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艳岳&被多人玩的浪妇

        

霍时庭沉默了:“……”

        

叶北笙笑眯眯的:“霍九爷,若是你陪我去,苏家该说我仗势欺人了。”

        

“Y国贵族,我们仗势欺人?”霍时庭唇角溢出一丝轻笑,可想了想,这确实是苏家说得出来的话。

        

他点头:“也对,有道理,苏家……尤其是苏老夫人,喜欢在背后嚼舌根。”

        

叶北笙觉得霍时庭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苏家招待会,他就不用来了。

        

否则多破坏自己的形象啊!

        

更何况,她不想把霍时庭牵扯进来,进入京城那些人的视野当中,一个凌则,一个戴维斯家族,就已经威胁够大的了,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事,牵连到霍时庭。

        

看着叶北笙离开的背影,霍九爷漫不经心的停好车,然后下车。

        

他刚才那句话还没说完……

        

苏老夫人哭诉他们仗势欺人吗?那就欺给他们看!

        

…… 

        

记者招待会现场。

        

闪光灯和话筒对着苏谦与苏老夫人:“请问,叶小姐真的是苏家的亲生孩子吗?”

        

“苏谦先生五年前知道这件事吗?如果知道,这五年为什么没有接叶小姐回家?”

        

“叶小姐真的是明知真相,还利用舆论攻击苏家?经此之后,你们苏家还会不会要这个女儿?”

        

一个个问题砸来,苏谦早就想好了应对措施。

        

他想了想云怜云生,又想了想不听话的北笙。

        

眼眶发红,说话谦卑有礼,温声细语,仿佛真的是一个教养良好的贵族:“这件事,说来话长……”

        

苏谦半真半假的说着:“五年前,云生找到北笙的时候,为了给我一个惊喜,没有告诉我这件事,他将北笙接回家,安排了学校,每日都接她放学,培养感情。”

        

“但北笙不喜欢那个学校,任性不想去,便只能留在家中,云生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便给她请了家教……”

        

“北笙又不喜欢那位家教,家教临走之时不满的说了她两句,她便与家教发生了冲突,而后云怜上前,想劝北笙,却被北笙从楼上推了下去,导致昏迷……”

        

“云生也是太心疼云怜了,他好不容易救回云怜一条命,命令北笙与云怜道歉,没想到她不仅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告诉云生‘这个云家有我没她’……”

        

“当时在气头上的云生,便说了气话,说没有她这个妹妹,北笙负气之下一走了之,再也没回来过……”

        

苏谦叹了口气:“这便是全部的经过,当时的医生、家教,我全都询问过了,我有他们的证词。”

        

“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我的亲生女儿会是这样一个人!我不在乎她的成绩如何,但她对老师不敬,对姐妹狠毒,五年后的今天,还将她在苏家别墅的经历,说成是绑架……”

        

苏老夫人控制住了自己狰狞的表情,也哭道:“如果不是她差点害死云怜,云生怎么会命令她道歉?明明是她自己在胡闹,可现在却全都怪到我们头上……”

        

接着,一个又一个证人上台:“我是当年叶小姐的家教,叶小姐确实无法无天,刁难我,又欺负云怜小姐……”

        

“我是叶小姐学校的老师,当时苏少真的每天都来接叶小姐放学,叶小姐也一口一个哥哥的叫着……”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什么是脱氧核糖核酸(DNA)疫苗?

2021年10月6日 小羽 0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9月22日发表题为《什么是脱氧核糖核酸(DNA)疫苗?》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印度希望一种新的疫苗接种方法将能更好地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