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公与憩小说&小妾侍妾h

“十娘是被陆铖泽陷害的,她和两位皇子遇害案没有关系。”

        

“这些废话不用说了。”岳无逸摆了摆手,“我当然知道她和两位皇子遇害没有关系,两位皇子又不是吃了糕点被毒死的,他们两是遣散了周围伺候的宫女太监,说要和兄弟谈心,结果纷纷落入御花园雁池溺水而亡,御医检查过两位皇子的尸体,并无中毒亦或者受暗器所伤的迹象。”

        

没想到最近闹得沸沸扬扬,抓了那么多人的案件,竟是因为两位皇子落水造成的。

        

既然是落水,那抓那么多人做什么?

        

难道还能是那么多人谋划好了,让人进去把两位皇子推进雁池的?

        

“皇宫里的争权夺利,不单单在朝堂,也不单单在后宫,不是你们这些市井妇人能想得明白的,这不过是多方在借此事角力,排除异己罢了。”岳无逸心里也憋了一堆的话,再宫里、在家里,他都没有人能倾述。

        

当然,他也不觉得莺歌是那个可以交心的人,但他知道,现在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或者说难听点,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他又何尝不想在这混乱的局势里插一脚,这莺歌找他是为了救十娘,她们只能通过他去找在深宫里的廖仙儿。

        

廖仙儿这一个女人,用得好,是绝对能帮他打翻身仗的。

        

若十娘死了,短期看起来廖仙儿能用的人就只有他了,但廖仙儿可不是什么笨蛋,也会找别的帮手。

        

男人们争功起来,手段也不乏多让,与其到时候去和别的人争夺廖仙儿的信任,还不如救下十娘,十娘和莺歌对于廖仙儿来说是不一样的。 

        

感情不可靠,恩情也会消磨掉,但在利益一致的情况下,前两者就是最好的纽带了。

        

所以他必须给莺歌透露一些宫中的情况,让她知道他在宫里也很不容易,帮她们更是冒着极大的风险。

        

“那你现在陷入了这一场角力的风波了么?”莺歌平日里讨厌男人达到了极致,但关键时刻,她的脑子还是分得清主次的,也能抓住重点。

        

“没有,我回京时间不长,前期是为了观望,怕跟错了人,站错了队,所以我想着当一个纯臣,只对皇帝陛下效忠总是不会错的,所以对于任何势力的拉拢,我都没回应。”

        

岳无逸知道,要让对方说出来十娘的秘密,他也得坦诚一点,“另外我也得感谢得胜候府现在颓势的状态,那些拉拢我的人,其实也不是那么看重我一个失势侯府不得宠之人。”

        

这话,让莺歌放了心,虽说他不得势,现在还就他这样的人安全,用起来也放心。

        

“陆铖泽要害十娘,是基于私人恩怨,因为……”莺歌不确定的观察着岳无逸的表情,在确定他除了好奇,没有别的歪念,才道,“因为十娘长得像陆铖泽前妻柳茹月。”

        

“前妻?陆铖泽在娶右相爱女之前,成过亲?”岳无逸惊呆了,他也在宫中见过还在翰林当值的陆铖泽,他不觉得那样窝囊软弱的男人有这样的胆子欺骗右相。

        

“而且,你们怎么知道陆铖泽觉得十娘像他前妻的?陆铖泽会对外说?”岳无逸很快又发现了问题,质疑的看着莺歌。

        

反正都说了,莺歌闭了闭眼,再睁眼已经没了任何顾虑,“十娘就是陆铖泽的娘子柳茹月。”

        

岳无逸听糊涂了,“可,十娘不是陆铖泽的娘子么,他已另娶,她也另嫁,陆铖泽何必害她?而十娘又何必改名换姓,在陆铖泽跟前装不认识?”

        

莺歌恨得牙痒痒,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薄情寡义的男人,十娘的遭遇让她感同身受,“陆铖泽为了娶右相爱女,隐瞒已有妻儿的事实在京取了沈曼青,私下里又让远在家乡的母亲和弟弟帮着杀妻儿。”

        

这消息,震惊得岳无逸都傻了眼,要说想要往上爬的心,他也是有的,但杀妻儿换取荣华富贵这样狼心狗肺的事情,他也是做不出来的。

        

真想不到,陆铖泽那家伙,吃软饭的软弱表现下,竟是这么一个狠人。

        

“陆铖泽母亲黄氏和弟弟陆铖康,佯装受到的信是让他们全家进京团聚的,路上,他们把十娘投入了吴江。”莺歌就像亲眼看到了十娘的悲惨遭遇,泪流满面的说道,“还好老天爷也看不惯陆铖泽,没收了十娘的性命,让她从江里爬出来了,若不是还要找孩子,十娘早就去告御状了。”

        

吴江?

        

岳无逸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十娘的模样,她蓬头垢面,满身尽是污泥,就一张脸善算能看,狼狈得比那些逃难的流民看着还惨,莫非那时候,她是刚从吴江爬起来?

        

“那,苏子曜是?”

        

没有人比岳无逸更清楚苏子曜的来由,要说认识十娘,他比莺歌还更早。

        

十娘被投入吴江,那后面那个在林子里找到的被毒蛇咬死的妇人身边的孩子,真就那么巧是十娘的儿子?

        

莺歌不知道岳无逸认识十娘的经过,只道,“子曜是十娘的干儿子,十娘逃难进京的路上,一路做好事,救过好几个孩子,她希望多做好事,能让上天保佑她那……那四个被小叔子卖给人牙子换钱的孩子。”

        

“卖掉了?陆铖泽不是让他们杀了孩子么?”

        

“哼。”莺歌讽刺一笑,“陆铖康好赌钱,这几个年龄尚小的孩子杀了多可惜,卖了换银子岂不更好。”

        

从小混在军营的岳无逸,很早就明白了执行命令不能打折扣的重要性,的确不明白陆铖康这种为了几两银子,就把陆铖泽的把柄留下来的要命行为。

        

当然他明白他们做的是坏事,若是他自己,断然不会把事情交给这么不靠谱的人去做。

        

“十娘一路伪装进了京,至于楚阡澈,他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十娘是个可怜的女人,他心底不错,想帮十娘在京城立足,就默认了十娘是他娘子的说法。”

        

说完十娘的秘密,莺歌警惕的观察着岳无逸的表情,“现在你知道了吧,为什么陆铖泽要害她了,现在要救她,我别无他法,虽然我有一些官员的把柄,但这些人再大也大不过右相,

0

更多精彩

抽搐灌满白浊H/高H肉湿

2021年10月7日 小羽 0

      眼前几人复杂的神色没有引起清则真人的注意,这位金丹真人,在讲起这件事的时候,脸上居然泛起淡淡的潮红,神色振奋,显然对于 […]

虐h粗暴/逍遥小神农

2021年10月7日 小羽 0

陈庆在平凉已经呆了八天,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百姓从各地赶来领取粮食,原本满满的大粮仓渐渐变得空旷起来。     &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