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在朝h/通房发泄h

        

萧央和陈若琳抵达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有很多人,年纪都不小了,最年轻的只怕也有五十多。

        

“啧啧,真是年轻啊。”

        

“年纪轻轻就能写出这样一手好字,难得难得!”

        

几个老人满是欣赏的看着萧央。

        

吴前笑道,“小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南洋水墨画协会的会长,这位是南洋楹联协会的会长,这位是诗词协会的会长……”

        

各种会长。

        

吴前笑道,“走,我们去水榭。”

        

看头脚步灵活,当先带路。

        

萧央和陈若琳满脸好奇的跟上去。

        

很快众人到了一座水榭旁边,水榭被一湾水围绕。

        

一个个蒲团沿着水流摆放着。

        

“诸位,今天第一局,就玩点简单的,成语接龙。”

        

吴前笑道,“第二字谜,第三作诗赋文!”

        

水里漂来了盘子,里面有酒。

        

输了的喝酒!

        

萧央真担心在场的几个老爷子出事,喝醉了跌倒在水里就糟糕了。

        

吴前笑道,“诸位请入座。”

        

陈若琳看着萧央,“我在旁边看着你们就行。”

        

她可不敢参加这种活动,完全是自杀。

        

萧央笑道,“你在我旁边吧。”

        

两个入座。

        

吴前带头,“一字千金!”

        

旁边一个白头发老人笑道:“金枝玉叶!”

        

“叶公好龙!”

        

“龙马精神!”

        

“神采飞扬!”

        

“扬眉吐气!”

        

轮到萧央,萧央一笑,“气壮山河!”

        

“河汾门下!”

        

“下笔成章!”

        

“章句之徒!”

        

……

        

……

        

“乐极生悲!”

        

“悲喜交集!”

        

……

        

……

        

连续三轮,大家都相安无事。

        

不过随着比赛的深入,大家开始词穷了。

        

接连有人喝酒!

        

……

        

……

        

马上就轮到字谜了。

        

字谜比赛,从水中的盘子中拿出题目,答对的可以出新题,让下一个人破题,答错的自罚一杯。

        

吴前看着萧央,“小友,这次你来带头吧。”

        

众人看着萧央。

        

萧央摇头,“还是吴老来吧。”

        

吴前微微一笑,“没事,你先来。”

        

萧央不好再拒绝,从盘子里拿出了题目。

        

题目:可上可下!

        

“题目是可上可下!”

        

萧央一笑,“我的答案是哥字。”

        

众人点头,这个答案没毛病。

        

接下来该萧央出题了。

        

萧央在纸上写下字谜。

        

绘画协会的会长微微一笑,拿起题目,顿时无语。

        

题目——一江清水乘风去!

        

旁边几个人看到这个题目,若有所思,估计有些人已经想出来了。

        

但是,绘画协会的会长却没想出来。

        

吴前笑道,“想不出家就自罚一杯。”

        

绘画协会的会长自罚一杯,把题目传给下一个人。

        

轮到诗词协会的会长,他笑着回答:“一江清除水得到王字,乘别解为符号X,风去掉X得到几。所以是玑字!”

        

吴前带头鼓掌,“精彩!”

        

那没有答出来了几个人相视苦笑,连“X”号都用上了,这谁能想到?

        

要不是老王在,我们今天都要遭殃!

        

诗词协会的会长就是他们口中的老王。

        

“这年轻人太厉害了,估计只有吴老和老王能收拾他,不对——我们一定会被牵连。”

        

其他人突然想到,待会肯定会被波及!

        

果然,老王开始出题了。

        

众人:“……”

        

大家只能陪酒。

        

很快就轮到吴前答题了。

        

这次的题目是——日落之时还不走!

        

吴前笑道,“是过字。”

        

众人一怔。

        

“时字落下日,剩下寸;还字的不走了,剩下辶。所以啊,组合起来是个过字。”吴老笑着解释。

        

不少人恍然。

        

吴前写下了自己的题目,放入盘中。

        

很快就轮到萧央答题了。

        

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萧央,吴老的题目,萧央能答出来吗?

        

萧央一看,题目是——危岩半坠月影重!

        

“是确字。”

        

“危岩半坠指岩掉了一半,剩下石;月影重指两个月,用字。组合起来,那就是一个确字。”

        

“精彩!”

        

吴前笑道,“我们不能继续下去了,其他人快喝醉了。”

        

萧央一看,除了诗协的王会长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喝高了。

        

“哈哈,吴老,没事,我们还能再喝。”

        

“就是,我们的酒量你还不放心吗?”

        

……

        

吴前看着萧央,“我还真不放心他们的酒量。”

        

萧央笑道:“那就到此为止好了。”

        

诗协王会长哈哈笑道:“吴老,你先来作一首诗吧。”

        

吴前摇头,“让小友来作诗收尾是最合适的,论作诗,我可不如小友。”

        

自从龙舟赛之后,他刻意把萧央的诗找来看了一下,自愧不如。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来自华夏的年轻人,诗才无双,举世罕见。

        

王会长看着萧央,“小友,那你来收尾吧。”

        

话是这么说,其实看上去他是有些不服气的。

        

萧央笑道:“还是王会长来收尾好了。”

        

陈若琳有些意外,这次萧央居然这么低调。

        

王会长哈哈一笑,“老弟,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不作诗,我写一篇文章。”

        

吴老的弟子马上把笔、纸递给他。

        

王会长伏案而写,很快就写了一篇文章。

        

萧央一看,他的字写确实不错,文章只能说一般。

        

王会长看着萧央,“老弟,我这书法可入得了你的眼?”

        

萧央笑道:“不错。”

        

王会长微微蹙眉,萧央这种以长辈一样的语气跟他说话,让他有些不喜。

        

萧央写的字他看过,他自问今天发挥的非常好,即便距离萧央还有一些差距,但也不算远了。

        

就在这时,吴老的另外一个弟子进来说道:“老师,阳国书法协会的会长来了。”

        

吴老一怔,“小泉十四郎怎么回来我这里?”

        

“他说他的老师写了一幅字,想拿来给你老人家点评点评。”

        

“原来山本有所突破了。”

        

吴老微微一笑,“让他进来吧。”

        

很快,一个五十多岁的阳国男子来到了水榭。

        

他就是阳国书法协会的会长,小泉十四郎。

        

小泉十四郎笑道:“吴老好,家师特意让我来拜访你,送你一件礼物。”

        

他旁边的年轻人拿出了一幅字。

        

众人齐齐看去。

        

那年轻人缓缓展开了卷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