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漾女皇拉文h/攵女辣文1v1

        

双云峰?

        

赵守敬十分了解这个地方,这是前段时间,很多外地打卡修士击杀九首灵蛇的地方,包括安阳三大宗门。

        

星空巨辇的方向没有错,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神像,动了!

        

纵使司马长空是快行军的主心骨,是折冲将军,在面对这巍峨的神像之时,亦是难掩紧张,吞咽唾沫。

        

“掉头!!”

        

司马长空下令道。

        

“掉头?”

        

掌舵者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迅速掉头。

        

“往东!”

        

咯吱,咯吱,咯吱……

        

星空巨辇在狂风暴雨中消耗了大量的法力,纹路裂开了两道,现在的飞行略显颠簸。 

        

可是他们没得选择。

        

星空巨辇调转方向,拖出尝尝的尾巴,流星般朝着东方掠去。

        

几乎全力飞行。

        

两百里的距离,也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

        

本以为能逃出生天。

        

当他们减速飞行时,惊骇地发现,又有一座虚影,屹立东方!

        

那虚影的高度和神像一样,就连形体轮廓都大致差不多。

        

“又是神像?!”

        

司马长空眼睛瞪大。

        

赵守敬,宁素和宁小心跟着紧张起来。

        

剑仙前辈庇护了清河郡不假,可是接二连三的怠慢,谁能保证剑仙前辈不会对他们下手?!

        

“哎!”赵守敬重重叹息,回头道,“我早就说过,不可惊扰了剑仙前辈!”

        

这语态略显责备。

        

可眼下,司马长空只能受着。

        

“大人,现在怎么办?”掌舵者紧张地道。

        

“废话!赶紧停下来!”

        

有的时候就很无奈,不知道是自己蠢,还是带的兵笨。

        

司马长空不信邪,道:“掉头!”

        

“是!”

        

星空巨辇再次选择掉头,这一次,朝着南方飞去。

        

由于往东飞了很长一段距离,往南的位置,应该就是清河郡的东部平原地带。

        

星空巨辇没有犹豫,朝着东部平原飞去。

        

不得不说,星空巨辇的速度惊人,几个呼吸的功夫,便看不到神像的虚影了。

        

星空巨辇这一段路程飞行得很平顺。

        

当它掠过清河郡东部时,众人不由地看向清河郡。

        

宁素说道:“雨停了。”

        

清河郡恢复了往昔的宁静。

        

星空之下的城镇与村庄,安静而祥和。

        

能清楚地看到不少的修士,提着火晶石,在清河郡上方四周巡逻。

        

火晶石燃烧而出现的亮光,让众人感到一丝安慰。

        

“剑仙前辈,并无恶意。”赵守敬说道。

        

如果真的有恶意的话,他们还能活到现在?

        

果不其然。

        

星空巨辇来到了东部平原之上。

        

然后减缓了速度。

        

司马长空站在甲板上,看着前方,渐渐出现的庞大虚影,瞳孔猛缩了起来。

        

“……”

        

“造孽啊!”赵守敬叹息摇头。

        

快行军的众将士看到那屹立在东部平原之上的巨大虚影时,顿生一种无力感。

        

越是不信邪,越是打脸。

        

他们所有的信心,都被神像碾压粉碎,毫不留情。

        

他们驾驭的可是王庭的重器,星空巨辇。是他们引以为傲的飞行工具!

        

即便如此,星空巨辇竟飞不出剑仙的手掌心。

        

……

        

举头三尺有神明!

        

司马长空忽然想起了当初陆不执狼狈回到安阳的场景。

        

以及陆不执的告诫。

        

“清河郡有神仙庇护,我建议虞都不要插手。”

        

“那位剑仙,神龙见首不见尾,留下一尊神像,庇护清河。”

        

“千万不要触怒神像……切记切记!”

