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搐灌满白浊H/高H肉湿

     

眼前几人复杂的神色没有引起清则真人的注意,这位金丹真人,在讲起这件事的时候,脸上居然泛起淡淡的潮红,神色振奋,显然对于这位东行杀魔的元后修士的行为有着极高的尊崇。

        

见此,一渡真君和梧歌圣女脸上的神色更加复杂了,原来东陆的修士都是这般好战的吗?

        

灵初恍若未觉,神情淡然而镇定,甚至还颇为配合的点了点头。

        

“此事确实足够轰动,魔族没有动静吗?”

        

清则真人被这么一问,倒是回过神来,察觉自己的失态,微微轻咳了两声,记起来眼前也有一位元后修士在看着呢,顿时收敛心神回答,“此处地处东陆中部,与魔族相隔甚远,倒是不曾听闻有魔族进犯,不过,前一段时间,倒是听来自边境要塞的道友说过,与魔族接壤的边境之处,魔族倒是活跃了几分,但是,那里有着天堑不可逾越,魔族就算想要侵犯,也难以跨越。”

        

灵初自然知晓清则真人口中所言的天堑是什么,那道不测之渊,万年无人横跨,隔绝了修真界和魔族佛门。

        

“可还有什么大事?”灵初更想要知道的,是有关于三清道宗的事情。

        

仿佛听到了灵初内心的想法一般,接下来清则真人倒真是开始讲起了五大仙门的事情,当然,东陆能够讲的,十有八九亦是五大宗门。

        

讲完浮游宫,接着是其他宗门。

        

“赤阳道宗没有什么大事,平平无奇,不过听说赤阳道宗的大弟子近些年正在准备突破元婴,说起这个,便不得不说三清道宗了,三清道宗的真传大弟子,太枢真人,不,现在应当称为太枢真君,二十年前,年仅九十六岁,不足百岁,就成功结成元婴!不到百岁的元婴真君啊!近千年来,这位三清道宗的大弟子,足以排入前三!当时,可是震惊了整个东陆修真界!也就是后来,浮游宫那位真君东行之事,才稍稍转移了这件事的热度。” 

        

讲到这里,清则真人有些感慨,又有些羡慕,对方不足百岁结婴,他呢,不足百岁结丹。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竟是如此之大,实在是令清则真人心境起伏不定。

        

清则真人心绪起伏不定,灵初几人亦是心潮起伏。

        

灵初和詹台明月倒是单纯的欣喜,三清道宗的大弟子,那不就是司白师兄吗?平日里大家都称呼其为大师兄,倒是少有人称呼其道号太枢。

        

不足百岁结婴,灵初欣喜之余,又莫名有些心虚气短,好像,他们二人都是仙品灵根?

        

自己九十岁,才刚刚金丹中期,司白师兄,不到一百岁就结婴了。

        

而詹台明月,欣喜之余则是感慨,自己离开东陆许久,没有想到,宗门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沧海桑田,即使在修真界,时间亦是无情的很。

        

至于一渡真君和梧歌圣女,则是将东陆修真界的实力再次往上提了提,只是一个弟子,居然就这般出众,宗门的底蕴,想来会更加可怕。

        

一渡真君眯了眯眼,越发觉得来东陆外交,是一件不简单的差事。

        

“余下的几个宗门,剑斋的执剑弟子十年前也换了人,是被一位金丹中期的弟子夺得了执剑人的位子,这在剑斋那群剑修里,倒是少见。”

        

剑斋的执剑弟子,就相当于三清道宗的真传大弟子。

        

“千机阁,一如既往地神秘,有什么事,我们这些散修也不会知晓。”

        

这倒是,千机阁弟子不多,又行事低调神秘,一向没有什么消息外传。

        

“散修里面,近些年倒是出现了一些出类拔萃的修士,比如说,在那深海魔眼之中幸存的那位金丹修士,似乎酷爱比斗,专挑那些穷凶极恶的修士下手,我曾远远见过一眼,杀意满身,还有一位神秘莫测的女散修,亦是金丹境界,竟然能够御使妖兽和毒物,手段诡异残忍,在散修之中,算是年轻一辈的出众人物。”

        

“还有就是,散修之中,又新晋了一位元婴真君,名唤池湖真君,来历神秘,结婴之前默默无闻,结婴之后,倒是名声大噪。”

        

清则真人说的很是详细,也确实说了不少灵初等人想要听的消息,灵初关注的,是三清道宗有无大事,无甚大事便好。

        

一渡真君和梧歌圣女,听得是东陆的形势和实力,越多越好。

        

詹台明月则是想要多多补充这几十年的空白,无所谓什么。

        

问完大概事情,灵初终于问出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道友,可否告知我等,此处是何处啊?”

        

此问一出,清则真人瞬间就意识到了问题,这里是哪里?

        

若是对方是在此处避世隐居,即使过去了几十年,也不应该不知晓这里是哪里,会问这个问题,唯一能够说明的问题,就是对方不是自主来到这里的。

        

也就是说,刚刚那个巨大的动静,或许是传送法阵!

        

清则真人瞬间提高了警惕,目光在几人身上的衣物和装扮停留了片刻,心底的怀疑越发浓厚,他便说,这几人之中,有好几个的服饰,明显风格与东陆修真界有所差异。

        

莫非,对方是异族的细作?

        

妖族?魔族?

        

一时间,清则真人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之前提到过的魔族,最近这几十年,似乎东陆唯一有接触和摩擦的,就是魔族了。

        

而且,刚刚提起浮游宫真君斩杀魔族的时候,眼前几人的神色似乎都有些不对劲。

        

越发细想下去,清则真人脸上的神情就越发镇定,心脏却在一瞬间剧烈的跳动了两下。

        

自己恐怕危矣!

        

但还是想要先稳住对方,至少看样子,对方似乎没有要暴露身份的意思,迟疑了片刻,回道,“此处是黎国,位处中洲与九鸣洲的交界之处。”

        

灵初不知道对方脸上的神色变化这么多是为何,在脑海里回想了一遍东陆的舆图,心中大致有了底后,笑道,“多谢道友,不知三清道宗该往东行还是西行?”

        

“三清道宗?”清则真人愣了,魔族的话,不是应该问浮游宫吗?也对,或许是掩人耳目,清则真人咽了口口水,挣扎了一下,还是不敢在元后修士面前撒谎,开口道,“东行便可,不知道友和前辈去三清道宗是?”

        

灵初弯眸一笑,拿出三清道宗的弟子令牌,声音轻松愉悦,神色欢快,“我和师姐是三清道宗的弟子,问三清道宗该往哪里走,自然是回家呀。”

        

透着浓郁灵气的令牌莹润剔透,仙山缥缈巍峨,三清二字威严清隽。

        

三清道宗弟子?

        

清则真人再次愣住了,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有些莫名的……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