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要尿了h_纯r文bl

这几日

        

海城府的情况越发严峻起来。

        

先是海城府府主出面安抚准备出逃的百姓,甚至强制性终止了几家想要举族搬迁的家族。

        

这些家族大部分都掌控着府城里的各种生计,比如酒楼,杂货铺,屠宰厂等等。

        

如果他们一瞬间全部撤离了,那给留在府城的百姓,绝对不亚于一场十级地震。

        

当然、府主也不可能强制性留下这些家族,只是给出的理由是还有手续需要审批,需要走流程,让这些家族稍安勿躁,等一等再走。

        

不过谁都能看出来,这一等肯定就没有普了,谁知道要等多久。

        

只是,那些家族也不能偷偷溜走,镇御司的狱主正在大肆抓捕罪犯,他们真敢悄悄走,没有审批条子的话,十有八九会被抓入镇御司,下了大狱之中。

        

更甚至,那些家族开的那些商铺也不敢不经营,涨价也必须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否则府主不介意治他们一个扰乱治安的罪。

        

这些家族苦啊!

        

苦也没办法,只能熬着。 

        

海城府的府主和狱主不知道发了什么风,前段时间还不曾管控海城府的局势,这几天却接连不断的重拳出击。

        

很多罪犯都懵逼了。

        

本以为是到了犯罪者的天堂,可以肆无忌惮的行事,再也不用顾忌两司一部了,现在看来还是他们太年轻,想的太短了!

        

“啧啧,府主和狱主,这二位简直是钓鱼执法阿,先是不管不顾,毫不理睬,一副已经放弃的样子。让那些想要捣乱,不安好心的不法分子全部跳出来,现在又雷霆出击,捉拿一切之前做乱的家伙。好手段,真是好手段。”

        

“可不是咋地,听我二大爷家的孙子的老婆的小舅子的媳妇的碟说,这一次镇御司着实捉拿了不少罪犯。整个海城府大牢都填满了呢。”

        

“真的假的?海城府镇御司的大牢少说也有上千间牢房吧?填满了可还行?”

        

“这还有假?你现在去镇御司门前看看,那里还有很多罪行严重的罪犯,来不及关押了,罪犯太多了,根本没地方。那些家伙直接就地处死,每天都能看到人头落地,不少的尸体被抬出镇御司。”

        

“娘的,吓人,我可不敢去。不过死的好,谁让这些家伙准备霍乱我们府城的,还不容易安生下来,好好的日子没过几天,都给他们破坏了!”

        

“不说了不说了,现在只盼着府主狱主能尽快重整河山,还我们一个安稳的日子啊。”

        

这是普通的老百姓,他们层次低,看到的也就是府主和狱主得行动。

        

府主狱主雷厉风行,在短短几日内重拳出击,直接干翻了一众闹事做乱的家伙,还海城府一片朗朗乾坤。

        

让海城府的百姓重新看到了希望,大规模迁徙逃走的迹象,终于算是缓解了下来。

        

“话说回来,府主狱主为啥突然如此这般?不是真的钓鱼执法把?”

        

“狗屁的钓鱼执法,还不有更厉害的大人物突然站了出来给府主狱主撑腰,否则那些做乱的大势力的成员,谁会给咋们小小府城的面子啊?”

        

“大人物?是谁?”

        

“听说是无尽苦寒之地得那位霸主,他发话了,并且派人过来,开始管控海城府这边的局势。”

        

“无尽苦寒之地的霸主?难道是那位连帝国中枢也束手无策的寒境之王?”

        

“没错,除了这位大人,还有谁能有这么大的面子。听说司长红叶被他派遣了回来,现在正在七宝镇与那些大势力的任对峙呢。”

        

“七宝重镇?为何不在府城这边?”

