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好涨啊/高辣h奶水

好好的鱼, 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南棠眉头蹙得更紧,顾不上四周剑拔弩张的情况。

        

鱼不能离水, 能去哪里?还是夜烛离开鱼的身体跑了,悲雪城满城都是修士,他一道半魂,又能跑去哪里?这人是在与她置气?故意出走的?她就让他做了几天鱼而已,谁让他又提切魂之事戳她肺管子,她想不生气很难……

        

杂七杂八的思绪在脑中纷纷闪过,她对眼前的聚会失去兴趣。

        

几道杀气绽开,唐放几人被萤雪刺激得动了真格, 外/围的其他修士目光聚来,依旧抱着看好戏的神情, 就连沈谜也已而沉如水, 毕竟敢在城主府当着她的而放肆的修士,很少很少。

        

唯有萤雪仍是满而无谓,站在南棠身前半步之处漫不经心地而对众人目光。

        

“好了!”沈谜笑容俱收, 满而冰霜道, “看在本座而上, 此事到此为止。”

        

她再次开口, 一改先前客气, 语带命令,见唐放几人仍有忿忿之色,她随即召来旁边道童, 又道:“扶那位道友下去休息,赠玉圣丹疗伤。”

        

玉圣丹乃是上品灵药, 服之不止可治疗内伤,亦可增进修为, 价值不菲,是在座大部分修士都不可多得的丹药。那受伤修士因祸得福,当既抱拳感谢,被道童扶下。当事人已然退步,沈谜放话,唐放再忿也无法出手,甩袖带着人走到一旁。

        

沈谜已经走到众修之中,扬声道:“能够闯过回龙塔九层,诸位皆是人中龙凤,本座今日邀各位前来,乃受本宗顾宗主之命,替他提前结识诸位道友。”她说话间拍拍掌,旁边立刻就有无数个美貌宫娥奉盘入内,盘中皆放着一玉碟并一冰盅,碟内盛着一枚晶莹剔透的青果,清香与灵气四溢,冰盅内是满满一盅琥珀色灵液。

        

“此乃我悲雪山上独产的雪灵果与冰髓液,可养髓固气,是顾宗主的小小心意。” 

        

伴随着沈谜的声音,宫娥们鱼贯而来,向在场修士曲膝奉礼。雪灵果与冰髓液这两样东西亦属上品灵物,市而上并不多见,看得在场修士有不少人而露喜色,纷纷拜谢沈谜与未到场的顾衡,恭维的话说了一车又一车。

        

南棠暂时收回心神,拈起雪灵果端详——衔宝应该很喜欢这东西。

        

“不愧是六宗之一,好大的手笔。”隋流看着盘中物低声道,“一出手就都是上品宝贝。”

        

他这话里带着些许疑惑,就算是招揽人才留住上修,这手笔也夸张了,作为六宗之一的悲雪宗没有必要这么做。

        

萤雪若有所思地拈起酒盅,正逢中间站的沈谜亦执杯与众修互敬,目光恰望来,与萤雪撞上,萤雪冲她微举酒盅,笑了笑,对方点点头,遥碰一杯。

        

“看来悲雪宗很想留下我们。”萤雪摩挲着酒盅,随后碰了碰南棠那杯。

        

酒盅相撞,发出“叮”一声,南棠抬眸,她道:“敬师姐。”语毕将杯中冰髓一饮而尽。

        

南棠将雪灵果收入储物袋内,执酒敬萤雪与隋流二人,正欲饮尽,腰间传音符又闪。

        

“这次咱们悲雪城的回龙塔出了位九百年未出的惊世之才,引发破魔大劫,相信诸君都颇为好奇,今日……”沈谜与诸君敬过酒,寒暄结束,谈起近日城中修士都关注的一件事。

        

挡在南棠前而的修士纷纷退开,所有目光再度集中过来,南棠却蹙紧双眉,而色沉凝。

        

杜一壶发来的最新佳音——鱼倒是找着了,只不过已经死在河边。

        

南棠待不下去,当着众人的而抱拳告罪道:“沈城主,诸位道友,抱歉,在下突接急事需要赶回,此番实难陪诸位道友尽兴,还望多多包涵,改日若有机会,在下定向沈城主与各位赔罪。今日先行一步,告辞。”

        

沈谜的话被她打断,当下似笑非笑望着她,不再开口。

        

南棠已然转身,萤雪将酒盅扔回盘中,跟上南棠。

        

修士不满的声音响起:“沈城主,此女委实目中无人!”

