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住小核h颤抖&吮着她的花蒂尿

     

“丫头啊,你刚醒,身体急需要补充营养。”

        

“我让混血丫头去给你端点药膳粥,你先吃点儿,你想知道的事情老头子我慢慢讲给你听,啊?”

        

翟老说罢,转头看向琼斯:“愣着干什么?快去端粥啊!”

        

“哦!是,quee

        

ie,你先歇着,我这就去给你拿吃的。”

        

琼斯说完,迅速离开病房。

        

琼斯走后,薛筱又迫不及待地问翟老:“臭老头?额不,师父,您能不能先告诉我顾墨希在哪?”

        

其他的一切,她可以慢慢了解。

        

但是,薛筱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见顾墨希。

        

“这个嘛…”翟老蹙眉,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挨着薛筱床位的另一张病床。

        

薛筱狐疑,顺着翟老的视线看过去…… 

        

“顾墨希!!!”

        

看清她旁边躺着的男人,薛筱顿时一急,忙不急问理由,挣扎着要下床。

        

“喂喂喂!丫头你慢点儿!”翟老眼疾手快地扶住薛筱。

        

“师父,顾墨希怎么了?”薛筱这才想起来问翟老。

        

薛筱支撑着无力的身体,一步步挪到顾墨希身边。

        

躺在床上的男子睡得很沉,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

        

他原本干净的下巴上冒出了些许胡渣,看上去有些日子没打理了。

        

薛筱眼眶通红的看着顾墨希,让翟老一阵无奈。

        

“唉!丫头,你别紧张!”翟老站在薛筱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顾家小子没事儿,他只是太累了,要不了多会儿就能醒过来。”

        

听翟老说顾墨希没事,薛筱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他为什么会这么累?”薛筱看着顾墨希疲惫的睡颜,更咽着问翟老。

        

翟老顺手拖过一旁的椅子,坐下,然后才对薛筱道:“丫头啊,顾家小子这是为了叫醒你,精神力受到了太大的波动,所以才累昏过去了。”

        

“嗯?”薛筱疑惑:“什么精神力受到波动?”

        

翟老清了清嗓子,继续对薛筱道:“丫头,你是不知道,你都躺床上半年多了!要是再醒不过来,就真睡成植物人了。”

        

“然后呢?”

        

“然后,老头子我没办法,所以只能试着通过精神刺激来叫醒你。但是你昏迷着,也没法对你施展催眠术,所以就只能对顾家小子施展催眠,让你俩通梦喽!”

        

翟老说完,怕薛筱不理解,又补充道:“也就是说,通过催眠让你俩意识相通,然后用你们俩共同拥有的回忆刺激你醒来。”

        

“所以,你是说…我进入了顾墨希的梦?”薛筱试探地问道。

        

“也…也可以这么理解吧!”

        

翟老回答了薛筱的问题后,突然一脸八卦地凑近薛筱:

        

“不过,薛丫头,你在梦里都看到了些什么?有没有关于顾家小子的糗事儿?”

        

薛筱沉默,难怪她的灵魂一直不能离顾墨希太远。

        

而且,她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顾墨希心里的想法。

        

原来,她见到的一切,那竟是顾墨希的梦吗?

        

这么说,她经历的那个世界是靠着顾墨希的意志支撑起来的?

        

所以,他才累昏过去了。

        

薛筱心里又是一阵疼痛,鼻尖又酸又胀。

        

顾墨希那个傻子为了叫醒她,竟然又经历了一次失去挚爱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薛筱知道,她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那不是梦。

        

关于前世的种种,她现在全都已经记起来了。

        

尤其是她与顾墨希之间发生的一切。

        

前世他们虽然相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却刻骨铭心。

        

薛筱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恨不得拿命来爱眼前的这个男人。

        

从课堂初见顾墨希,一直到他不离不弃一路追随她到孤岛,薛筱都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爱他。

        

从前,薛筱知道自己心里有顾墨希,但是她对顾墨希的爱总是少了点什么。

        

比起顾墨希,她最爱的还是自己。

        

因为害怕受到伤害,所以她从来不敢毫无保留地交出自己的心。

        

但是现在,她愿意将整颗心毫无保留地交给眼前这个男人。

        

她愿意陪他生,陪他死,陪他笑,陪他哭。

        

她愿意一路陪着他,直到地老天荒。

        

翟老也感觉到了薛筱的情绪不大对劲,索性也不八卦了。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背着双手走出了房间。

        

年轻人之间的情情爱爱,他这个老头子就不参与喽!

        

翟老出去,正好碰见端着药膳粥进来的琼斯。

        

老头子挤眉弄眼地示意了琼斯一番,然后哼着小调儿离开了。

        

琼斯被翟老的眼神弄得莫名其妙,当她端着粥走进房间的时候,便对翟老刚才的示意瞬间秒懂。

        

虽然躺在床上的男子还未醒过来,但是房间里的氛围却是完全容不下第三个人。

        

于是琼斯悄悄将端来的粥放在桌子上,便识趣地离开了。

        

琼斯知道,在那位顾先生醒过来之前,她们家quee

        

ie怕是没胃口吃东西。

        

好在那粥她用保温桶装着,一时半会儿冷不了。

        

正好quee

        

ie可以等那位顾先生醒过来后,俩人一起吃。

        

薛筱静静地坐在顾墨希身边,伸出食指轻轻地描绘他的眉眼,鼻梁,还有他那性感的薄唇。

        

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她就觉得顾墨希的长相着实令人感到惊艳。

        

现在再细细描绘,才发现这人真的好看到无以伦比。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想想造物主可真是不公平,把他一个大老爷们儿造得那么好看做什么?

        

薛筱双手拖着下巴,就这么痴迷地看着床上的美人儿。

        

许是薛筱的视线太过灼热,躺在床上的顾墨希原本还要一会儿才能醒过来的,但是他却提前醒了。

        

顾墨希一睁眼,便对上了薛筱痴痴地盯着他的眼神。

        

那眼神…一言难尽!

        

就像是,想把他一口给吞了。

        

“顾墨希,你醒了!”

        

薛筱看见床上的男人睁开眼睛,一脸惊喜。

        

顾墨希看到薛筱望着他的眼眸亮晶晶的,比星星还美。

        

他唇角微微勾起,刚要开口说话,下一秒却直愣愣地呆在那儿的。

        

只见,惊喜过后的薛筱,突然毫无预兆地掉起了金豆子。

        

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儿,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顺着她的脸颊滚落下来。

        

“筱筱,别哭,我没事!”

        

顾墨希声音有些沙哑,他抬起手缓缓拭去薛筱脸上的泪珠儿。

        

却不想,薛筱因为他温柔的举动,眼泪掉得更凶了……

0

更多精彩

催熟txt_丫鬟春桃h

2021年10月7日 小羽 0

         天条之刑固然凶狠,但眼前阴司众神,早已不是过去神明,他们对于姬象的警告充耳不闻,手中神兵展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