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在沙发上h_病娇有车慎入

        

“那这件事……”

        

“我不插手,不让你为难!”

        

夏如槿笑眯眯的,顿时变得很好说话。

        

毕竟这人明确的表示弃暗投明,她也不能让他难做。

        

“???”

        

这次轮到猎鹰疑惑了。

        

不是刚刚才说了,要接吗?

        

一头雾水看着夏如槿,见她没有解释的意思,视线转向一旁的宋一心,他这段时间的直属上司。

        

然后就看见,宋一心满脸不岔的看着夏如槿,心里顿时明了。

        

就,腹黑是真的腹黑,左寒说的也不全假。

        

“是黎夫人亲自前来的,也就是阮家的阮心薇小姐,现在请她上来吗?”他恭敬的语气,这次是对着宋一心开口的。 

        

宋一心微拧了下眉,转头看着夏如槿,“你走不走?”

        

夏如槿眉梢微挑,“怎么?”

        

“不是不想曝光身份吗?阮家人没那么好骗。”

        

“……”

        

夏如槿扁了扁嘴,不以为然。

        

阮家人确实不好骗,但这不代表,阮心薇有脑子。

        

想是这么想,但见猎鹰下去请人,她犹豫了片刻,还是默默的往最里间包厢走去。

        

三楼靠窗包厢。

        

二人相对而坐。

        

女孩子面容姣好,姿态慵懒矜贵,浑身上下散发着高不可攀的气势,跟年龄无关,像是与生俱来的高贵和优雅,让人自行惭秽,不敢直视。

        

阮心薇坐在对面,手指紧紧捏着茶杯,悄悄瞥了宋一心好几眼。

        

忍不住试探性的询问,“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宋一心抬眸,轻轻浅浅的视线在她脸上扫过。

        

阮心薇只感觉全身僵住,巨大的威压落下,让她大气都不敢出,想解释两句,但又生生不敢开口,总感觉出口就是错。

        

“你是疏密阁的第一位客人。”

        

宋一心在脑子里飞速搜寻了一下,确定没见过这人,才慢悠悠的甩出这个回答。

        

这句话,也成功提醒了阮心薇,让她意识到自己是来求帮助的,干笑两声,“不好意思,我最近精神状态不好,可能是看错了。”

        

宋一心点点头,表示理解,“大致情况我了解了,能重点介绍一下你请的那位高人吗?”

        

阮心薇一愣,顿时激动,“你想说跟那个人有关?”

        

宋一心冷漠,“不清楚。”

        

阮心薇满脸激动,被她这句轻描淡写的话,直接灭了气焰。

        

她拧眉犹豫,垂眸陷入了思考。

        

宋一心淡淡的眸光瞥了她一眼,优雅起身,嗓音淡漠平静,“既然不能坦诚,这个单子我们也没必要接。猎鹰,送客。”

        

猎鹰就候在包厢门口。

        

一方面是尽责,一方面也是真的好奇。

        

听到这吩咐,直接闪身进包厢,冲着阮心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阮心薇见状,也慌了,忙站起来着急解释,“不是不能坦诚,是我确定这些事跟他没关系,所以不用介绍他!”

        

宋一心脚步顿住,微微侧头,“你怎么知道跟他没关系?”

        

阮心薇认真,“他是站在我这边的,我确定!”

        

“为什么确定?”

        

“……”

        

宋一心冷漠淡然的态度,让阮心薇心慌。

        

这女孩子够绝情,够冷漠,不要钱也不在乎关系,如果她今天不老实交代,或许下次再也进不来了。

        

更别说帮助。

        

在她权衡利弊的时候,宋一心丧失了耐心,抬脚往里面包厢走去。

        

阮心薇着急出声,“他说是受小妹所托,来帮助我的,还让我不能向任何人提起他的存在!”

        

所以,在宋一心一针见血的说出这人时,她第一反应就否定。

        

妹妹素来妥当,所托之人一定不会有问题。

        

宋一心,“???”

        

坐在里面包厢的夏如槿,“???”

        

她小妹?

        

那就是她妈?

        

她妈都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托人来帮助她?

        

宋一心像是察觉到了她心里的疑惑,于是直接开口问道。

        

阮心薇轻叹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失落,“小妹确实去世了,但是,我总觉得她很蹊跷……”

        

比如夏如槿性情大变,突然拥有一身让人惊羡的能力。

        

比如夏彦淮痊愈,夏家突然转运。

        

还比如,阮家上次遭到的一连串横祸。

        

从那个人的嘴里说出来,似乎一切都跟阮心婉脱不了干系。所以她相信,就算她去世了,还有某些作用,能影响到阮家人。

        

宋一心听到这些毫无逻辑的说辞,表情一言难尽。

        

她转头,视线不动声色的扫过里面包厢门,敛住了鄙夷的光,“所以你就确定,那人是你妹妹的人,可以相信他?”

        

阮心薇肯定,“当然!”

        

“据我所知,你不太喜欢夏如槿,也不喜欢夏如槿的母亲。觉得她们都是家族的耻辱,那为什么这么相信她?”

        

“……”

        

宋一心这话,让阮心薇愣住。

        

默了片刻,疑惑的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夏如槿?”

        

宋一心扯了扯唇角,“阮家不愿跟夏家扯上关系,不喜夏如槿,这又不是什么秘密。”

        

阮心薇冷嗤,“阮家先前确实讨厌夏如槿。”

        

宋一心挑眉,“现在不讨厌?”

        

阮心薇挎着脸,没回答,只是冷漠应声,“谁知道?总之我讨厌。”

        

宋一心认真的认可了她,“我也讨厌。”

        

阮心薇,“……”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子,在确定这话的真实性。

        

阮家和黎家在帝都的身份地位都不低,结识过不少上流社会的达官显贵,对于揣测人心有一套独家见解。

        

但即便如此,阮心薇都看不穿面前这女孩子的情绪。

        

然而现在,竟然从她话里听出喜好。

        

讨厌夏如槿?

        

看着她沉着小脸,漂亮的眸子冷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她相信了。

        

“是吧?那死丫头,可能是机缘巧合,得到了小妹的帮助!学了点歪门邪道的东西,就迫不及待出来耀武扬威!阮家那群人被她骗的团团转,我可没那么蠢!”

        

“……”

        

宋一心看着她的眼神更一言难尽了。

        

如果可以,她想明确的告诉她,她确实挺蠢的。

        

抿唇犹豫了片刻,将话咽了回去,询问道,“你觉得她现在的转变,是因为你妹妹?”

        

阮心薇笃定点头,“对!”

        

宋一心又问,“你觉得你们黎家有难,你妹妹就托人来帮你了?”

        

阮心薇点头,“当然!我跟妹妹当年感情挺好!”

        

宋一心勾唇,笑容浅浅,声音淡嘲,“你讨厌她女儿,她心疼自己女儿,那你凭什么认为,她会抛开亲生女儿的感受来帮你?”

        

阮心薇,“……”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