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轻点第一次h/艳妇荡岳

  

马新武带着陈羽来到袁老居住的宅子的时候,袁老已经等在那里了。

        

除了袁老之外,还有两个人在,一个是负责他的生活起居的保姆,一个是他的助理。

        

保姆在给他们端好茶倒好水之后就退开了,客厅之中剩下袁老和他的助理,以及陈羽和马新武两人。

        

“小伙子,你不用太过拘谨,随意一点,放松一点就好。”

        

袁老看出陈羽有些紧张,笑着宽慰了一句。

        

陈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不过袁老的话还是有作用的,他的心神稍稍的放松了一些。

        

“最近半年我比较忙,事情比较多,所以一直也没有关注你,前些天问起小马,才了解了一些情况,你做得很不错,没有坠了史无前例的满分状元这个身份的名气。”

        

袁老的眼里露出一抹赞许之色。

        

关于陈羽的事情,马新武基本都和他说了。

        

他最满意的不是陈羽能够取得所有考试满分的成绩,他最满意的是陈羽的勤奋和努力,以及陈羽展现出来的学习天赋。

        

“谢谢袁老的夸奖。” 

        

陈羽恭敬的道谢。

        

“听说你参加了大学生数学竞赛,还拿下了夏京赛区的第一名,这很好。”

        

袁老又夸了陈羽一句,“希望你能够继续努力,把最后决赛的第一名给拿下来,压一下对面那所学校的气焰,扬一扬我们水木大学的威名!”

        

在鼓励陈羽的时候,袁老挥了一下拳头。

        

“呃……学生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陈羽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袁老竟然还有这么有童心的一面,袁老刚才挥舞拳头的样子,完全就像是一个好胜心很强的小孩一般。

        

马新武和一旁的助理都是无奈的笑了一下。

        

两人倒是都没有露出什么异色,他们都是和袁老接触比较多的人,他们对于袁老的习性都是比较了解的,都知道袁老虽然是一个举世闻名的大数学家,但是生活中其实充满童心的,经常会表现出一些像小孩一般的举动。

        

眼下袁老的童心显然又犯了。

        

他们除了无奈的笑一笑之外也没啥办法,难道还能去说袁老啥么。

        

其实他们对于袁老能够始终保持着一种童心的一面是很高兴的,他们都觉得袁老这样的心态能够对抗衰老,能够更好的保持健康。

        

他们唯一觉得有些尴尬的是觉得袁老在陈羽这样一个学生面前表现出这样童心的一面。

        

好在袁老在展现了一下之后,便马上收起了脸上的神情,向陈羽认真的问起了问题,“上学期我推荐了一些书给你,都看得怎么样了?”

        

“还一本黎曼几何的著述没有学习,其他都学习完了。”

        

陈羽恭敬的回答。

        

“都学完了?”

        

和廖一平一样,袁老也被陈羽的话给愣住了。

        

旋即,袁老笑道,“小伙子,说谎可不是个好习惯,而且,你要知道,在我们这里,你可是说不了谎的噢。”

        

他也和廖一平一样,不相信陈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学完这么多科目。

        

“袁老您说笑了,学生哪儿敢在你面前说谎,学生确实学完了那些科目。”

        

陈羽有些尴尬的道。

        

他的心中有些纳闷,不是袁老让他学完的吗?

        

怎么他说学完了,袁老又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好,既然你这样放话了,那我可就要考考你了,小叶,你去帮我把纸笔拿过来。”

        

袁老见陈羽坚持说自己学完了,微微愣了一下,旋即脸上带着笑容的向旁边的助理说道。

        

“好的!”

        

助理应了一声,便飞快的去拿纸笔了。

        

很快,他便拿着一叠A4纸和一枝钢笔来到了袁老的面前,给袁老递了过去。

        

袁老接过纸笔,也不多说话,直接刷刷的便在纸上写了起来。

        

一连写了几分钟,袁老才停下笔,将纸和笔给陈羽递了过去,“小伙子,来,你解一下这两道题,如果解出来了,我就相信你真的学完了。”

        

经历过赵大伟的考察,廖一平的考察,陈羽现在已经习惯了这些大佬的这种考察方式了。

        

不过习惯归习惯,陈羽的心中对于这些大佬们的实力还是非常敬佩的,尤其是像廖一平和袁老这样,随手掏两道题出来考察学习,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充分说明了他们深厚的功底。

        

考察小学生的题目,只要出来一个稍微成绩好点的中学生都可以随手掏出来,到了考察初中生的时候,可不是随便出来一个成绩好点的高中生就能出了,得要成绩特别顶尖的高中生,或者大学生才能做到,而到了高中生的题目,即便是一些顶尖大学的学生,也不敢说自己随手能弄出来两道题目,只有特别顶尖的大学生才能做到随手掏出两道题目。

        

而到了大学,到了专业方面,要随手考察学生,随便出一道题目,那就更是没有深厚的功底绝对做不到的。

        

每一道考察大学生的题目,特别是那些经典的习题,往往都是一些学者们通过几年功夫专门研究出来的,这也是为什么,大学生能够在市场上找到的习题很少,不像高中生那样,每一科目都有无数种类的习题,一些偏门点的科目,甚至根本就找不到习题。

        

廖一平和袁老他们能随手掏出几道题目出来,这既说明他们在学术方面的功力极为深厚,知识基础极为扎实,也说明他们的教学经验也很丰富,只有教学经验足够多的老师,才会记得那么多题目,才知道哪些题目能够恰到好处的考察学生水平。

        

陈羽接过袁老递过来的纸,看了一眼上面的题目之后,心中对于袁老的实力和功底之深厚不由得更加敬佩了。

        

袁老出的一共两道题,一道是物理题,一道是几何题。

        

别看这只是两道题目,但是仅看了一眼,陈羽便知道,这两道题目很不简单,要解这两道题目,是需要非常强的综合实力的,而且他必须是要真的把袁老给他的那些科目的知识学会了,才能够解答出来。

        

一道物理题,涉及到了物理学的基础知识和理论,涉及到了微分方程,数值计算方法等一系列学科的知识,如果陈羽没有学完相关的学科知识,就算陈羽再聪明也是解答不出来的,试想一下,连问题问啥,那些术语是啥意思你都不知道,你再聪明又如何?又怎么可能求解出来?

        

另一道几何题,同样是必须要用到实变函数和微分几何等一系列的知识,而不论实变函数还是微分几何,都需要用到基础的数学分析和解析几何等一系列的基础知识。

        

所以,这两道题目下来,几乎真正把之前的十几门科目的知识全都囊括了进去。

        

不论这两道题目是原本就存在,袁老只是从记忆中掏出来,还是临时突然想到,都是绝对的真正的功力!

        

收拾了一下心情,陈羽便开始思考解题的方法。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