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她狠狠折磨H/禁忌欢爱h

   

“嗯”叶紫面对母亲的不正面回答,也知道件事是需要全部家人商量过的。

        

虽然是她的人生大事,生她养她的亲人们,也会考虑一下。

        

订婚这么大的事情,当然不是口头说说。

        

“云嫂子还没有睡啊?侄女嗯也在此啊!”

        

叶珍珍和叶少夫人挺默契的,到了快要11点的时间,她们同时从

        

休息的房间里出来花园寻找儿子。

        

经过此地见到这俩母女在此地,觉得长大了的侄女还要母亲推秋千,有那么一点任性。

        

叶珍珍想起他们农村的童年,哪有这新鲜玩意玩?

        

不就是在荔枝树上挂两条绳子,绑着一块板孩童们坐在上面玩,那样的秋千有点危险。

        

叶少夫人此刻也想起了童年,他生在香港比较富裕一点的家庭,家里却也不是很大,并没有秋千架。 

        

父母下班或者休息的时候,想让他们陪伴去乐园玩秋千,可是他们总是忙忙忙,这一忙她长大了。

        

到了儿子这一代,满足了好多的事,也许这是时代的变迁。

        

“嗯,咱们准备要睡觉了,堂弟和表弟玩的挺嗨啊!”

        

叶紫笑着面对这俩位长辈,她们母女很默契的,没有说出刚才想说的事。

        

家人还没有定下来的事,当然还不方便外传。

        

叶紫从秋千里跳下来,拉着母亲的手走在花园里。

        

叶少夫人眼神盯着这一对母女,总感觉他们神神秘秘的,好像有事瞒着别人。

        

“你说她们有什么事?”

        

“可能会母女谈心吧!也许聊的是这两天叶武结婚的事情。”

        

叶珍珍自从15岁之后,进入二嫂的工厂,在他的手下做事之后,后来又跟着到了县城,对这位二嫂姚云开,比她身边的这位亲二嫂亲,还尊重。

        

“唉,算了,和你说也说不通。”

        

叶少夫人觉得他们的关系有些复杂,她特别担心的事,丈夫的事业,更是那位公公分了的家产。

        

虽然挺公平的分了一半给他们一家,却总觉得这位公公留了一手,把更好的家产留给了亲生儿子。

        

她的丈夫好像无所谓那样,他也不敢在丈夫的面前唠叨。

        

自从那一年她怀孕,后来公公分家产之后,娘家的人一直要她不要吵,不要闹。

        

她也没法子,娘家还要依靠丈夫这边的公司给分一点生意。

        

这些年也过的挺自由,没有家公家婆在身边,他们一家住在一起,没人管束,一样过着优质的生活。

        

偶尔和这边的亲戚来往一下,只是每次见到丈夫的亲父母,她都要忍耐一下,明天又会见到他们了吧?

        

今次回来为了礼节,都给这些亲人买了礼物。

        

这也只是走一个过程,只要他不用和这些乡下人住在一起,见面那么几天她还能忍受。

        

叶珍珍看这位二嫂不和她讲心事,她也不在意。

        

本来她和这位二嫂也不能成为知己的原因,姑丈很多都不会相处融。

        

有时候嘴里不讲,心里还是不舒服的,这个女人看不起她的娘家。

        

“儿子别玩了,快出来回房洗澡睡觉。”

        

她们都叫上自己的儿子。

        

“还早着呢,那边球场的人还没有收工。”

        

也许这两天人比较齐,男孩子们很多都不能经常聚在一起,现在聚在一起玩起来还没完没了的,这不到12点都不到散场的时候。

        

球场那边的男孩子,今天玩到这个点,已经定了输赢。

        

他们准备一会儿在这花园聚一下,来一个花园酒会。

        

当然只是他们这些男孩子,在这个今晚没有星星月亮的夜晚,秋风有些凉爽的夜晚。

        

叶武招呼大伙搬了一些啤酒出来,又让工人弄了一些菜,就是来一场宵夜啤酒聚餐。

        

喝啤酒当然也少不了花生,他们只是喝酒吃菜聊天,却没有猜酒令。

        

“叶武,明天做新郎了,感觉怎么样啊?话说你们兄弟怎么都是买一送一?”

        

说话的是国仔,挺羡慕他们的,他喜欢的那个女子到现在都还没有领证结婚。

        

说了准备在这个城市安家乐业,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挺难的。

        

虽然是做的内购房,装修费要一大笔,每个月要扣一些房钱,又要寄钱回家里,如果他们准备结婚,那更是花了很多钱。

        

目前也只是给了房子的定金,后面的事还来不及想。

        

最大的障碍应该是钱的问题。

        

“你也可以啊!你看看你们俩都在一个老板的公司做,一年应该会存不少钱吧?”

        

“唉,吃住在公司,工资也挺高,只是要买房在这个城市住,这可考验到我们了。”

        

听他如此说其他的男生都摇头,来到这个城市之后,大伙有了稳定的生活,他们也和国仔一样,想在这个城市买房子。

        

如果不能在这个城市买房子,也要在老家的城市买房子。

        

叶永安今晚也在其中,他两年前结婚了,俩夫妻已经生了一个女儿,把老家的父母接了来这个城市。

        

当然也在这个城市买了一套内购房,俩夫妻在一间公司做,一个人的工资用来供房子,另一个人的工资用来吃和穿。

        

想着几年之后,应该可以供完,他们在这个城市就可以有立足之地,户口已经搬来了这个城市,儿女们也会在这个城市读书。

        

听了年轻人们的感叹语,他只是笑笑,当年如果不是勇于来这个城市谋生。

        

就没有今天生活的富裕,但是要多谢这家人,给他们的帮助。

        

知道叶星荣这样的老板,很照顾他们这些老乡的打工仔,每次来回的车票和机票都报销了。

        

叶文在这重要的日子里,他也陪伴在这些老乡身边。

        

没有因为他是副总,会看不起这些老乡,但是没有因为他已经结婚,就不参与这些告别单身的聚会。

        

自从他做了副总之后,以前跟着他身边做保镖的人,现在都成为了他的左膀右臂,和秘书差不多的助理。

        

这也是那两位保镖有能力,名牌大学生,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以他们的聪明才智,做小小的助理还是行的。

        

叶文今晚没有和往常那样,陪伴在老婆的身边照顾孩子。

        

男人也有应酬,像这些兄弟在一起聚会的时候,体现了男人兄弟比老婆亲。

        

叶健今晚也在其中,他已经和那位千金小姐订婚,至于结婚的事情,还没有商量好。

        

就等着这两天老家的亲人来了,和女方那一边商量一下他的亲事。

0

更多精彩

含苞待宠/他忍不住挺H

2021年10月7日 小羽 0

        凝视着父母的相片,叶辰心中感慨万千,他忍不住轻声说道:“爸,儿子现在已经是叶家的家主了,当年若是爷爷早些 […]

抽搐灌满白浊H/高H肉湿

2021年10月7日 小羽 0

      眼前几人复杂的神色没有引起清则真人的注意,这位金丹真人,在讲起这件事的时候,脸上居然泛起淡淡的潮红,神色振奋,显然对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