吮她的尿_快穿女主浪荡h

沈常乐道:“这曲艺团一到了这个偏远农村,好家伙全村的人都出来了啊,嗬高兴坏了!首都的这个专业曲艺团来我们这个偏远农村里边说相声,大家都开心,夹道欢迎。”

        

“哦,这还真有村民。”候振道。

        

沈常乐道:“这边曲艺团刚下车,团长赶紧出来跟人打招呼讲话啊。”

        

“那讲吧。”候振道。

        

沈常乐使保定方言倒口道:“各位老乡好啊,这个俺们这个老京都曲艺团呢,始建于清乾隆五十五年,当时是清高宗爱新觉罗-宏利八十大寿的时候,就有俺们这个老京都八宝山曲艺团,今天特意来慰问你们,给你们表演说相声。”

        

“哎呀…………”候振道。

        

沈常乐一偏嘴里再说话瞬间又是一股十分夸张的京片子道:“我的妈耶!!!来了说相声得了!真棒诶!”

        

“哎呀…………你看看人家这个字正腔圆的啊,这一嘴京片子跟在皇宫里边待过似的。”候振笑道。

        

“哈哈哈哈哈!!!”

        

“吁吁吁…………” 

        

观众也是一阵爆笑,老京都曲艺团一口保定话,冀县农村人反而是一嘴的京片子,两者一对比实在是太搞笑了。

        

沈常乐继续一口京片子高声道:“哎呦我们这穷乡僻壤、野店荒村的,过了这么大半辈子了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这下太好了,我们也见到这个相声艺术家了嘿!”

        

“好嘛!”候振也是不忍直视道。

        

沈常乐笑道:“团长挠了挠头没太听明白,他刚才说的是shong么啊???shong么是穷乡僻壤啊????”

        

“好家伙还没听明白!!!这普通话,京普听不明白???”候振傻眼道。

        

“哈哈哈哈哈!!!”

        

“吁吁吁…………”

        

观众哈哈大笑,乐的前仰后合。

        

沈常乐道:“一旁的副团长赶紧打圆场吧,哎呀这些不重要,反正呢我们就是来给您各位说相声来了。”

        

“对对,我们凑是来演出哒!”

        

“嗯。”候振道。

        

沈常乐使保定倒口道:“那个,你们平时都忙shong么呀???”

        

紧接着再切换回京片子:“哎呀平时其实也就是以农活为主,不农忙的时候呢,反正我们也干点别的小买卖,给美帝的硅谷加工一些芯片、元器件之类的。”

        

“我的妈呀,硅谷!这是深藏不露啊!!!”候振震惊道。

        

沈常乐又挠了挠头道:“这个…………硅谷、芯片又是个shong么啊???”

        

瞬间再切换:“就是这个美帝,加利福利亚北边儿,大都会新区旧金山那边…………”

        

“哎呀行了根本不用解释!!!他们内眼界,听得懂这是shong么呀?”候振神捧道。

        

“哈哈哈哈哈!!!”

        

“吁吁吁…………”

        

“咦咦咦…………”

        

“哎呀我去候振太好玩了!”

        

“笑得的眼泪都出来了,太搞笑了哈哈哈!”

        

台下的观众再次笑喷,乐的都快不行了。

        

沈常乐道:“不管了!!!反正目标就一个演出!!!”

        

“对,说演出不就完了嘛。”候振道。

        

沈常乐道:“哎呀这一说现在就要演出,村民们很是为难。”

        

“这为什么呀?”候振道。

        

沈常乐道:“主要吧这村里马上就要农忙了,村民们每家每户都要去庄稼地里边割麦子,实在是没有那个时间听相声。”

        

“哦要农忙了。”候振道。

        

沈常乐一挥手道:“这都不叫事!俺们帮你们收!!!”

        

“收麦子这也能管???”候振惊讶道。

        

沈常乐道:“那太能了啊,吓死你们!!!”

        

“至于不至于啊?”候振道。

        

沈常乐道:“一说收麦子,到了庄稼地里边,村民们都傻了!”

        

“要知道啊收麦子人家村民是有大机器的,开的收割机收啊,演员们就是一把镰刀,这一上场曲艺团这帮相声演员就跟游龙归海了一样,那镰刀舞的叫一个密不透风啊,比收割机还快!!!本来换村民们半个月干完的活,加上这帮相声演员,一天半全弄好了!!!”

        

“好家伙!这帮孙子就是干这个的!!!这说哪门子的相声啊?”候振捧道。

        

沈常乐道:“村长在一旁看着也惊呆了,眼泪都出来了。”

        

“我的妈耶!!!这怎么跟人家比呀,跟人家比咱们哪还能算农民啊?真厉害嘿!这才是德艺双馨的相声艺术家啊!!!”

        

“哎呀…………你就别糟践这词了!”候振皱眉无语道。

        

沈常乐道:“这边麦子收完了,团长拉着村长又继续商量了。”

        

“这个麦子俺们已经收完了,下面就该说说这个演出的事了,这要是在九十年代,雇人收麦子行情应该是三十到七十,两千年是七十到九十!”

        

“这是要收钱???”候振道。

        

沈常乐摆了摆手道:“不不不,这个钱俺们不要了,求你们让我们给你们表演相声,而且来的我们还有酬劳,一个人我们还送二斤鸡蛋。”

        

“好家伙,这演出就这么换啊???”候振道。

        

沈常乐道:“就这还有村民不乐意啊,村子里边有那养鸡专业户就说了,这二斤鸡蛋不叫事,我们喂狗都不止两斤啊!”

        

“嗨!!!”候振道。

        

沈常乐道:“反正这样的毕竟还是少数,左劝右劝,反正强行的是把这个演出算是安排上了。”

        

“按理说就这么演不就行了呗,但是后来也出事了,慢慢的村民们这个口味越来越叼,慢慢的鸡蛋不行了,得要鸭蛋!!!”

        

“哦…………鸭蛋大啊。”候振道。

        

沈常乐道:“就这样的又过了几天,鸭蛋也不行了,村民们又改要松花蛋!!!”

        

“那就贵了。”候振道。

        

沈常乐道:“那是啊,一颗松花蛋那贵不少呢,不过好在啊团里面有人会腌这个松花蛋。”

        

候振无语道:“好家伙!感情这帮孙子是什么都会,就是不会说相声!”

        

“哈哈哈哈哈!!!”

        

“吁吁吁…………”

        

“好好好!!!”

        

台下观众哈哈大笑疯狂的拍手鼓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