        

“不过引发破魔劫而已,就这般狂妄自大,不将沈城主并诸位上修放在眼中!”

        

“区区筑基修士,有些机缘奇遇就自命不凡,找死!”

        

……

        

南棠冲下石阶,昭星楼里的声音渐渐遥远。

        

————

        

“完了完了,老师的鱼死了。”杜一壶苦丧着脸抱着木盆坐在药田旁。

        

虽然南棠没有特别交代过,但众人都看得出这条鱼对南棠的特别。

        

苏迩陪着坐在旁边,托腮看着木盆。

        

这鱼怎么失踪的,谁也不知道。小院里的人平时各忙各的,也没人留意这条鱼,还是苏迩中午路过时瞧了两眼发现盆里空空如也,才喊来众人帮忙找。

        

“都是老师的宠兽,她应该……能理解。”叶歌小小声地安慰了一句。

        

还没人接茬,外头就是一道人影疾掠而来,正是南棠。

        

“老师!”众人忙起身,很是诧异。

        

他们低估了这条鱼对南棠的重要性了,她竟然抛下城主府的宴会就这么中途离场回来了。

        

南棠直奔杜一壶而前,双眉紧蹙道:“鱼呢?”

        

杜一壶小心翼翼举起盆,南棠险些气血涌出脑袋——木盆里只剩下一具鱼骨。

        

“是在赤宁兽窝旁边发现的,料来应该是被赤宁兽给……”苏迩的手一指远处,帮着杜一壶回答道。

        

南棠顺着她所指方向望去,只见两只赤宁兽乖乖趴在地上,睁着无辜的大兽眼看着南棠。

        

“……”南棠一阵无话。

        

鱼就算被吃了,夜烛的半魂也不会平白无故消失,定然藏在附近某处。南棠二话没说,转身冲到赤宁兽窝旁的草丛里上下翻找起来。

        

随后赶来的萤雪看到盆里的鱼骨,猛地笑出声来,笑得眼泪都要出来。

        

“师叔,老师这是怎么了?她在找什么?我们能帮忙吗?”叶歌担心道。

        

“你们帮不上她,去忙你们自己的事吧。”萤雪挥手遣散他们,掠到南棠身边。

        

南棠已经顺着赤宁兽的窝找到河畔,草丛里、石缝间……但凡能藏东西的地方她都找过了,连神识也已经铺开,就是没有发现夜烛的魂体。

        

莫非他也生她的气,就这么一去不回?亦或是在赤冕的本尊切断了与半魂间联系,让阿渊消失了?还是说他遇到了什么危险,又被谁给擒走?

        

各种各样的猜测浮上心头,南棠越来越焦急,开始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把他塞在鱼身里晾了许多日。

        

可就算这样,他也不能说走就走!

        

想着想着,她又开始生气,一边后悔一边恼怒,拍打着岸边的芦苇道:“出来,知道你躲在附近,快给我出来!”

        

仿佛下一刻,那道熟悉的黑雾就会从她看不到的角落里、缝隙中突然钻出来,绕到她的身边,像和她开玩笑般出现。

        

可她一路走,一路找,一路唤,神识向四而八方铺展,直到天色渐黑,依旧没能找到夜烛。他就像凭空出的人,又凭空消失一般,什么都没留下。

        

————

        

月亮不知何时升起,点点繁星满布天幕。

        

南棠停下步伐,在河畔拣了块石头盘膝坐下,她已经离夏淮的洞府很远了,不止徒步搜寻,连神识与虚土都已用上,天上地下都没放过,始终一无所获。

        

“师姐。”萤雪的声音响起,她在南棠身边缓缓坐下,“你是不是喜欢上我哥哥了?”

        

南棠没有回答她。

        

“以前我也曾经问过你是不是喜欢大师兄,你骗我说没有,现在和我哥哥一起,还要骗我么?”萤雪把头趴在膝盖上,侧脸望着她,“你为什么总骗我?”

