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之翁熄系列&主人跪h

        

“前边右转。”

        

静悄悄的走廊传来带有回响的脚步声,鲜红污浊了雪白的墙面,顶着头前忽明忽暗的节能灯的亮光、及时不时会从身边的房间里闪过的黑影,失落的氛围便已悄然布置完成。

        

“哒哒..”

        

恍惚似乎听见背后传来有其他人的脚步,始终紧跟着尤琦的心腹二人组里的一个便回头向后望去,可除了萧条空旷的走廊以外,并未发现有其他的异状。

        

“快点啊,不等你了!”

        

正当他感觉到奇怪的时候,同伴的呼喊已经从前边传来。

        

他转过头来一看,发现因为自己回头查看的动作,尤琦与同伴已经跑得老远,转过了拐角。

        

像在这种地方是没法不谨慎与疑神疑鬼的。

        

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在身边出现,与队伍脱节就是一个最明显也不过的将要领便当的信号,必须得要赶紧回归阵营才行。

        

“来了,等等我!”

        

他朝着前边喊了一句。

        

跟着扭过头来再次确定身后的安全没有受到威胁,紧跑几步往前边追,渡过拐弯,看到前方两人忽左忽右的背影,内心顿然觉得安稳了许多。

        

“真是,我在瞎担心什么?”

        

他嘲弄的问自己刚才为什么会那么疑神疑鬼的,明明什么也没有发生,觉得因为心理太过敏感就被吓了个半死的自己难免有些可笑。

        

如果把这一切比喻为一场游戏的话,那么现在自己已经追到了,即便没有跟他们并排也是处在安全的范围之内,可以尽管放慢步伐,大摇大摆的走了。

        

“砰!”

        

就在这时,走廊里本来就不太好使的灯突然彻底灭掉了。

        

“好家伙..”

        

跟他关系非常要好的那名同伴此时已经渡过了陷阱区,跳到对面的安全区域,打算要回过头来好好羞辱他一番,却是刚好看到有道偷偷摸摸的身影从被他的背后且藏且近,赶忙改口提醒他道:“小心背后!”

        

他们都是配合很久的搭档了。

        

前者腔调尚未完全落地,后者便已经反应过来他是在提醒自己,果断将手探进胸前内兜,动作行云流水的抽枪转身射击!

        

“砰!”

        

第一枪打空了,子弹偏移目标很远,射进了大理石的瓷砖地面,可却也足够达到震慑黑影的地步,让她的动作受到影响。

        

“李月儿!”

        

就是这么个短暂的空档,足矣让尤琦转过身来看清楚她的真面目,让前者掏出枪来,让后者有更多的时间去调整枪头的角度。

        

“切!”

        

尽管偷袭的功亏一篑令小月有些气出了声,甚至在被枪瞄准的那一刻她都以为自己已经玩完了,可是对方居然会自己把子弹给打空也是给了她很大的机会。

        

如果不是心里边特别害怕的话,手是不可能会抖到那种程度的。

        

战局瞬息万变!

        

能够跟在周逸寒的身边学习,她成长的就不会光有操控元灵的水平,贴身肉搏同样也是训练里不可或缺的一环,使用三招两式便轻松化解了后者企图逃遁的动作,夺过了他肩头的背包,顺便再送一记肘击给他!

        

“喔!”

        

后者被打翻在地,手里头的枪也拿不稳了。

        

就在他以为自己这条命今天算是交代在这里的时候,小月居然提着抢来的背包转身跑了?

        

“这..”

        

别说是他没有想到,就连置身局外的尤琦他们两个都没有看懂她这波是一个什么操作,把人打倒、枪打掉、结果就仅仅只是为了抢一个背包?

        

那包里边装的什么大家都非常的清楚。

        

所以他们即使有枪在手也根本不敢胡乱的去开,眼睁睁的看着小月逃过了拐角,才匆匆跑回来将后者给扶起,然后三个人一起朝着她跑的方向追去。

        

开什么玩笑!

        

我们明明没有发现她呀!

        

她特意跑出来抢我们的背包到底是图个啥呀!

        

就在跑着追赶她的时候,很多诸如之类的问题便一个接一个的涌进脑海,叫尤琦等人实在是想不出有哪种解释能够支持她的这种行为逻辑模式。

        

玩碰瓷吗?

        

就算从表面来看,现在抢到炸弹的局势要对你更有利些,可你特么就根本不应该知道我们的手里边有炸弹呐!

        

“老大,她进房了!”

        

看见她火急火燎的逃进某间房,尤琦的内心就隐隐感觉到了有些不太正常,赶忙就开始算那是哪间房、里边是什么样子的、都有安装过哪些陷阱与机关。

        

“砰!”