        

现在回想起来,司马长空依旧有些鲁莽了。

        

哪怕他的背后是虞都。

        

……

        

星空巨辇被迫降低了速度。

        

“司马大人,要掉头吗?”掌舵者吞咽着口水问道。

        

这一次,司马长空没有选择掉头,而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

        

司马长空挥挥手,示意巨辇继续前进。

        

赵守敬和宁素,宁小心紧张了起来。

        

直至飞辇停在神像前方大约数百米的地方,一动不动。

        

月光下。

        

那神像就像是从未移动过似的,安静地俯视着整座清河郡。

        

四周安静极了。

        

一望无际的平原地带,都被早已生长出来的庄稼覆盖。

        

还有一处田地,竟泛着淡淡的荧光。

        

快行军众将士,无人说话。

        

司马长空于甲板上,更是不敢直视神像的双目。

        

良久良久,司马长空叹息一声,忍不住打破宁静,朝着神像躬身,朗声道:“剑仙前辈在上,司马长空不是有意打扰您……恳求前辈手下留情!”

        

赵守敬本想求情来着,但见司马长空态度转变,便默默观看。

        

神像没有回应。

        

司马长空不敢大意。

        

“你们原地等候……”

        

司马长空脚尖轻点,飞了过去。

        

他要当面与剑仙说个清楚。

        

直觉告诉他,剑仙正在俯视着他,这种压迫感,令他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念头。

        

当他来到神像面前的时候。

        

神像的全身像是被金光描边了似的……

        

嗡嗡嗡的高频率颤动,令整座金身,显得神圣威严。

        

司马长空瞪大了眼睛,感受着那澎湃的力量。

        

清河有巨剑,天上有神仙。

        

以神像为中心,忽然爆发出刺眼夺目的天金身。

        

“啊……”

        

一瞬间,整个东部平原都被金光照亮,犹如白昼。

        

以神像为中心。

        

力量像四周扩散。

        

光!

        

令司马长空凌空后飞!

        

“……”

        

“护盾!”

        

星空巨辇的护盾开到最大。

        

那金光扑来之时,像是潮水一样,掠过巨辇。

        

所有人都睁不开眼。

        

耳朵嗡鸣!

        

脑海一片空白。

        

咔——

        

星空巨辇又裂开了一条纹路!

        

司马长空向后飞的时候,听到了这一声巨响,心跳加速,道:“完了。”

        

这时,金光忽然回收。

        

像是时光逆流似的,全部收缩回到神像的身躯当中。

        

一切又安静了下来!

        

可对于司马长空而言,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似的。

        

他狼狈回到甲板上,面色难受地看着那恢复原样的神像。

        

大脑短路了片刻,司马长空仰天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

        

司马长空迫使自己冷静了下来。

        

赵守敬和宁素没有犹豫,立刻附和道:“多谢剑仙前辈!”

        

被打还得道谢。

        

这就是手握真理的好处。

        

“师父!!!你徒儿我还在飞辇上!”宁小心大声喊着,又小声嘀咕了一句,“等我走了你再揍……“

        

“……”

        

白楠早就看到了这一幕,从远处飞了过来,出现在星空巨辇的左前方,说道:“剑仙前辈收手,是怕伤了这块灵田。”

        

他注意到那些白光,在触及灵田的一瞬,便消散了。

        

精准的控制力,明显是故意而为之。

        

众人吓了一跳,还以为剑仙出现。

        

赵守敬定睛一瞧,说道:“白楠?”

        

司马长空亦是有些惊讶说道:“原来是安阳第一剑白楠白兄弟。”

        

白楠虽然在安阳担职,但他的修为和天赋一流,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假以时日,到虞都供职是早晚的事。

        

白楠笑道:“赵大人,宁少监,原来你们也在。”

        

司马长空露出尴尬的表情。

        

“星空巨辇,司马大人的阵仗,让人佩服。”白楠啧啧称奇地看着星空巨辇。

        

“白兄弟莫要取笑。我现在后悔死了!”司马长空叹息摇头道。

        

“陆大人不是已经来过了?”白楠无法理解。

        

司马长空说道:“哎,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白楠笑着摇头道:“一来是想要炫耀武力,二来是彰显虞都对地方的控制。斩妖除魔什么的,都只是借口罢了。”

        

赵守敬默默思考,也不说话。

        

司马长空好奇地问道:“白兄弟认得剑仙前辈?”

        

“实不相瞒。”白楠拱手道,“剑仙前辈出手帮助混元山,斩杀了青冥妖皇!”

        

此言一出,众人一惊。

        

司马长空道:“青冥妖皇?!”

        

        

双云峰?