        

“七宝镇的地理位置可比府城重要多了,铁路的贯通,让它成为了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别看我们海城府规模不大,但是七宝镇的作用却相当重要。掌握了七宝镇,就等于掌握了帝国南北联通的交通命脉,你说那些大势力看到司长红大人出现在那里,能不急么。”

        

“原来如此…同是海城府的人,你说我们要不要去七宝镇看看?哪怕无法支援司长红大人,但帮助维护七宝镇治安还是可以的。咱们好歹是第一层职业者呢。”

        

“有理,我再联系几个人,同去同去。之前不敢出面,现在有了那位大人的支持,我倒要看看,这海城府谁还敢随便欺压我们。”

        

“我再联系几个人,大家一起去。”

        

这是海城府中的职业者。

        

他们生于海城府,长于海城府,自然是不愿意见到海城府陷入动乱的。

        

之前因为没有靠山,各大势力也太强了,海城府里的职业者敢怒不敢言,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家伙把好好的家乡弄的四分五裂,陷入动乱。

        

但现在,司长红的出现,已经代表了李唯这位寒境之王的态度,这种级别的存在,任谁都要掂量掂量,看看够不够跟人家掰掰腕子。

        

所以、这海城府,已经乱不下去了!

        

……

        

七宝镇

        

镇御司门前得街道上,此刻已经聚拢了无数家族的势力。

        

大部分都是以云婆婆的林家,新学派的学员,以及释门的附庸等等。

        

云婆婆和释伽印,蒙先生也在此,包括他们家族和门派的直系成员,也大部分在此。

        

帝国中枢的动乱在加剧,其内的情形也越来越诡异。导致很多家族不得不提前整体向外迁移。

        

哪怕是他们之前谋划的镇御司还没有攻打下来,却也不得不如此了。

        

帝国中枢之中,现在也就是那几家最顶级的家族,还屹立于那边,其余小的家族几乎都退了出来。

        

眼前这三家,就是被迫全部转移出来的。

        

三家的人通过火车,全部到了七宝镇这里,看来是准备孤注一掷,拼死也要拿下七宝镇镇御司。

        

现在他们已经不准备拿下海城府镇御司了,那里是火刑狱的总部,真要是被强攻下来,那位寒境之王绝对会暴怒,这谁也不敢承受。

        

所以、退而求其次,拿下七宝镇镇御司,并且以七宝镇这座交通枢纽为发展依托,对三家而言,虽然不是最好的选择,却也不是最差的选项。

        

此刻

        

司长红凭阑而立,眺望着不远处的街道,感受着那边注视而来的目光,脸色微沉。

        

“三家举组之力,无数的附庸势力,大大小小的职业者近千!好大的阵仗,他们这是准备毕其功于一役,要彻底在这里和我摊牌了吗?谁给他们的胆子!”

        

司长红语气隐含着暴怒之意,深吸了几口气,这才转过头,看向了一旁的白瑾,道:“白大人,可以查清楚他们有几位第五层职业者吗?”

        

别看对面人多,但真正让司长红忌惮的的存在,也只有第五层职业者了。

        

时至今日,在李唯的帮助下,吸纳了众多鬼气的她,已经踏入了第四层。体内红娘鬼的力量再进一步复苏,且越发活跃。

        

并且因为拥有鬼印,司长红与红娘鬼的力量也开始融合,并没有产生被进一步侵蚀的风险。

        

可以说、进入第四层后,司长红就是红娘鬼,红娘鬼就是司长红,二者已经区分不大,司长红也不在像以前那般,整日处于精分状态。

        

随着持续复苏,红娘鬼的力量和一些零碎的信息,被司长红掌控,让她在第四层中,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所以,她担心的只有第五层职业者,其他的都是土鸡瓦狗罢了。

        

“暂时看来,应该只有三位。如果感应没有错的话,一位是林家的老祖云婆婆,还有一位实力更深厚一些,隐隐有超过我的实力的家伙,想来应该是释门门主释伽印。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家伙的状态有些奇怪。”

        

白瑾凝神看着,神色中有些不解,却并没有太过慌张。

        

虽然对面有三位第五层的家伙,实力非凡,这要是联合起来,在帝国中枢也能排的上号了。

        

但是她作为拜金教的娘娘,却也不是没有丝毫的底牌。

        

现在七宝镇中就有属于她的拜金教的不少成员,并且她手里可是还握着一些制胜的砝码呢。

        

要知道,李唯可不会让她空着手来到七宝镇之中!

        

“状态有些奇怪?”司长红皱了皱眉头。不过对于帝国中枢那里的情况,她并不是很了解,所以也没有过多关注,继续问道:“那第三位呢?”

