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苞待宠/他忍不住挺H

       

凝视着父母的相片,叶辰心中感慨万千,他忍不住轻声说道:“爸,儿子现在已经是叶家的家主了,当年若是爷爷早些将家主之位传给您,想来您和妈妈也不会背井离乡前往金陵,更不会招来杀身之祸……”

        

“爸妈,您二位请放心,儿子一定会找到当年杀害您二位的凶手,为您二位报仇雪恨!”

        

说到这,叶辰看向遗像里,父亲英俊的面庞,哽咽道:“爸……我知道您当年一直想将叶家发扬光大、让叶家屹立世界之巅,如今,儿子已经决定扛起您当年的旗帜,终有一日,定会让叶家成为这世界上最顶尖的家族!”

        

说完,叶辰又看向妈妈的遗像,惭愧的说道:“妈……他们都劝我应该去见见外公外婆,我相信您肯定也希望我去看看他们,只是我与外公外婆确实鲜有交集,而且现在您也不在了,我实在不知该如何去面对他们二老,所以这件事暂时可能还没办法实现,还请您能原谅……”

        

随后,叶辰俯身下去,在父母的墓碑前磕了三个头。

        

紧接着,他又道:“爸、妈,儿子今天多陪陪您二位,明天我可能就要返回金陵了,眼下儿子还没有做好公开身份的准备,不宜久留燕京,不过以后我也会经常抽时间过来看你们的……”

        

说罢,叶辰又道:“待将来儿子正式向全世界公开身份的时候,儿子一定带着您二位的儿媳妇一起过来,也让您二位看看儿子的另一半、让您二位更放心。”

        

话说至此,叶辰心中惆怅不已,眼泪也无声的滑落。

        

随后的几个小时时间里,叶辰没再说话,只是默默的长跪于父母灵前,一言不发。

        

叶家人只能从下面看到他的一个背影,谁都不知道,这个刚刚收服了万龙殿,又凭一己之力,彻底改变北欧皇室格局的男人,已经在父母坟前泪流满面。

        

数个小时之后,大部分叶家旁系成员,都一路跪拜到了山上的牌楼下面。 

        

眼见一众叶家嫡亲也跪在这里,一个个都有些目瞪口呆。

        

还没等他们搞明白为什么叶家嫡系成员也跪了一地,他们便被万龙殿的将士呵斥着纷纷又跪了下来。

        

随着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叶陵山牌楼下面几乎跪满了人。

        

此时,天色渐晚,金色的夕阳铺洒在整个叶陵山上,让叶陵山上这些汉白玉雕刻的墓碑显得格外夺目。

        

天边夕阳映上叶辰的背影,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等待着他的下一步指令。

        

只是,这个背影跪在那里,已经几个小时一动不动,仿若一尊雕刻。

        

就在天边映起火红的火烧云时,叶辰缓缓起身,回过头来,眼看叶家人跪了一片,缓缓从陵墓中走了下来。

        

叶家核心成员,以及旁系成员都将目光看向他,绝大多数人都表现的十分忐忑,唯有叶忠全、叶长秀的表情中带着十足的期待。

        

叶辰来到众人面前站定,环视一周,冷声说道:“从今日起,叶家祭祖仪式从每十二年一次,改为每年一次!形式可以一切从简,但所有人,必须再清明节当天亲自来叶陵山祭拜先祖,任何人不得缺席!”

        

“除此之外,所有叶家旁系成员,每隔三个月都要来燕京开一次述职会议,向主家详细汇报过去三个月的经营情况,同样不允许任何人缺席!都听明白了吗?!”

        

在叶辰看来,叶家这些旁系藩王,每十二年才过来朝拜一次,这个频率实在是太低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对叶家根本谈不上什么忠诚度,叶家对他们也没有实际的掌控力。

        

不过,从现在起,这一切必须进行彻底的改变。

        

让他们每年来祭祖、每三个月来述职,就是要加强叶家这个主家对他们的把控。

        

如果把叶家比作一个封建王朝,叶辰现在要做的,就是增强中央集权、弱化地方分权,把这帮散落各地的藩王,死死的握在手中!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