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h粗暴/逍遥小神农

陈庆在平凉已经呆了八天,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百姓从各地赶来领取粮食,原本满满的大粮仓渐渐变得空旷起来。

        

这天下午,陈庆在城头上巡视,陶爽匆匆赶来,躬身行礼道:“将军,发放粮食卑职建议结束!”

        

“粮仓空了吗?”

        

“粮仓快空了是一方面,更重要是,从昨天开始,几乎都是重复领粮。”

        

“什么意思?”

        

“就是从昨天开始,来领粮食的百姓之前大部分都已经领过了,他们来领第二次,今天也是一样。”

        

“现在还剩多少?”

        

“还剩下七百余石。”

        

陈庆想了想道:“那剩下的粮食就分给各级官员和文吏吧!”

        

陶爽大喜,“多谢将军厚爱!”

        

陈庆又笑着对陶爽道:“好像还有一些布匹,你们也分了吧!”

        

“将军要走了吗?”

        

“我们这两天会收拾一下,可能很快就要离开了,希望陶长史能把后续的事情处理好。”

        

陶爽苦笑一声,后续的事情,就不是他的能控制了,一旦金兵杀回来,他们又该遭遇什么样的命运?

        

就在这时,城下传来一阵喧哗声,似乎有数千人在大喊。

        

陈庆看了陶爽一眼,陶爽连忙摇头,“下官也不知怎么回事?”

        

一名士兵指着前方道:“统领,声音似乎是从大街上传来。”

        

“看看去!”

        

陈庆下了城墙,也不骑马,步行向中轴大街而去…….

        

城门处聚集了数千民众,很多老人情绪激动,要求见宋军主将,早有士兵跑去报告了陈庆。

        

陈庆快步来到大街上,正在维持秩序的杨再兴上前苦笑道:“城内百姓听说我们要走了,情绪都很激动,他们希望宋军能留下来。”

        

这确实是比较头疼的事情,但又不得不面对。

        

陈庆心中叹了口气,来到百姓面前,摆摆手高声道:“各位父老乡亲,我就是宋军主将,大家有什么诉求直接对我说吧!”

        

终于见到了主将,上百名老人跪下,后面黑压压的数千人群也跟着跪下,众老人声泪俱下道:“将军给我们刚刚带来希望,怎么又忍心抛弃我们而去?”

        

这个大帽子太重了,自己可承担不起,陈庆无奈,只得高声解释道:“各位父老乡亲,我明白大家的心情,但我们有任务在身,大散关的激战还在进行,大宋的命运全系这次战争,我们责任重大,请大家理解。”

        

陈庆也没有办法,他也只能拿大局来压众人,仿佛宋朝的命运就拴在他身上,他不走,宋朝就完了。

        

众老人面面相觑,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让他们怎么坚持?

        

一名为首的老人高声道:“陈统领说得对,我们也应该以大局为主,只要宋军战胜金兵,迟早也会把金兵赶出去,我们就不要为难陈统领了。”

        

这时,两名老者上前道:“将军,我们城内也有一些青壮,与其整天东躲西藏,不如让他们加入宋军,驱逐鞑虏,恢复大宋江山,请将军无论如何成全我们的抗金决心。”

        

陈庆有些为难,他的军队要求很高,最起码也要会骑马,否则反而会拖累他们。

        

但这种话不好说,会伤大家的一份拳拳爱国之心,他只得换一种说法,“各位长者,和金兵作战伤亡很大,战死沙场是常事,恐怕最后只有极少数人能活着回来。”

        

“陈将军,只要是和金兵作战,战死沙场也是他们荣耀。”

        

陈庆无奈,只得回头对杨再兴道:“你挑选一下吧!只要会骑马,都可以收下。”

        

“卑职遵命!”

        

……….

        

新兵加入确实是个意想不到的事件,一共有八百多名青壮报名,最终挑选了五百四十名新兵,好在马匹和兵甲较多,很快便将新兵武装起来。

        

傍晚,杨元清率领军队返回了平凉府。

        

一名士兵飞奔来报,“启禀统领,杨副将他们回来了,在南城门!”

        

陈庆大喜,连忙骑马向南城门赶去。

        

南城门,从仙人关返回的一千骑兵浩浩荡荡进城,雪还在下,稀疏的雪片落地,被战马踩为烂泥。

        

陈庆笑着迎了上来,“各位一路辛苦了!”

        

众将连忙上前施礼,“参见统领!”

        

这次一起去仙人关,除了杨元清和王铎外,刘璀也一并跟了过去,他毕竟是刘瓒的兄弟,这个面子刘家要给。

        

陈庆让众人去休息,他和杨元清骑马并驾而行。

        

“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陈庆沉声问,他感觉众人的神情有些异常。

        

杨元清苦笑一声,“刘瓒还好说话,主要是刘都统,他批评统领不考虑大局。”

        

“什么意思?”

