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奶头好大&侮辱糟蹋h

凌河一听就惊了,“靠!你可是有家室的人啊!别学坏了,不然到时候边哥饶不了你!”

        

关野懒得理他,“没事,我们俩好着呢,再说只是去喝点酒而已,又不干什么。”

        

凌河呲牙,“我怎么觉得你很没良心啊,你看这大冷天的,还下雨了,你把边哥支使去接人,自己跑来喝酒?”

        

关野顿了顿,攥紧了拳头,“就这一次!我算是对不起老师了!但我爸那……我绝不能让他好过!等他知道我的事……”

        

他停了一下,语气里带着大仇得报的痛快,“他会发疯的,还想舒舒服服地老来得子?绝不可能!”

        

他迈步走向街道对面,凌河赶紧跟上。

        

下午时段,酒吧人不算太多,环境也还不错。

        

只是陪酒的生意已经做起来了,男男女女坐在一起,推杯换盏,衣着暴露,有点辣眼睛。

        

“……”凌河后背腾起一阵冷寒。

        

他直接拽着关野进了包厢,“快进去,我要替边哥守住你眼睛的贞洁,赶紧进去!”

        

“靠!你丫有病啊!”

        

“真的,以前我不觉得,现在心虚啊……开学我还指望边哥能给我好分数呢!”

        

“你再哔哔我让他给你打零分!”

        

“嘶,你别装了……你喊得动边哥吗?妻管严……”

        

“你丫是不是嫌命长!!!”

        

……

        

不远处,已经有服务员在打电话了。

        

“老大,小……不是,边哥的男朋友来我们场子了,和他朋友一块来的。”

        

杨皓声音沙哑,“他来了吗?”

        

服务员一顿,“没有……”

        

“找几个人过去伺候着,男女都要。”

        

“是,我马上去安排!”

        

服务员跑去包间走了一趟,过了没多久,又跑出来打电话,“老大,不行啊,那家伙不肯让人近身,我们的人都没办法,现在怎么办?”

        

杨皓火了,“没办法不会想啊!他们吃这行饭的,你来问我?”

        

服务员嗫嚅,“哦……”

        

杨皓语气不善,“看着他们!我现在过来!”

        

***

        

外面下起了毛毛细雨。

        

南方的冬天一下雨,温度也会下降,那种湿冷是真正的透彻入骨。

        

边牧在家里给油画罩光,也不能开空调,只能多穿衣服,但他还是冷得不行,连动作都不是很灵活了。

        

关野的电话打来了。

        

“老师,我看她们的航班可能会提前到,你出发了吗?”

        

边牧看看外面的天气,还在下着小雨,又湿又冷,“还没,我这就过去。”

        

关野说,“现在有点下雨啊,等出租车太冷了,你还是开车去吧,而且她们的行李应该不少,我怕的士装不下。”

        

边牧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好吧。”

        

“老师,你穿多点衣服,注意安全,这次要辛苦你啦,回来我好好奖励你!”

        

边牧笑了笑,“好,你也早点回来。”

        

他天生体寒,体质也弱,一到冬天就很容易生病,去年一个小感冒就引发了严重的肺炎,让他当时本来就严重的病情雪上加霜。

        

今年他就小心了很多,出门都是宁可穿多点,这次也是里三层外三层,裹得很严实,这才出了门。

        

寒风裹挟着小雨,宛如刀子一般在裸露的皮肤上刮过,逼出一种彻入骨髓的疼痛。

        

他一出楼梯口就冷得一个激灵,带着口罩也没能抵住刺骨的冷意,鼻腔和喉咙都被刺激得很不舒服,顿时就闷咳起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忘记拿围巾和手套,赶紧跑上车,开了暖气。

        

手冻得没知觉了,脚也冰冷发僵,他把手放在暖气的出风口里,停了有十分钟,整个人才渐渐恢复了感觉。

        

手机突然响了,还是关野,那边的背景声很嘈杂,“老师,你到哪了?”

        

边牧顿了顿,“我还在楼下……”

        

关野怕他反悔不肯去了,赶紧催促道,“怎么还没走?快点啊,关黛她们提前到了,这么冷的天,别让她们在机场等太久了。”

        

边牧搓了搓僵冷的手,回道,“嗯,好。”

        

挂了电话,他开车出发了。

        

手脚都不太灵活,他开车的速度也不敢太快,平时一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可能要花上一个半小时才能到,他有点后悔没叫出租车了。

        

虽然他很小心,但路上还是出了点小事故,不知道是因为手脚冻僵了,还是冷得脑子都有点木了,他不小心剐蹭到了旁边的车。

        

车没什么,但刹车太急了,他的右膝盖撞上了驾驶座前面,不过他的腿又僵又冷,也没感觉出什么来。

        

为了赶时间,他选择直接和那个车主私了了,多花了点钱。

        

紧赶慢赶,终于一个半小时后到了机场,刚进候机楼的大门,暖气迎面而来,边牧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根据关野给他的描述,他很快找到了两个小姑娘。

        

她们坐在休息区里,正舒舒服服地喝着热咖啡,其中一个穿红色羽绒服的小姑娘个子挺高,虽然只能看到侧脸,但感觉眉目间和关野有点相似。

        

边牧取下口罩走了过去,问红衣服的女生,“你好,你是关黛吗?”

