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潮喷h文_百帐欢

        

岳东界千算万算,好吧,也没什么算不到的,这一家人的作风向来彪悍。

        

于赤前几天跑来告诉他真相时!他真是毙人的心情都有了,就是不知道毙谁就是了。

        

而更关键是的……

        

于赤把沈校长也请来了,这位也是知情的,并且同意了秦红绯的行动。

        

秦红绯听到这位明显动气的声音,清楚也是担心自己,说道,“岳老师,我当时也没什么把握,纯粹试一试而已。”

        

岳东界看着桌上的诊断书,想训斥她的话压了下去,“事实证明你试对了,原家屋里又挖出来了一具尸体根据对比就是原向年。”

        

秦红绯说道,“挺好,我这边也拿到了证据,他亲口承认的。”

        

尸体和原大震亲口承认的话,只待等把他抓回去后就足够定罪了。

        

而她答应妈妈的事也做到了。

        

如果爸爸活着,她会把人找出来。

        

如果爸爸死了,她亲手会把幕后凶手揪出来,给她一个交代。 

        

沈长兴说道,“小秦,顾期和孙书已经到达了地点,我们已经跟唐企那边沟通过了,会借用对方的海上设备想办法把你救下,等把你救下后再逮捕原大震。”

        

秦红绯说道,“只有起叔和孙叔二人吗?”

        

岳东界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二人对付原大震足够了。”

        

秦红绯道,“只是原大震的话当然足够,不过白其石派了人过来接应…”

        

岳东界和沈长兴纷纷坐直身体,“还真派了接应,谁?”

        

季夫,李常超几个名字在脑海里掠过。

        

可是按照他们吩咐,林六照和叶素文应该会出手缠住对方。

        

秦红绯说,“一个叫布戈,还有一个叫沙罗特,戴着一个金色面具,好像是杀手盟的人,除此外船上还有三十名开外的人,这是海面不是陆地,对方敢来明显对海上作战很熟练,而且除了我外还有个累赘,南以赫,我对这货没好感可以不管他死活,可起叔他们不会不管的吧。”

        

为民服务,为民而死。

        

深入他们骨髓里,即便南以赫和秦家有私仇那也是和秦家,见死不救他们是不可能的。

        

就好比……她那正义感十足的父亲。

        

“起叔和孙书有把握在救了我的同时对付这三人吗?”秦红绯问道。

        

“顾期,听到了吗?”沈长兴问。

        

“难。”起顾期的声音响起,代表他也一直是在通讯状态里的。

        

“别说我和老起了,即便我们把于赤,孟玉加上。”孙书牙疼的说道,“要对付这么多人不是不可以,只是没有把握能够不让他们逃了,毕竟是海面。”不是陆地,更何况是要救人。

        

如果是在陆地可以进行道路封锁地毯搜查。

        

海面不行啊。

        

是啊,很难办啊。

        

岳东界也头疼,加入没有人质不考虑其他那就非常简单了,难就难在,对方手里有人质,要救人质还要在不惊动的情况下根本没有这种可能性。

        

手指在桌面敲了几敲的。

        

沈长兴出声道,“我已经找人通知了中东那边,根据海岸地图他们可能会着陆的点,让庄名首他们分别带队去潜伏,等人着路的时候想办法抓人。”

        

起顾期道,“这也是个办法,可海面何其大,我们并不能保证他们就一定在我们预算的点登陆,最好的办法还是在他们离开境内的时候把他们抓捕。”

        

孙书;“同意。”

        

秦红绯:“同意。”

        

沈校长忍不住骂骂咧咧:“你们这群崽子,我能不知道这是最好的,可关键这不是没办法吗?我告诉你们,抓人重要,可你们的命也同样重要,不许给我乱来。”

        

顿时,声音都安静了。

        

没人吭声。

        

他扭头,“设备坏了?”

        

岳东界心想,大概是不想理你而已,嘴上道,“啊,毕竟海面信号可能不大好吧,现在离你们离开海面已经过了五分钟了,小秦,顾期,孙书,我给你们半个小时时间,如果你们能想到更好的办法一举抓获,并方案能说服我们,那就改变计划,如果不行,那就以救人为主。”

        

沈长兴很惊讶的看着他,“你在说什么,你这是拿那孩子的命冒险啊,你就不怕到时候没脸面对小炎?”照他的想法,秦红绯深入虎穴已经做出超过她范围的了,剩下的事应该交给专业的人。

        

岳东界说道,“我怕啊,我怎么不怕,我都怕她出了意外,这么好一个苗子我还等着她接位呢。”

        

沈长兴顿时朝他喷口水道,“你怕你还不让他们回来还给他们撑腰。”

        

岳东界一抹脸,也不解释,直接道,“秦红绯,我命令你回来你回吗?”

        

秦红绯干脆利落的,“啊,我不回!”

        

岳东界看他,你看。

        

孩子叛逆啊,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知道怎么样对她是最安全的,可也得她愿意听才行啊。

        

既然知道她不会回的,还不如遵从她的意愿最起码能配合她的行动把一切掌握在心里。

        

这要是自己手底下的兵沈长兴早就开骂了,但这不是,还是自己救命恩人,当初自己病重倘若不是秦红绯镇住了场子,不能发脾气:“三十分,三十分要是没主意以救人为主。”

        

他想……

        

三十分能想出什么主意。

        

难道还能从天上飞过去救人,或者拉个他老婆说什么任意门不成,孩子啊,太天真。

        

而秦红绯几人得到了首肯,则是高兴。

        

起顾期和孙书也并不想就此放弃回去,他们自然知道以救人为准则,以及在中东那边蹲守也很好,可在中东那边蹲守毕竟不是百分百能抓到人的。

        

秦红绯没在想这个。

        

什么可能不可能的,她没去想,她压根就没打算执行这个标准。

        

她在想的是要怎么样快狠稳准的把原大震给逮捕了。

        

她从不拿自己命冒险做没把握的事,从计划初始她就步步为营了,只是也不好和对面解释,没那时间。

        

半个小时,倒也足够了。

        

忽然,有脚步声响起,她抬起眼看去落进眼底的是月光下一个黑漆漆的人,两块包装的小甜筒无声的落在她的脚边。

        

秦红绯心头微动。

        

布戈的声音响起,“按照预算他们打算带你到中东的北岸海落地,那里,白其石已经安排了舒艾辰他们接应。”

0

更多精彩

浪妇爆乳/春野小神农

2021年10月8日 小羽 0

      薛青央黑着脸,眼睛带着火气瞪着箫誉,也不知道是心里窜了多大的火,脖颈上的青筋都突突的,带着一股恶狠狠的劲儿,“我不怕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