

        

现在,老马正带着一组人员检查电炉炉体安装质量。

        

工作人员正在摆弄水准仪,检测上下炉口的高度差。

        

老马走到工作人员身边,问道:“偏差多少?”

        

工作人员再次看了一下显示结果和手中的对照表,说道:“正3.5。允许偏差10.0,合格。”

        

老马打开手里的夹子,翻出检测对照表,在出铁口一项打了个对钩。然后说:“下一项。”

        

他身边的人员喊道:“下一项,检查标高!”

        

7月初的天气,气温已经很高,室外超过了30度,车间内温度更高。

        

尽管门窗都开着,但铁皮的屋顶和墙板,使车间成为一个大笼屉,内部温度接近35度。

        

这时,陈妈带着一众食堂女工来到车间,拎过来几桶绿豆汤。

        

“毛教授,让大伙先歇歇吧,先喝点绿豆汤。”

        

要是别人过来,这么干扰他的工作,老马准急眼。

        

可是对这个老板娘,却发不了脾气。只能来一句:“谢谢弟妹。”

        

陈妈还没完:“要不,等天儿凉快下来再干吧?晚上干不行吗?”

        

听完第一句,大伙还在感叹这老板娘讲究,可听说要晚上干,立马心里就呵呵了。

        

老马回了一句:“晚上测不准。”

        

这时食堂女工们摆下方桌,继续摆碗,开始从桶里舀出绿豆汤。

        

陈妈继续问老马:“马大哥,听说这个大炉子弄不好会爆炸,能把南陈村都炸掉?”

        

老马无语了,心说这炉子都装上了,你咋还说不吉利的话,到底算哪边儿的?

        

“弟妹啊,放心吧,这电炉安全着呢。好了,我们要抓紧把剩下的项目检测完,你去找个凉快地方歇着吧。”

        

老马开始赶人,陈妈只好碎碎念着,走出了车间。

        

东华钢铁一期这1000亩地,并没用满,空着的区域少有一半。

        

轧钢车间目前只上了一条轧制线,暂时生产螺纹钢,马上要建中厚板轧制线,年底前第二条线投产。

        

即使这样,这一大片曾经的玉米地变成了炼钢厂,这变化算是翻天覆地了。

        

周边的村落已经迁走,落户到小康新村。但许多村民关注着这里,眼看着一座座车间平地起,炼钢车间高度接近25米。

        

大伙既兴奋,又有点莫名的排斥。

        

有人说:里边的大炉子能有两层楼高,比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还厉害。

        

还有人说:南方有家炼钢厂的高炉炸了,附近的村子都给炸没了,国家保着密,不让往外说。

        

这才有了陈妈打着送绿豆汤、暑期慰问的名义,视察炼钢车间这么一出。

        

晚上,在餐桌上陈妈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我上学少,你们可别糊弄我,那个大炉子会不会炸?”

        

陈立春扒拉一口饭,说道:“他们说的是高炉,我们家的是电炉,电炉不会炸。”

        

“真的?”陈妈还是半信半疑。

        

“对啊,电炉是用电炼钢,有一点危险就会断电。电炉是带保险的,你就放心吧。”

        

陈立春这套说辞,纯粹是糊弄人的,不过说给小学文化的陈妈听,就是好使。

        

陈爸开了口:“种地的不怕蝲蝲蛄叫,你别听那些人跟你絮叨,他们懂啥?

        

咱们这钢厂投进去10来个亿,那些人啥心思?眼红了!

        

再有了,人家老马啥身份?高级工程师,正教授!我拿他当神仙供着,你还去找老马瞎打听?烦不烦?

        

以后,厂子里的事儿你少掺和。”

        

陈妈一听不乐意了:“我问问都不行?你这两年能耐了是不?

        

好啊,你们姓陈的一个一个都牛了是吧?

        

你个死老头子,谁跟你说我去烦老马了?

        

我是给大伙送绿豆汤,防着中暑的,我好心好意的,你还来埋怨我?”

        

陈爸这个后悔啊,老伴儿这嘴从来不饶人,老实吃饭不香么?

        

陈立东知道陈妈放大招的特点,只要有蓝,那就没完,连忙打岔:“哥,我嫂子怎么又加班?该怀上了吧?可别累着。”

        

这招好使,陈妈立刻转移了方向,冲着陈立春道:“就知道吃,赶紧接你媳妇去。要是太累就别去上了,把身子调理好,我等着抱孙子呢。”

        

陈立春扒拉两口饭,冲弟弟斜了一眼,走了。

        

7月中旬的时候,炼钢厂准备开炉了。

        

骨干员工是从远东冶金那边调过来的,当初搞劳务派遣到远东,就有练兵的意图。

        

这一年多来,远东冶金那边不断增加力量,也给东华钢铁储备了力量,这回终于用上了。

        

东华钢铁,自动化程度非常高。特别是在一年前,陈立东完成了系统支线任务3,被奖励了一套工控系统。

        

这套系统说明是:经过优化的、与本任务所设计大型成套设备相匹配的管理控制系统。

        

当时,工业助手特别提示:本任务奖励的管理控制系统,需要在大型成套设备安装完毕后,加载到硬件设备中。

        

所以直到现在,陈立东才能把一年前的奖励提现。

        

加装工控系统的时候,出现了波折。

        

东华钢铁一期工程,主要设备有:1套150吨双炉壳超高功率直流电弧炉,1台150吨钢包精炼炉,1台150吨真空精炼炉,一台6流钢坯连铸机,还有利民修造厂自主研发的轧钢机。

        

