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占强迫h/妾室调教H

唐谨柔的母亲也为自已女儿不值,她找谁不好,偏偏找了一个这样的女婿,四女共处一夫。

        

心里虽不舒服,但现在连孩子也有了,往其它方面想,其她三女都没意见,她心里还算多少有些平衡。

        

今天正是四女成亲之日,现在她和万剑宗三个女眷,正在一起为四女梳头,

        

一梳梳到尾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尾夫妻恩恩爱,三梳梳到尾子孙满堂。

        

四女坐成一排,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上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姑娘们今天你们成亲的日子,以为要学会互相迁就包容,相夫教子,日子就会过得美美满意。”一名女眷笑着说道,毕竟她们也是过来人。

        

临玉和云岳正在一起,看着他一身的红装笑着道:“这衣服挺不错,果然是英俊不凡,难怪我师姐会喜欢上你,也从未见过她对别人上心。”

        

“怎么你羡慕,那还不赶紧找个,免得你父母亲老催。”云岳对着临玉道。

        

“我还没想那么远,当务之急把修为提升上去,这才是重中之道,毕竟这世道开始有些难了。”

        

“话是这么说,就是因为世道乱,所为成亲你必须得考虑,天下太平反倒是可以不急,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想明白了也不用说出口。”

        

云岳也只能点示一下,有些话在他今天成亲不好说出口,同时也得让他忌口。

        

临玉想了一下道:“这话说得没毛病,我也明白你的意思,听起来也有些道理,看来也是该考虑一下。”

        

“这就对了,有了家后责任也大了,反而也是你前进的动力,没实力怎么保护家人。”

        

“那你的责任不是一般小,四大女天骄相伴压力可不小,对了时间也应该差不多,走不能误了吉时。”

        

而就在此时,万剑宗的传送突然亮起,两道身影同时出现,万天涯发现后赶了过来道。

        

“两位老友怎么有空来我这儿。”

        

“废话你这不是明知故问,我的孙女今天成亲,怎么我就不能来。”花傲阳有些不高兴道。

        

“这话说得对,玲珑可是我最杰出徒孙,不来怎么也说不过去是吧。”

        

“刚才的话是我说错,现在只差林风成那老家伙,走咱们也该去正堂了。”

        

当二人出现后,云岳在侧门时发现一个问题,三女都有长辈到,唯独千娇没有,这也是他意料不及的事。

        

正在他左在为难之际,又有传送阵亮起来,一位男子出现在万剑宗。

        

看着到处的喜庆,还好她师嫂叫他留意千娇,这丫头连他都不商量一下。

        

万剑宗的一个男子,赶紧跑去告诉自己的宗主,临洪渊一听这事他得亲自去一接。

        

刚出大堂就见到来人道:“林峰贤弟来得正及时,我还为这事不知怎么办,你到了我就放心了。”

        

一进大堂三老眉头一皱,万天涯开口道:“贤侄你师尊的人呢,为何只让你一个人前来。”

        

“回禀前辈家师不便前来,这才嘱托弟子必须来,毕竟是自已的女儿成亲,不到有些说不过去。”

        

万天涯征求了下两位老友才说道:“那好吧,在小辈成亲大事上,咱们就不分大小了,赶紧过来坐吧。”

        

临洪渊亲自来主持道:“吉时到,有请新郎新娘。”

        

云岳从侧门而出,四位新娘在四女眷的牵手下出现,将一条四头连红牵交给云岳,    牵着四女走到堂口前。

        

别人成亲是两人,而今他们是五人,拜堂也只能他在前四女在后。

        

“一拜天地。”

        

五人同时向着,转头向外一拜。

        

“二拜老堂。”

        

五人再一次,向着万天涯四人一拜。

        

“三夫妻对拜。”

        

云岳转过身,五人同时对着一拜。

        

“礼毕,新人送入洞房,酒宴开始。”

        

云岳牵着四女,早就为他准备为的洞房前,四女就被四女眷分开,各送入各自的新房。

        

这下他不知该进那间,正在为难之际,临玉拉着他道:“怎么不知道入那间,先不急走先去敬酒。”

        

云岳二人回到酒宴上,他开始第一桌桌的敬酒,那自然是万天涯他们。

        

“几位前壁我敬你们一杯。”

        

“小子挺有福气,不过你可得好好侍小柔。”万天涯喝下酒道。

        

“玲珑连宗门也不回,还好老夫发现得早,以后玲珑就交给你了。”说完一口将酒喝了下去。

        

轮到花傲阳时喝下酒道:“老天只有这么一个孙女,你如果欺负她我绝不答应。”

        

云岳现在最尴尬的是二师兄,想有话说但不知从何说起。

        

“你什么话也不用说,将千娇交给你我放心。”落林峰一口干下酒道。

        

“我云岳在此发誓,以后绝对善待她们,就如我的生命一般。”直接将酒喝下道。

        

“去吧。”万天涯摆手道。

        

云岳走到临洪渊夫妇一桌道:“我敬师尊师娘,和父母亲一杯,先干为尽。”

        

唐王不好开口,大半年前还是他带走自己女儿,还差点杀了他,这兜兜转转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转桌开始敬各位长老,随后走敬唐谨柔的师弟妹,却被临玉拉着猛敬酒干杯,一大群人可喝了不少。

        

这一闹就是到了半夜,自己成亲的日子,也不能逼出酒精,只好醉薰薰的来到洞房前。

        

临玉带着一群师兄弟们,一路跟随想看他进那间,会不会被拒之门外。

        

他现在是见门就想进门,不料房门关得死死,敲了半天只一句回应,今晚身体不便。

        

吃了一个闭门羹,惹得临玉等人只偷笑道:“来我们打个赌如何,我临玉认为下一间也进不去,敢不敢打赌十颗中品灵石,输了我全赔。”

        

他的师兄弟们不信,结果不出所料,临玉可赚了几百颗中品灵石。

        

他们就不信邪再来,下一个是他们的师姐,那绝对是进得去,不料竟又全输了。

        

轮到最后一门时,他们就不相那么倒霉,决定来大一点一人五十颗中品灵石。

        

临玉想了半天决定一赌,心中直喊千万别开,要不然他可输惨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