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np强j_贯穿学长受h

“区区一个野狼盗贼团,能让我死亡?”

        

“并且……他怎么敢弑杀一位领主?这是对所有贵族的挑衅,所有贵族都会将他们追杀至死的!”

        

“看来……的确存在一个巨大的阴谋啊。”

        

亚伦想到了上次尝试闇之灵性时,自己产生的预感,顿时觉得这一切都有迹可循。

        

“杀了我的利益不大……我的敌人也不多,戴维斯家族的余孽,还是……”

        

他望向索托斯城堡的方向,目光中有着怅然。

        

……

        

片刻后,打谷场上。

        

亚伦全身戎装,按着佩剑,神情肃穆。

        

“男爵大人?”

        

穿着皮甲的八指望着这一幕,一瞬间竟然有些恍惚。

        

在上次战争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个样子的亚伦了。

        

“治安官队伍,加上卫兵,才三十多人,这完全不够!”

        

亚伦脸上神情凝重,大声道:“发布征召令,每家出一个成年男人,凑足一百人!”

        

古代封建小领主,其实很难养多少脱产士兵。

        

比如索托斯城堡,也就常备百人左右,如今占据整个绿森林,才扩张到数百人。

        

亚伦之前领地上的卫兵,一直以自己带的队伍中,愿意迁移过来的老兵充任,再加上本地招募的一些,也就三十多人的水准。

        

但此时,知道有着巨大阴谋,自然就要全力以赴!

        

召集上百民兵,整个绿森林之中,就没有能强行吃下的流窜盗贼,如果有,那也不是盗贼,必然是一方领主!

        

阴谋诡计之所以是阴谋诡计,就在于无法见光!

        

“是,大人。”

        

八指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下去传令。

        

没有多久,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就开始集合。

        

走出庄园之时,还残留一点灵性的亚伦,感受到了一道目光的注视。

        

他望向一个方向,没有看到什么人,但有一处民宅,顿时想也不想,马鞭一指:“去将那里包围,所有人都抓了丢进监狱里,等我回来再说!”

        

“八指,前面带路!”

        

“是!”

        

八指神情凛然,宛若又回到了军中,一行人浩浩荡荡,开往某个方向。

        

……

        

一处山谷。

        

高大的野狼正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一架弩箭。

        

这弩箭制作精良,以往只有在军中才能见到,而他就有足足三架!

        

不仅如此,可以看到他手下都有皮甲,武器也很精良,完全达到了正规军中精锐的水准。

        

这种杀伤力下,哪怕人少,也完全足以与男爵卫队战斗!

        

更不用说,还是伏击!

        

昨夜的袭击,本来就是诱饵,在路上故意留下血迹之类,要引导那位领主进入陷阱!

        

“等下注意了,对方进入埋伏圈之后,三架弓弩都给我瞄准那个贵族老爷!”

        

野狼狞笑一声:“杀了对方之后,我们都有赏钱,多到足以在南方买下大片农田,退休享受了!”

        

“放心吧,头儿!”

        

一个独眼龙同样拿着弩箭,兴奋道:“有着这个,以前那些商队,咱们不是想抢就抢么?”

        

“还抢,做完这一票,咱们都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野狼却是十分清醒,甚至明白,他并不是狼,只是一条恶狗,主人让咬谁就要咬谁!

        

“但是……能杀一位贵族老爷,也不错了。”

        

他舔了舔嘴唇,脸上浮现出嗜血的神情。

        

“老大,不好了!”

        

远方跑来一人,是他们的斥候——快腿罗森,一边跑,一边大叫:“那个贵族来是来了,但带来了一百多号人!”

        

“妈的!”

        

野狼爆了一句粗口:“那小崽子真是怕死!”

        

他想了想,不甘道:“放弃陷阱,我们撤退!以后还有机会!”

        

“老大……”独眼龙有些不甘。

        

“做了一锅的饭,来了十锅吃饭的人,哪怕有陷阱也没用……”野狼有些怅然地道。

        

他脑子总算还清醒,知道自己这点人,完全不够对方杀的。

        

哪怕二换一甚至三换一,对面也能将自己堆死了。

        

并且,对方如此警觉,说不定是发现了什么。

        

……

        

亚伦带着大部队,让斥候带路,就看到一处小山谷。

        

“大人,敌人就在山谷中!”

        

八指躬身道:“那里有一个营地。”

        

“派人进去看看,另外,再让人搜索四周。”

        

亚伦就在谷口位置,却并不深入,淡漠道。

        

片刻后,回来的八指就变得神情十分难看:“谷内没有人,倒是谷外发现了一些布置,可能是陷阱……”

        

说到这里,他额头也不由满是冷汗。

        

如果不是男爵召集了这么多人,他带着一队人马进入,或许今天就要死在这里!

        

“野狼的逃跑方向呢?”

        

亚伦问着。

        

“应该是伊曼骑士的翡翠领附近。”八指观察过脚印等痕迹,很确定地道。

        

“正好,伊曼骑士还欠我一个人情,放出渡鸦,让他发动民兵,配合围剿!”

        

有人情不用,过期作废,亚伦也并不怎么在乎一个伊曼骑士,直接开口吩咐。

        

他准备这次将对方一网打尽,如若伊曼骑士不给力,那就动用灵摆法,再次进行占卜,总能抓到对方的!

        

……

        

三日之后。

        

伊曼骑士不愧是这片领地的老人,召集了诸多猎户帮助,终究让亚伦在一处山头之外,将野狼盗贼团给堵住。

        

“男爵阁下,要强攻么?”

        

望着数百民兵包围得密不透风的一处小山包,一个猎户模样的人询问道。

        

他们是伊曼骑士派来的,之前就吩咐过,要听从亚伦男爵的命令。

        

“感谢伊曼骑士的帮助,并且野狼盗贼极其凶残,强攻有所损伤……”

        

亚伦看了看风向与这小山包的植被地形,冷笑一声:“传令下去,直接放火,给我一把火烧了这里!”

        

数百人一起动手,很快就建造好了隔离带,然后就是点燃火把,开始放火烧山。

        

山上。

        

“老子就是死,也要狠狠咬下他们一块肉!”

        

被逼入穷途末路的野狼不甘地嚎叫一声,突然神情变了:“这是……”

        

“火……敌人放火!”

        

独眼龙惨叫一声,忽然丢了武器,就往山下跑去。

        

他不想被活活烧死或者熏死,那太痛苦了。

        

野狼望着这一幕,只感觉自己最后的愿望都直接破灭,不由绝望地嚎叫起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