        

赵守敬十分了解这个地方,这是前段时间,很多外地打卡修士击杀九首灵蛇的地方,包括安阳三大宗门。

        

星空巨辇的方向没有错,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神像,动了!

        

纵使司马长空是快行军的主心骨,是折冲将军,在面对这巍峨的神像之时,亦是难掩紧张,吞咽唾沫。

        

“掉头!!”

        

司马长空下令道。

        

“掉头?”

        

掌舵者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迅速掉头。

        

“往东!”

        

咯吱,咯吱,咯吱……

        

星空巨辇在狂风暴雨中消耗了大量的法力,纹路裂开了两道,现在的飞行略显颠簸。 

        

可是他们没得选择。

        

星空巨辇调转方向,拖出尝尝的尾巴,流星般朝着东方掠去。

        

几乎全力飞行。

        

两百里的距离,也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

        

本以为能逃出生天。

        

当他们减速飞行时,惊骇地发现,又有一座虚影,屹立东方!

        

那虚影的高度和神像一样,就连形体轮廓都大致差不多。

        

“又是神像?!”

        

司马长空眼睛瞪大。

        

赵守敬,宁素和宁小心跟着紧张起来。

        

剑仙前辈庇护了清河郡不假,可是接二连三的怠慢,谁能保证剑仙前辈不会对他们下手?!

        

“哎!”赵守敬重重叹息,回头道,“我早就说过,不可惊扰了剑仙前辈!”

        

这语态略显责备。

        

可眼下,司马长空只能受着。

        

“大人,现在怎么办?”掌舵者紧张地道。

        

“废话!赶紧停下来!”

        

有的时候就很无奈,不知道是自己蠢,还是带的兵笨。

        

司马长空不信邪,道:“掉头!”

        

“是!”

        

星空巨辇再次选择掉头,这一次,朝着南方飞去。

        

由于往东飞了很长一段距离,往南的位置,应该就是清河郡的东部平原地带。

        

星空巨辇没有犹豫,朝着东部平原飞去。

        

不得不说,星空巨辇的速度惊人,几个呼吸的功夫,便看不到神像的虚影了。

        

星空巨辇这一段路程飞行得很平顺。

        

当它掠过清河郡东部时,众人不由地看向清河郡。

        

宁素说道:“雨停了。”

        

清河郡恢复了往昔的宁静。

        

星空之下的城镇与村庄,安静而祥和。

        

能清楚地看到不少的修士,提着火晶石,在清河郡上方四周巡逻。

        

火晶石燃烧而出现的亮光,让众人感到一丝安慰。

        

“剑仙前辈,并无恶意。”赵守敬说道。

        

如果真的有恶意的话,他们还能活到现在?

        

果不其然。

        

星空巨辇来到了东部平原之上。

        

然后减缓了速度。

        

司马长空站在甲板上,看着前方,渐渐出现的庞大虚影,瞳孔猛缩了起来。

        

“……”

        

“造孽啊!”赵守敬叹息摇头。

        

快行军的众将士看到那屹立在东部平原之上的巨大虚影时,顿生一种无力感。

        

越是不信邪,越是打脸。

        

他们所有的信心,都被神像碾压粉碎,毫不留情。

        

他们驾驭的可是王庭的重器,星空巨辇。是他们引以为傲的飞行工具!

        

即便如此,星空巨辇竟飞不出剑仙的手掌心。

        

……

        

举头三尺有神明!

        

司马长空忽然想起了当初陆不执狼狈回到安阳的场景。

        

以及陆不执的告诫。

        

“清河郡有神仙庇护,我建议虞都不要插手。”

        

“那位剑仙,神龙见首不见尾,留下一尊神像,庇护清河。”

        

“千万不要触怒神像……切记切记!”