        

两个女生一起回头,一看见边牧都张大了嘴,惊讶地看着他。

        

边牧看到了红衣女生的正脸,更加确定她就是关野的堂妹,“关黛?”

        

关黛猛地回过神来,脸瞬间就红了,小声说道,“是……是我。”

        

边牧点头,“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关黛赶紧摆手,“没事没事,是我们麻烦你了,嗯……这是我的同学,李子媛。”

        

边牧微笑着打了招呼,“你好。”

        

“你好,边老师。”李子媛也是脸色通红,让边牧不由地怀疑候机楼的暖气是不是太过了。

        

“别客气,你们叫我边哥就行了。”边牧一边说,一边帮她们整理行李车。

        

两个女孩子的行李果然挺多,堆了满满一车,可能生活能力不是太好,堆得很玄乎,一推估计就能倒下了。

        

两个女生赶紧上前,“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边牧拦住她们,免得她们添乱,“你们坐了这么久飞机也累了,我来就行了。”

        

他很利索地把行李重新收拾了一下,在行李车上码整齐,推着车走在前面带路,“车停在地下车库,跟着我走吧。”

        

两个女生走在后面跟着,挤在一起窃窃私语。

        

李子媛兴奋地拉着关黛的袖子,凑过去咬耳朵,“他是你哥的老师?!居然还有比你哥更帅的大帅哥,还是大学老师,天哪……”

        

关黛也揪着对方的衣服猛点头,“是啊,是啊!我哥说叫他老师过来帮忙,我还以为他骗人,再熟也叫不得动老师来帮这些私事吧,想不到是真的诶!!”

        

两个女孩子显然关系很亲密,对话毫无忌惮。

        

李子媛说,“关黛,你对他有没兴趣?如果没有,我可自己追了,这样的帅哥,脾气还这么好,可遇不可求啊!”

        

关黛赶紧抓住她的手,“他是我的!你不是喜欢我哥吗?不带这么移情别恋的啊!”

        

“你哥是帅,可还是没有边哥帅啊!而且你哥脾气不好……”

        

关黛生气道,“李子媛!你敢不敢在我哥面前这么说啊?见异思迁的家伙!”

        

李子媛笑道,“不敢不敢,我是开玩笑啦!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哥,所以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把他追到手!我也帮你追边哥,怎么样?”

        

“成交!”

        

“成交!”

        

她们的声音其实已经压得很低,可是因为距离的关系,边牧还是能听到她们的对话,不由地皱了皱眉。

        

关黛这闺蜜喜欢关野?

        

这个关野可没有说过。

        

到了地下车库,边牧把众多的行李搬上车后,身上都出一层薄汗,里面的衣服都潮潮的,捂着身上有点难受,膝盖也有些隐隐作痛。

        

他上车,“走吧!”

        

两个女生听话地坐在后座,仍然不住地从后面打量着边牧。

        

“好帅啊怎么办?”关黛不知不觉地说出声来。

        

李子媛紧张道,“小声点!”

        

边牧沉默地将车慢慢朝前面开去,没有说话。

        

车厢里太过安静,两个女生有些憋不住了。

        

关黛好奇道,“边哥,你和我哥很熟吗?”

        

边牧道,“一般吧,这次是刚好我有时间,顺便帮他个忙。”

        

关黛看了他好几眼,又问,“那……这几天你能不能也陪我们去转转?人多热闹点。”

        

边牧从后视镜看了她们一眼,语气还是压得有些冷淡,“我不一定有时间,关野会陪着你们的,不用担心。”

        

关黛顿时有点失落了,“哦……”

        

………

        

到了南村,天已经黑了,边牧把车开到了出租房楼下。

        

他和关野商量过,把人安顿在他原来住的房子里,那里一直没人住,钥匙也还在边牧手里。

        

至于关野,就“借住”在他的房子里,也勉强说得过去。

        

边牧带上口罩,下了车。

        

夜晚的雨夹寒风更冷了,他一下车就不停地咳嗽起来,“咳咳……”

        

关黛上前,“边哥,你没事吧?”

        

边牧摆手,“没事,我去把行李弄下来,你们先进去楼道里等着吧,这里太冷了。”

        

两个女生对视一眼,也过来收拾行李,“一起收拾快些。”

        

边牧笑了笑,没说什么。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行李搬了上去。

        

边牧把她们送进房子里,稍微嘱咐了一下用电用气的安全,又拿了外卖电话给她们,就回了隔壁。

        

他已经感觉自己不太对劲了,头晕,喉咙也不太舒服,呼吸也有些闷滞,隐隐有点要感冒的征兆。

        

他叹了口气,坐下来打了个电话给关野。

        

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才突然接通了,一个年轻的男声传过来,“喂?”

        

边牧一愣,这不是关野的声音。

        

“你是哪位?我找关野。”

        

“哦,他去洗手间,手机放在我这,我等会告诉他啊。”

        

“好……”

        

电话挂断了,边牧犹豫了一下,又打了个电话给凌河。

        

没人接。

        

他攥紧了手机,呆坐了一会儿,默默地吃了一颗药……

0

更多精彩

王爷的精壶h_女婴乱H

2021年10月7日 小羽 0

在朦胧的夜色中,鱼塘居酒屋门口的霓虹灯招牌还在失灵地一闪一闪,老旧的门帘被风吹得晃动,流浪猫还伏在巷边的空调机上睡觉。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