        

“就是说有好处不能只想到自己,要大家分,说我们不能忘记吴都统!”

        

陈庆笑了起来,“他还记着吴都统呢!然后呢?”

        

“然后布帛和战马他们全拿走了,战马给吴都统,布帛也是全军一起分配,其他还是留给我们。”

        

幸亏自己还留了一些战马,否则这次亏大了。

        

“那批白银呢?”这才是陈庆最关心的问题。

        

“白银留给我们,刘都统还是比较深明大义,他知道统领经略秦州需要用钱。”

        

陈庆一颗心放下,又笑问道:“那刘瓒岂不是很失望?”

        

“他是很失望,但也没有办法,他父亲是都统,他必须从命。”

        

陈庆其实也知道,平时宋军也只有基本粮草,像这种获得财富的机会极少。

        

而且吴阶,刘子羽,王彦这些都统都十分谨慎小心,唯恐被朝廷弹劾。

        

一般夺下了战利品也要上交,而战利品返回可能性几乎没有,像这一次偶然遇到好处,所有人都会想到自己的士兵,完全可以理解。

        

杨元清又取出一封信,递给陈庆,“这是刘都统给将军的。”

        

陈庆接过信,打开看了一遍,战利品就和杨元清说的一样,战马和布帛拿走了,二十万两白银留给他经略秦州。

        

陈庆也不是很在意,他又继续看下面的内容。

        

信中希望他为西军外围,参与大散关之战,这也是吴阶的意见,至于他和大散关之间的联系,可以通过仙人关中转。

        

陈庆沉吟片刻问道:“郑平之事,你告诉刘都统了吗?”

        

杨元清迟疑一下道:“卑职说了,卑职只是想告诉他,统领并没有脱离战场。”

        

“统领,说这件事不妥吗?”杨元清又问道。

        

陈庆摇摇头道:“刘都统和吴都统都没有问题,其实我是有点担心傅选,准确说是有点担心傅墨山,傅墨山和我还有郑胖子都有仇,我担心他会借刀杀人。”

        

杨元清满脸惊骇,“他不会做这种事情吧!”

        

“那个人脑袋被驴踢过,做事不知轻重,不管后果,哎!但愿是我多虑了。”

        

杨元清心中就像放了一块大石头,变得沉甸甸的。

        

………..

        

次日天还没有亮,陈庆整理军队准备出发了。

        

他们阵亡两百余人,受伤的三百伤兵又送去了大散关,但他又从平凉府补充了五百新兵,使总兵力又恢复为两千五百人。

        

晨雾蒙蒙,两千五百骑兵在陈庆率领下奔出了南城门,向南方疾奔而去。………

        

渭河南岸已经覆盖了厚厚一层冰,数千协从军喊着号子,拉着一艘大船在雪地上缓缓移动,后面还有十几艘大船在雪地上行走。

        

完颜兀术占领和尚原后,认为补给大营太远,补给很不方便,便决定将渭北大营南迁三十里。

        

渭北大营占地极大,物资堆积如山,要迁徙大营谈何容易。

        

谋士范拱便想了一个办法,利用渭水上的大船作为搬运工具,让士兵在雪地上拉拽大船前进。

        

这个浩大的运输工程自然落在汉人仆从军身上,完颜兀术投入五万汉人仆从军,动用十五艘三千石的大船参与搬运。

        

郑平和的两千青壮手下已被强制转为仆从军,被编为仆从军第四军第六营,郑平依旧出任统领。

        

他这个统领和宋军的统领完全不是一回事,只是一个临时头衔,和官职没有半点关系。

        

“他奶奶的,你们这帮蠢货是不是没有吃饱饭,给老子用力拉!”

        

郑平这几天总被女真人歧视,他窝了一肚子火,骑在马上大声叫骂。

        

数千士兵一起奋力叫喊,满载粮食的大船在雪地上缓缓移动。

        

虽然船速很慢,但比起其他大船还是快了很多,郑平在海边长大,有经验,他找了数十根滚圆的木头垫在船下方,使船在木头上滚动,速度快了很多。

        

他们原本排在第十二位,现在已经排到第三位了,眼要又要将前面一艘大船超过。

        

这一幕连完颜兀术都注意到了,亲自来路上视察,他很快就发现了端倪,这艘大船下面居然垫着滚木,还有数十名士兵专门负责更换滚木,难怪比别人的船只快。

        

完颜兀术马鞭一指郑平,“把那个汉将召来见我!”

0

更多精彩

疯狂的撞击H/校园野战h

2021年10月6日 小羽 0

徐怀自幼就在桐柏山里浑浑噩噩长大,恢复神智之后,要说当世的亲孺之情,他从内心深处更认可自己是徐氏子弟。     &nb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