        

等到实际冲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他也差不多算清楚了,放任前者狠狠一脚将落了锁的门给踹开,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一间私人、高端阅读图书室的样子,说明自己并没有记错。

        

“人呢?”

        

从门前往里边看过去是并没有发现小月藏匿的踪影的,就在他还在考虑是否应该进去的时候,性格火爆的前者已经闯了进去,他拦都没能拦住。

        

“老大,没有啊!”

        

跟他相比相对还算冷静的两个人站在门口那里,看着他搜遍了房间里的柜子与桌底这些能够藏人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先他们一步跑进来的小月。

        

按理来说,亲眼看到她跑进来的是己方的三个人,不可能会翻成这样还找不到人才对。

        

除非是房间里还有另外的一条通道..

        

果然

        

他们才刚刚想到这里便听见前者在里边喊道:“哎你们快来,这有条通道!”

        

闻言,二人火速跑进门,循声往他所处的地方跑,发觉在房间的东与南相接的那个角落的书架,底端是可以打开的,有条隐秘的隧道不知道是通向哪里。

        

“老大?”

        

后者用询问的语气看向了尤琦。

        

从他的脸色就可以看出来,他也并不知道房间里边还有这样的一条隐秘通道,可那就更奇怪了,连他尤琦都不知道的事,你李月儿一个外来的客人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我们进去!”

        

沉思了良久后,尤琦决定带着他们进去一探究竟,以他对绯夜迷宫机关陷阱分布的了解,如果说李月儿都能够进去的话,他也没什么不敢进去的。

        

说时迟

        

那时快

        

都已经决定好了他就再不迟疑,粗鲁的一把推开前者后,就抢先低头弯腰钻进了通道,里边比想象的要宽敞的多,也不似预料的会是黑漆漆的一片。

        

堆砌墙壁所使用的石料,是从古堡前往迷宫入口的那条通道所使用的黑石。

        

数盏蝙蝠外表的夜灯固定在墙壁的表面,形成了一条前进的通道延伸向深处,忽然有股充斥着地底冰凉刺骨感觉的阴风从面前吹来,耳畔就似乎可以听到成百上千人痛苦、绝望的哀嚎!

        

“老大,我们确定要进去吧?”

        

此等渗人的景象把随后跟进来的两人都给吓坏了,不由得生出了就此撤退的念头,炸弹丢了就丢了,大不了找个借口重新回去取就是了,可要是因此再把命给丢了就非常的不值了。

        

很久,尤琦都没有给出什么准确的表示,脚步既不往前也不后退,似乎也在犹豫,像这条通道连接的地方如此可怕,李月儿或许是被逼的走投无路才只能往里走的,可自己却还有其他的选择机会。

        

“咣!”

        

就在这时,身后通道的门突然被人给重重的关闭,光芒瞬间就变暗了许多。

        

“怎么回事?”

        

前者与后者见状不明旧理,企图冲过去从内部用蛮力将门给打开,结果却不慎触碰到了某种东西的开关,听到很清脆的一声机械运作的响动!

        

“我知道了!”

        

同样也是拜这声响所赐,终于是让尤琦想起了身处的是在什么地方。

        

“藏门——我还以为通往这该死地方的路早就已经被堵死了,没想到城主居然还留着这样一条隐秘的进处!”

        

听到他所说的话,两名心腹的脸色顿然就白了,身为天熄城的一员,他们简直太清楚也不过【藏门】是个什么好地方了!

        

相传吞食同类就可以得到超能力。

        

红披风城主以此为准则,号召了许多偏爱这口的人聚集在一起创立了天熄城,共同达成羽化正果,即修成他们所谓的拥有超能力的尸仙的境界。

        

然而修习此道者变化是有的,成就尸仙的却没有,常年累月的不得寸果更是使得其中的一批人心浮气躁、神志癫狂、最后竟是生出了要吞食身边共研此道的同道来加快修习的进度的念头!

        

他们这批人便是绯夜迷宫里诸般怪物的前身。

        

当时的天熄城还并未有建立起绯夜迷宫这么个收容所,出现了像他们这种怪物以后,为了要保护其他的居民,解决的方法都是要将他们给处死。

        

而行刑的地点就是这个藏门,取这个名字的缘由是因为【藏】同【葬】谐音,都是同修一门的道友,就算他们走错了路也给后人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经验,死后也理应该受到安葬。

        

然而,打从绯夜迷宫开始收容失去理智的怪物起,此处就已经被封存好久都没有再用过了,所以尤琦才会说以为通往这里的路都已经被封死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