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少妇自慰/伦之荡艳岳

        

查理此时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下来,她没有立刻表态,而是看着眼前的男人。

        

黑石安全的业务员笑了笑,没在意,他知道对方看不起第一个方案,可这没关系,他手里还有两个。

        

“第二个方案,我们为你提供必要的安全保障,你只能得到有限的自由。”

        

“不过好消息是我们可以帮你向联邦政府解释你的身份问题,而且合约也将会是无期限的,至于它的费用……”

        

业务人员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合约,再次感叹公司高层的刀磨得太快了。

        

“你需要一次性向公司支付两千万的公关费用,然后我们提供一个六人的安全小组,每天的费用为两万块。”

        

“这份合约的好处是你可以永远的住在联邦,并且有一个非常安全的环境……”

        

真他妈贵,业务人员心里再次感叹了一下。

        

正常的业务费用是五百块到一千块每人,六个人的安全小组,就算雇佣目前最好的,也不会超过七千两百块,当然不包设备费。

        

可是所有的一切,到这里都翻倍了,而且……他快速的看了一眼查理的表情,这位女士似乎并不觉得它是昂贵的。

        

查理点了一根香烟,“第三种方案呢?” 

        

业务人员轻咳了一声,“第三种方案考虑到目前你正遭受到的一些针对性,即便是我们,也无法确保你能永远的安全下去。”

        

“在第二份方案的基础上,我们提供一些军事行动服务,可以主动的出击解决一些制造麻烦的人或者集团。”

        

“当然费用也会比较高,毕竟战争是残酷的,但它一定是最值得的。”

        

“具体的费用我们会根据你指定的目标进行评估,从几百万到……上亿不等。”

        

业务人员觉得这份合约就是在开玩笑,上亿的资金,那是要发动军事政变或者直接摧毁一个小国家吗?

        

他不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能拿出这笔钱来。

        

可令他有些意外的是,女人突然笑了,“我要和林奇面谈。”

        

如果能够解决她最大的问题,也就是她身份的问题……那么她还用害怕什么?

        

她有钱,她比其他人更清楚在联邦金钱能起到的作用,只是她本人在这里没有什么关系网络,没办法把自己的身份洗白,可林奇提供了这种服务,她很多的账户立刻就能见光了。

        

此时,在小旅馆的外面,疤脸一行人有些疲惫的正在盯着这边。

        

他们已经去了查理在另外一个城市的房子,结果发现那边根本没有人生活的痕迹,连保镖都没有。

        

连续性行为的出错,意味着他们可能忽略了一些细节,比如说实际上查理就在上一次他们突袭的房子里,或者周围。

        

她来不及转移,或者有其他的原因制定了新的行为模式,总之继续追下去的意义不大。

        

他们安排了两人前往最后一处住宅,其他人则重新回到了这座城市里。

        

在联邦,只要消费,只要使用存取或者支票,就一定会触发“警报”,他们在银行里收买的人会及时的告诉他们这些动向。

        

在没有新的发现之前,疤脸认为查理有很大的可能,还停留在这座城市中。

        

就在今天,他和同伴在街上乱转的时候,突然发现了黑石安全的车。

        

作为在全世界都有一定名气的猎人,他对黑石安全的感觉非常的复杂。

        

能有这么厉害的私人武装,从某方面确定了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投入的行业。

        

如果私人武装不赚钱,林奇这样被称作为联邦青年领袖这样的人,就不可能在这个行业里投入这么多。

        

也因此带来了整个行业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安全公司和武装公司出现,整个行业似乎都因此兴盛起来。

        

可作为一个小群体中的头领,疤脸又很难对黑石安全有什么好感。

        

这个公司太霸道了。

        

一般的安全公司只会提供安全业务,比如说“保护客户的人身安全直到合约期满”,他们不会提供更进一步的服务了。

        

可黑石安全不同,他们不仅提供保镖服务,还提供攻击***,只要雇主给的钱够多,他们可以把麻烦连同制造麻烦的人一起解决了!

        

这也让很多买卖做不下去了。

        

他们有着完善的后勤团队,强大的财力支持,还有联邦政府在后面协助,据说黑石安全还在建立自己的情报网络,他们这种“散户”,凭什么和“机构”对抗?