        

现在回想起来,司马长空依旧有些鲁莽了。

        

哪怕他的背后是虞都。

        

……

        

星空巨辇被迫降低了速度。

        

“司马大人,要掉头吗?”掌舵者吞咽着口水问道。

        

这一次,司马长空没有选择掉头,而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

        

司马长空挥挥手,示意巨辇继续前进。

        

赵守敬和宁素,宁小心紧张了起来。

        

直至飞辇停在神像前方大约数百米的地方,一动不动。

        

月光下。

        

那神像就像是从未移动过似的,安静地俯视着整座清河郡。

        

四周安静极了。

        

一望无际的平原地带,都被早已生长出来的庄稼覆盖。

        

还有一处田地,竟泛着淡淡的荧光。

        

快行军众将士,无人说话。

        

司马长空于甲板上,更是不敢直视神像的双目。

        

良久良久,司马长空叹息一声,忍不住打破宁静,朝着神像躬身,朗声道:“剑仙前辈在上,司马长空不是有意打扰您……恳求前辈手下留情!”

        

赵守敬本想求情来着,但见司马长空态度转变,便默默观看。

        

神像没有回应。

        

司马长空不敢大意。

        

“你们原地等候……”

        

司马长空脚尖轻点,飞了过去。

        

他要当面与剑仙说个清楚。

        

直觉告诉他,剑仙正在俯视着他,这种压迫感,令他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念头。

        

当他来到神像面前的时候。

        

神像的全身像是被金光描边了似的……

        

嗡嗡嗡的高频率颤动,令整座金身,显得神圣威严。

        

司马长空瞪大了眼睛,感受着那澎湃的力量。

        

清河有巨剑,天上有神仙。

        

以神像为中心,忽然爆发出刺眼夺目的天金身。

        

“啊……”

        

一瞬间,整个东部平原都被金光照亮,犹如白昼。

        

以神像为中心。

        

力量像四周扩散。

        

光!

        

令司马长空凌空后飞!

        

“……”

        

“护盾!”

        

星空巨辇的护盾开到最大。

        

那金光扑来之时,像是潮水一样,掠过巨辇。

        

所有人都睁不开眼。

        

耳朵嗡鸣!

        

脑海一片空白。

        

咔——

        

星空巨辇又裂开了一条纹路!

        

司马长空向后飞的时候,听到了这一声巨响,心跳加速,道:“完了。”

        

这时,金光忽然回收。

        

像是时光逆流似的,全部收缩回到神像的身躯当中。

        

一切又安静了下来!

        

可对于司马长空而言,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似的。

        

他狼狈回到甲板上,面色难受地看着那恢复原样的神像。

        

大脑短路了片刻,司马长空仰天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

        

司马长空迫使自己冷静了下来。

        

赵守敬和宁素没有犹豫,立刻附和道:“多谢剑仙前辈!”

        

被打还得道谢。

        

这就是手握真理的好处。

        

“师父!!!你徒儿我还在飞辇上!”宁小心大声喊着,又小声嘀咕了一句,“等我走了你再揍……“

        

“……”

        

白楠早就看到了这一幕,从远处飞了过来,出现在星空巨辇的左前方,说道:“剑仙前辈收手,是怕伤了这块灵田。”

        

他注意到那些白光,在触及灵田的一瞬,便消散了。

        

精准的控制力,明显是故意而为之。

        

众人吓了一跳,还以为剑仙出现。

        

赵守敬定睛一瞧,说道:“白楠?”

        

司马长空亦是有些惊讶说道:“原来是安阳第一剑白楠白兄弟。”

        

白楠虽然在安阳担职,但他的修为和天赋一流,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假以时日,到虞都供职是早晚的事。

        

白楠笑道:“赵大人,宁少监,原来你们也在。”

        

司马长空露出尴尬的表情。

        

“星空巨辇,司马大人的阵仗,让人佩服。”白楠啧啧称奇地看着星空巨辇。

        

“白兄弟莫要取笑。我现在后悔死了!”司马长空叹息摇头道。

        

“陆大人不是已经来过了?”白楠无法理解。

        

司马长空说道:“哎,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白楠笑着摇头道:“一来是想要炫耀武力,二来是彰显虞都对地方的控制。斩妖除魔什么的,都只是借口罢了。”

        

赵守敬默默思考,也不说话。

        

司马长空好奇地问道:“白兄弟认得剑仙前辈?”

        

“实不相瞒。”白楠拱手道,“剑仙前辈出手帮助混元山,斩杀了青冥妖皇!”

        

此言一出,众人一惊。

        

司马长空道:“青冥妖皇?!”

        

白楠语气笃定地道:“一剑杀之。”

        

“……”

白楠语气笃定地道:“一剑杀之。”

        

“……”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