        

“这第三位啊…啧啧,来头可不小。”白瑾轻叹一声:“第三位是新学派的话事人之一,蒙先生!同样是一位顶级的第五层强者。”

        

司长红看着白瑾神色略有变化的样子,挑了挑眉毛、道:“蒙先生?他很强吗?”

        

“强?那倒不是。”白瑾摇了摇头,继续道:“他的力量或许还达不到释伽印的地步。这家伙让人棘手得是他的身份。别看他表面上是新学派的五位话事人之一,但暗地里谁都知道,他其实就是新学派的创建者。”

        

“以新学派的知识和理念为契机,这家伙虽然实力不强,却诡异万分。他有一种可以让人不知不觉陷入错误之中的能力,等你发现自己陷入错误的时候,却已经落入了他早已编织好的陷阱之中而无法自拔。”

        

司长红闻言微微色变:“错误?这…还有这种诡异能力?”

        

“是啊,很诡异,几乎让人束手无策。”白瑾点了点头。

        

“那我们是不是……”司长红欲言又止,有些后怕。

        

不过白瑾摇了摇头,道:“无妨,同位第五层,他想要让我陷入不知不觉错误之中,也基本上很难。他是错误的规则概念,而我的则是金钱。他若对我的动错误的力量,势必会激起金钱的反抗。毕竟…只要钱够了,这世界上就根本没有错误可言!”

        

“有错?那就是给的钱不够!”

        

白瑾斩钉截铁得说道。

        

不过,随即她就想到了司长红还不是第五层的职业者,体内也没有如自己这般凝聚规则,所以想了想又说道:“你也不需要担心,我们背后站着判官大人,判官大人的印记可以阻挡一切无声的力量入侵,所以谅那蒙先生也无法让我们陷入错误之中。”

        

“而只要我们不陷入错误之中,他想要影响我们的手下,几乎是杯水车薪。毕竟等他那些小错误一点点的累积到足以影响我们的时候,我们早就对他雷霆出击了。”

        

司长红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虽然错误看似无解,也是一种非常诡异的力量。但是只要不是直接大规模的侵蚀影响当事人,想要依靠其他人物,一点点的积累错误,最终导致质变影响当事人的做法,太慢了。

        

无论是白瑾,还是李唯,都不会给蒙先生这个持续影响的时间。

        

当然,白瑾还有一点没有说,那就是李唯嘱托她留意次级污染物的问题。

        

现在看来,这次级污染物,很可能就是这三位第五层强者中的一位。

        

云婆婆不太可能,而释伽印和蒙先生,两人的可能性都很高。

        

至于白瑾,她比较偏向于认为是蒙先生,甚至是二者都是次级污染物。

        

毕竟,无论是蒙先生,还是释伽印,他们给她的感觉,都太过诡异了。

        

这般想着,白瑾突然一愣,先猛然回头,看向了十万火山深处的方向。

        

而与她一同动作的,还有司长红,范若若,胖子等人。

        

“这是….你们感觉到了吗?”

        

“这是……”

        

“好强大的力量,直接透空而来。”

        

几人都变了脸色、这一刻他们突然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压抑气息,从十万火山的方向蔓延而来。

        

不仅如此……

        

“鬼印也在跳动!”

        

“它正在向我们传递力量。这股力量…天啊,好强!”

        

“是李大人晋升了吗!他的晋升,难道导致了判官大人的实力进一步复苏了?”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可以看到,所有人眼中都是深深的惊恐和不安。

        

太强了

        

来自于十万火山那里的压力太强了!

        

正当中人心惊之余

        

便看到十万火山那里突然冒出了巨大的遮天蔽日的红光。

        

那红光几乎笼罩了整个十万火山,其庞大的程度,甚至让七宝镇这里都被那红光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血光。

        

“血光之灾?”

        

“十万火山?”

        

“怎么可能?”

        

另一边,茶楼之中,云婆婆和释伽印豁然站了起来,望着十万火山的方向,完全变了脸色。

        

而一旁的蒙先生,此刻也皱了皱眉头,他抬了抬左眼的单镜片,眼神中讶然一闪而逝:

        

“血光之灾?了不起…..真的是了不起啊!”

        

“果然不愧是我追踪了这么久的家伙!真期待见面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