        

疤脸满面晦气的站在街角盯了好一会,他一开始没有把查理和黑石安全的人联系在一起。

        

如果她能联系,她早就联系了,他只是想看看黑石安全出现在这个城市里的原因是什么。

        

可很快他就意识到,事情变得麻烦了。

        

查理在两名黑石安全工作人员一前一后的应照下,下了楼,并且钻进了车里。

        

疤脸猛的把手中的香烟向地上一甩,火星四溅。

        

他转身推开了一个准备进入电话亭的家伙,先一步进去,并拨打了电话。

        

几分钟后,所有人都聚齐了。

        

“人呢?”,团队中唯一的女人嘴里叼着牙签,随口问了一句。

        

她找地方蹲坐下去,旁边也没有什么人凑上去。

        

在这个圈子里能混下来并且站得住的角色,你不知道她都经历过什么,更不会有人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女人满大街都是,没必要挑个最要命的。

        

疤脸努了努嘴,“我让盾牌去盯着了,他们现在在车站,买了今天中午十一点去……的车票。”

        

从这座小城市到布佩恩需要转车,联邦的铁路都是私人持有,所以不同的路线归属不同的铁路公司。

        

不同的铁路公司之间不会随便乱出售其他公司的火车票,这会引发很大的纠纷。

        

所以单纯从现在来看,疤脸也不知道这些人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地方,不过他有一个猜测。

        

“有可能他们会去布佩恩,所以我把你们找来问一问,还要不要跟这个单子。”

        

“如果不跟了,我会和老头说一下,遣散费他还是要给的,我们也不算白忙。”

        

“如果要继续跟,就必须在他们抵达布佩恩之前动手。”

        

“一旦到了布佩恩,就是黑石的地盘,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而且那里有太多的安全机构,安委会之类的。”

        

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寂当中。

        

现在在雇佣兵这个领域内,有一种共识,能不和黑石安全作对,就尽量不要去做。

        

这群人的装备太好了,还有轰炸机,谁能打得过他们。

        

如果是别人遇到的事情,他们可能会有很多的想法和建议,问题是这次遇到事情的是他们自己。

        

现在每个人都处于两难之中,毫无疑问,威克利夫先生的费用给得很高,而且查理本身就有很大的价值,他们都不想放弃。

        

但是在联邦内和黑石安全动手,他们又有点担心。

        

一边是成功了就能退休,再不济也能潇洒很长一段时间,一边是不小心就死在这里,内心中的挣扎和犹豫不断的交替翻腾。

        

女人最先看向疤脸,“你怎么选?”

        

疤脸摇了摇头,“你们先决定,我最后告诉你们,避免干扰你们的决定。”

        

其实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每个人就基本上明白了疤脸的立场,他要留下来。

        

这也的确改变了一些人的决定。

        

女人抿着嘴考虑了很久,第一个开口,“不试试,总觉得有些不甘心。”

        

“查理能找来黑石安全的人为她提供保护,这就说明她手里真的有钱!”

        

黑石安全收费高是行业内众所周知的事情,据说桑切斯和伊莎贝拉雇佣他们,仅仅是第一期的账单总金额加起来就超过了五亿。

        

这群人心黑的不像话,也恰恰证明了查理手里的确有钱,否则她根本用不起黑石安全的人。

        

随后其他人纷纷表态,都愿意留下来试一试。

        

做雇佣军,猎人,本身就都是不怕死的人,或者说不相信自己会死的人,现在人生中难得的机会就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放弃,这些人实在不甘心。

        

大家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都是一枪就能魂归天国,凭什么他们就要主动放弃?

        

到最后,疤脸点了点头,“我的意思也是这样,不碰一碰就离开,我怕我会后悔一辈子。”

        

“在这里我们很有优势,这里是联邦境内,黑石不太可能发动大规模的攻击,并且此时还在什么会谈期间,他们的动作会小很多。”

        

“他们有顾虑,我们没有顾虑,我觉得我们胜利的可能更大一些。”

        

几句话一分析,每个人都觉得疤脸说得太他妈有道理了,一个个心中都滋生出一种希望。

        

疤脸此时还很冷静,一边安排人做好撤退的准备,一边制定作战计划。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此时离中午十一点,还有一个多小时,他们有时间尝试着在这里就把人拦截下来!

        

0

更多精彩

催熟txt_丫鬟春桃h

2021年10月7日 小羽 0

         天条之刑固然凶狠,但眼前阴司众神,早已不是过去神明,他们对于姬象的警告充耳不闻,手中神兵展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