这些硬家伙安装到位后,陈立东抓某天晚上的时间,一个人来到车间内部,哦还带了陈天一望风。

        

当他开启工业助手,提现奖励的工控系统时,得到提示:在加装管理系统前,请宿主扫描需要控制的成套设备。

        

陈立东按照系统的提示,一步一步走完所有车间,然后得到提示:根据宿主扫描结果,所需工控系统需要通过以太网进行联接传输数据信号,并安装若干数据计算单元、传感单元、视频监控单元。

        

“叮”,工业助手系统将根据本时空科技水平优化加装管理控制系统的硬件设施,请宿主在12小时候查看布局图。

        

得,又把系统给难住了。

        

不过呢,好饭不怕晚,越是折腾,搞出的东西越高端。

        

第二天中午,陈立东和陈天一来到小黑屋,扫描出工控系统的网络硬件布局图。

        

按照设计方案,钢铁厂需要布置机房,在各个车间加装网线,联接电炉控制室、电气控制室、加料控制室、加气控制室、除尘控制室等几个机房,需要采购6个服务器、12台终端显示电脑、10台PLC以及若干个视频监控器、微型传感器。

        

以上硬件,有的陈立东能刷出来,有些不属于“设备”,就需要专门采购了。

        

陈立东联系了王志勇,从钟冠村采购了一批电子元器件,又从远东调来陈四等人,包括第一、第二批机械仆从,开

        

始布置炼钢厂工控系统的软硬件。

        

在他安排布置工控系统的时候,陈立春和肖霍洛夫等人没闲着,也在采购原料、调试设备、逐岗位培训和应急演练。

        

7月底的时候,各方面基本就绪,只等着点火开炉了。

        

东华钢铁一期竣工投产,在蓝市也是一件大事,当年选址筹建钢铁产业园,各部门作了大量工作,才得以审批。

        

体制内,这个钢铁产业园是有一套班子的,刘庆华就兼任着产业园建设指挥部的总指挥。

        

所以开炉点火,炼钢轧钢,也要选个吉利的日子,要邀请各级、各系统领导来祝贺剪彩。

        

剪彩活动还是由王庆来牵头,来捧场的有市经贸委、乡企局、电力局以及通过钢协邀请的蓝钢、北钢、甚至中船公司的负责人。

        

实际上,在这次点火仪式前,炼钢厂已经试运行了一周时间。

        

所以点火开炉进行得非常顺利,各环节运行相当顺畅。

        

王庆来召集来宾们中午在食堂用餐,感叹钢厂建设速度之快。

        

而蓝钢、北钢来的那些内行,着实对东华的生产工艺吃惊不已。

        

上午开炉后,来宾们从废钢入炉开始,一直到轧制出线材,把各个车间都参观了一遍。

        

午饭时,蓝钢副总刘少学和北钢矿山副总杨国华俩人嘀咕了半天。

        

北钢、蓝钢虽然是高炉炼铁、转炉炼钢的模式,但他俩对电炉炼钢也是颇有研究的。

        

俩人的心情是惊叹加感叹。

        

惊叹于东华钢铁自动化程度之高。经过计算,他们发现各部门员工加一起不超过150人。就是说,不考虑后勤和辅助人员,运行这么一家炼钢厂,600人足矣。

        

而且据观察,员工们基本不需要重体力操作,脏活、累活全是机械在干,甚至有的工位用上了机械手。

        

感叹的就是环境之优。在环境恶劣的炼钢车间,员工们多数在机房里操作电脑发出指令、只有几个现场监控人员。

        

同时,他们发现人家的“三废”处理非常到位。废水、废渣的处理俩人没看到,但是炼钢车间的废气收集系统俩人是亲眼所见的。

        

在参观过程中,那位叫张兵的小伙子还专门介绍了自家研发的“干湿结合”废气处理工艺。

        

电炉炼钢,熔化期是烟尘产生最多的阶段,但在大功率抽风机做功下,电炉产生的烟尘几乎全被收集进顶端的管道,经过处理排出烟囱时,基本都是白色的烟气了。

        

在连铸连轧车间,也有大量的烟尘、粉尘收集系统。

        

员工们在这样的环境下操作,舒适度绝对超过其他炼钢企业。

        

想一想自己家的那些车间,没法比啊!

        

————————————-

        

钢铁厂终于投产了!不容易啊,陈立东之所以风风火火大炼钢铁,是为了做主线。

        

系统主线任务:企业资产规模1000000000.00¥以上;年创造利润100000000.00¥以上,至少拥有一座占地面积超100000平米制造车间。

        

现在钢铁厂落地,经过计算,短流程炼钢的车间面积足有12万平,如果按计容面积来算,这个数字翻一番都不止。

        

再看资产规模,根据系统确认的数据,陈氏旗下总资产已经达到了16亿人民币。

        

利润这一块,今年实现一个亿绝对没问题。

        

就是不知道主线任务的完成,会不会卡“5年”这个点。

        

之所以有这个疑问,是因为本年度支线任务已经全部搞定,却还没有开启下阶段任务,系统也没“叮”的一下开启升级。

        

正碎碎念呢,陈立东就听到“叮”……

        

注意:工业助手即将启动升级,系统升级期间各平台功能暂时关闭,本次升级需要大约10天,需要金币20000000个。

        

“叮”,注意:系统金币不足,本次升级无法启动!请宿主补足金币后启动系统升级。

0

更多精彩

菊内留香肉肉/囚禁滚烫H

2021年10月6日 小羽 0

      林风自从被燕国的公主救回来之后,一直都是以真面目示人的,如果墨璃将他的画像拿出来进行通缉,那么炼丹师协会很快就能查到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