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内s尿H文&厨房喂奶乳HH

        

“远疆兄、安道兄,到底发生了什么?”

        

“端甫,此时没空与你细说……记得,小心杨慎……不,张养浩,小心那个张养浩,他很危险……”

        

“远疆兄……”

        

“先去正蒙书院……”

        

“驾!驾……”

        

终于,正蒙书院到了眼前。

        

“给我包围起来!拿下张养浩!”

        

“嘭”一声大响,兵士破门而入。

        

“张养浩人呢?!”

        

“……”

        

几个书生们喘着气,都有些疲惫。 

        

姚燧却还是迫不及待向周南、林叙问道:“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那张养浩必又是宋人细作李瑕,此子杀了简章,我们要为简章报仇……”

        

待周南将事情说了,姚燧、阎复皆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为何如此断定张养浩就是李瑕,此事会不会有误会?”

        

周南道:“又遇到一位俊才……这话听起来实在是,太过耳熟了。你说的那人就是李瑕不会错。”

        

林叙摇了摇头,叹道:“山坡羊……如此词句,我北方文士怕是无人能填出来,只有南面能培养出如此少年天才的词人。”

        

“好厉害。”姚燧却是喃喃着,拉了拉阎复的衣襟,问道:“子靖,你听到了吗?那首《临江仙》你听到了吗?‘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好厉害。未及弱冠,两首传世之作,他词才之高华雄浑,足已睥睨当世……”

        

阎复有些茫然,张了张嘴。

        

殷俊在这几个书生面前有些畏畏缩缩,又想结交对方,低声道:“他还给了我两句残句……”

        

“是什么?”姚燧已将手按在殷俊肩上。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子靖,你怎么看?”

        

“十二字勾勒一方天地,意象排列有序,简练到不能再减的地步,不是一般文人能做到的。”

        

“结构精巧,平仄有致,也不知后面他要如何填……若能点晴,又是传世名篇。”

        

殷俊道:“我也试填了后几句。”

        

“说来听听。”

        

“残叶远乡晚霞。名姬歌罢,无言独奏胡……”

        

“够了。”姚燧大为不悦,冷冷瞥了他一眼,“强行押韵,凭白毁了这句子。”

        

殷俊遂把嘴里的“笳”字收了回去,嚅嚅不敢再言。

        

姚燧也想试试填后面几句,但那十二字看似简单,他却发现以自己的词力竟是难以达到那样意境,始终是差了一点。

        

……

        

“端甫不必勉强了。张养浩、杨慎、马致远……李瑕,不论他名叫什么,他填起词来,沉雄豪迈,深邃哀壮,千古兴亡皆在胸臆;他做起事来,沉稳决断,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阎复低声说着,又道:“更可怕的是,他随便拿一首词出来,轻易可得安稳富贵,却如此糟践。由此,观其人志向……世有英雄将出啊。”

        

周南、林叙闻言心神一震,不愿承认那杀死挚友的凶手是什么“世有英雄将出”,默默无言。

        

姚燧道:“不是……他词才我五体投地,但他无官无职……”

        

“就是无官无职还能做出此等大事,才叫可怕……”

        

忽然,听得那边沈开大喝了一声。

        

“快!快去皮肉店,他就在那里!”

        

~~

        

皮肉店。

        

“问你几句话。”

        

李瑕拿了一串铜钱放在桌上。

        

只看他这一个动作,唤作“丽娘”的老妓看得有些痴了。

        

“你这样的小郎君要问话,一般都是把钱随手抛过来。”

        

李瑕于是拿起铜钱,递在丽娘面前,道:“可以说了?”

        

丽娘伸手接过钱,想摸摸他的手来吓一吓他,终是不敢,笑道:“小郎君就不怕奴家有病?何必伸手递来?”

        

“记得老归吗?他……”

        

“奴家收了你的钱,你想要吗?”

        

“不想。”

        

“为何?”

        

“对你没兴趣。”

        

丽娘苦笑,道:“奴家年轻时也是青楼里的美娇娘,还会些才艺,年老色衰了,才到这皮肉店来,只恨当年花销太大,未能攒下些钱。”

        

“你自己不规划,怪得了谁。”李瑕道:“记得老归吗?他四五十岁,脸上有大疤,大概这么高……四月六,大暴雨那天,可有来找你?”

        

“奴家这里进进出出的,岂能记得许多人?”

        

丽娘将那串铜银拆了,拿了几枚出来,剩下的又递了过来。

        

“茶水你虽不喝,钱却是要收的,问的事实在想不起,拿回去吧。”

        

李瑕看她是真不记得,也不接钱,转过身往外走去。

        

“等等,若是问脸上有大疤之人,小郎君要找的那人可是爱吹笛子?哦……是正经的笛子。”

        

“是。”

        

“是他……奴家不知他名叫什么,他有时过来,弄完了奴家之后,就让奴家教他吹笛子。”

        

“你教他吹的笛子?”

        

“是啊。”丽娘微微笑了笑,表情正常了些,叹道:“有几年了吧,他每到这来,只找我,因这里只有我会才艺,最开始他问我会不会唱吴曲,我说不会,随便给他吹了几曲,他最喜欢《胡笳十八拍》,让我教他,我说那是琴曲,笛子吹出来不好听,他说没关系。好在胡笳似笛……”

        

屋中无琴,她起身拿了一支笛子,吹了一会儿,曲调悲凉。

        

放下笛子后,丽娘又道:“等他学会了,再过来就是他吹着笛子,我给他唱,这歌说的是文姬归汉,那天我唱着唱着他便哭了,那样一个老汉,哭得伤心欲绝……”

        

“你怎么唱的?”

        

“唱给你听,要加钱的。”

        

李瑕又拿了一串钱放下。

        

丽娘多年不怎么练了,唱得很不好。

        

她声音很沙哑,想必是常饮劣酒坏了嗓子。

        

“无日无夜兮不思我乡土,禀气含生兮莫过我最苦。天灾国乱兮人无主,惟我薄命兮没戎虏……”

        

“故乡隔兮音尘绝,哭无声兮气将咽,一生辛苦缘离别。十拍悲深兮泪成血……”

        

李瑕并不听她唱完十八拍,抬起手止住歌声,问道:“四月六,发生了什么?”

        

“那天他没来。”

        

“没来?”

        

“我记得清楚,那日暴雨,没有客人。因此方才小郎君问时,我想不起他……”

        

“没来?”李瑕沉思着,又问道:“关于他,你还有什么印象?”

        

“还能有何印象?一个嫖客罢了。”丽娘笑道,“对了,他每次来,身上都有股香味,我鼻子灵,闻得出该是某种极名贵的熏香才是。”

        

“是什么?”

        

“那气味微甜,像是雨后的芳木花果,沁人心鼻……我以往在青楼也算见多识广,竟是未曾闻过这等熏香……”

        

两人又说了几句,忽然听一声喊。

        

“有人来了!”

        

林子急匆匆跑来,道:“我在楼上望到,是张家的人,二十余骑,马上就到。”

        

李瑕点点头,对丽娘道:“有人问,你据实说就行。”

        

说完,他才施施然然地转身走,边走边脱身上的儒裳。

        

穿过街巷,李瑕已能听到那边的马蹄声,却是拍了拍林子的肩,道:“慌什么?你越慌,越容易被路人指认。”

        

说罢,他随手一丢,将那一袭儒裳丢进小巷,仿佛没看到身后的疾驰而来的追兵。

        

隔着不过数十步距离,沈开一脚踹开皮肉店的大门冲进去。

        

“给我搜!”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