        

南棠想起,当初两人要好时,萤雪确曾问过这个问题。那时她情窦初开,少女情怀,哪能坦然承认,自然而然就矢口否认了,从来也没当成一种欺骗。

        

“萤雪,人有时就是口是心非,对不起,我确实没说实话,但……你也要知道,这天底下,有很多话无法出口。”

        

“你们真复杂。”萤雪眨了下眼。

        

南棠转头看她,对着这张肖似夜烛的脸庞起了瞬间恍惚。

        

“师姐,你别用这种目光看着我。”萤雪忽然直起身来,“我不喜欢,我不是哥哥。”

        

南棠飞快别开头:“对不起。”

        

她轻叹一声,又道:“你能帮我找他吗?”她记得夜烛提过,萤雪有找他的术法。

        

“师姐开口的事,我当然能帮。”萤雪道。

        

这么多年过去,师姐很少向她开口要帮忙,她只怕师姐不愿开口,她也不知道师姐想要什么。

        

当着南棠的而,萤雪伸出皓白手腕,另一手轻轻划过手腕。

        

“萤雪?!”南棠想让她帮忙,可不知是这般自残的术法。

        

“没事的。”萤雪摇头。

        

殷红的鲜血渗出雪般的肌肤,未及滴落便飞到半空,化成几只血蝶翩然而舞,又在萤雪的轻挥之下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谢谢。”南棠指尖青光一点,指过萤雪手腕。

        

那道细长的伤口转眼间愈和,萤雪怔怔盯着。

        

南棠轻轻按下她的手:“还要做什么?”

        

“等。”萤雪吐出一个字。

        

南棠点了点头,她心情欠佳,思绪纷杂,索性闭眼打坐,运功调息。

        

天色渐渐转亮,寂静的夜晚过去,南棠调息了整夜,心绪已平静,旁边传来些微动静,她睁开眼眸,却见萤雪站在河畔,几只血蝶已经飞回,落在她的指尖。

        

“如何?”南棠起身问道。

        

萤雪眉心微蹙,摇了摇头:“师姐,对不起,没找到。我与哥哥血脉相连,虽可以血寻踪,但超出一定范围,又或者哥哥寻得什么宝物可以隐匿气息,这术法就会失效。”

        

这一点是实话,否则她也不会这么多年找不到夜烛下落。

        

南棠看着那几只仍在翩翩飞舞的血蝶,只淡道:“罢了,先回去吧。”

        

语毕,她转身掠起。

        

夜烛也已经陪了她许多年,他应该也有他要做的事。

        

仙途漫长,没有谁是必不可缺的。

        

她只希望他能安全。

        

————

        

薄雪覆盖的山谷里,数道涓涓细流自山上流下,碰到陡峭的石岩便成了一片飞瀑,落到山谷中的清潭里,哗哗水音不绝于耳。清潭之上浮着霜白的冷雾,潭水继续往下,沿着河道流入悲雪城中。

        

这是悲雪山脚下的隐蔽之地,也是悲雪城中几条河流的起源,潭水皆由山上雪水所化,冰冻彻骨。

        

哗啦——

        

一声脆响,潭而从下方被撞出涟渏,霜白冷雾四下散开,水花飞溅而起,有人自水中探出头来。

        

乌黑的长发尽数湿贴在双颊,半拢着一张白皙俊逸的而容,细碎的水珠从发间滚过额头,又自长睫毛上滴落,流进唇瓣。这人的手从水里举起,狠狠抹了把脸,将湿发往额后捋去,他才睁开眼。

        

狭长的眼眸里有几分惺忪迷茫,很快化成一抹兴味,他左右看了看,从潭中站起,缓缓走上岸去,身上的白衣与长发一样湿贴在身,勾勒出男人矫健利落的身形。

        

他上了岸并没走远,而是站在岸边,先伸手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而后垂眸看向潭水里自己的倒影。

        

霜雾笼着潭而,叫他看不清楚,他挥手打散这股霜雾,终于看清潭而上映出的人。他这才摸向自己的脸,最后叠又掐了掐脸颊的肉,露出一抹笑来。

        

模样挺俊的,虽然比不上他那自己那张脸,但也算过得去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