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娇喘浪吟/1v1双处高H

     

“说什么胡话呢,你带着孩子们更好走,你会功夫,我离开了这样优渥的生活,连做饭都不会,遇到歹人我一推就倒,若是没了马车,我走路走不了一个时辰就累死了,还不如让我留在京里,发挥余热,生的孩子跟着我受苦。”

        

莺歌丝毫不隐瞒自己的弱点。

        

这些都是肉眼可见的缺点,翟宁也不再劝说了。

        

……

        

……

        

在大理寺监狱里呆了三天的柳茹月,气色已经比刚受鞭刑的时候好多了。

        

自打那日之后,再也没有谁突然来提审自己了。

        

狱卒除了来给她送吃的、换药、干净衣物的时候,似乎就忘记了她的存在。

        

鞭伤已经结疤,但稍微一动,就扯得疼,也会撕裂。

        

自打重生之后,难得无事可做,柳茹月便减少了活动,整日躺在床上闭目眼神。

        

这幅状态,不知情的人看了,还以为她已经死了呢。 

        

这一天,监牢大门再次被打开。

        

往常这个点都是狱卒来给她上药的,她一睁眼,发现常在梦中吓得她惊醒的男人,穿着一身墨绿色官袍,踏入了牢门。

        

“陆大人?”柳茹月在他跟前,从不敢掉以轻心,翻身挣扎着坐了起来。

        

看向他身后,没有跟着别的人,那就不是来赐死她的了。

        

陆铖泽端着大人的架子,眼神却温柔得让人看了忍不住有亲近之意,“今日我来大理寺,没曾想在外头瞧着你很眼熟,竟是十娘,你做的菜岳父和家妻时常提及,你是厨娘,为何会出现在大理寺监狱,是犯了什么关系?”

        

十娘这身份和陆铖泽关系也没好到这份儿上吧,柳茹月还是感激涕零的说道,“陆大人有心了,我牵扯了个官司,我想是有什么误会,等大理寺查清楚了,我就能回家了。”

        

陆铖泽眼神闪了闪,“不知道是什么官司,你不过一个厨娘,能犯什么事儿,既然是误会,这些大理寺的人竟然对你用刑,这是想屈打成招么?当我刑部不存在吗?我回去之后,一定向上官禀明你的事情,让大理寺早日查清楚,若是误会,就放你立刻回家。”

        

这些话,极尽打抱不平之意,柳茹月感动的留下眼泪,“多谢陆大人的仗义执言,陆大人现在竟是进了刑部?”

        

“哎,刑部哪有翰林清闲舒坦,不过我家娘子……”说到这里,陆铖泽偷偷观察着柳茹月的表情,“我娘子希望我能多做实事,多立功,这样岳父也能早日接纳我。”

        

柳茹月露出尴尬之色,似是在说,这样私密的事情,一个不是很熟的男人怎能对她一个外面的妇人说?

        

“是我唐突了,之前建过十娘,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女子,我刚走马上任到刑部,所见识的东西是我前半生未曾意料到过的。”陆铖泽颓丧的垂着头。

        

“刑部也有大牢,刚才我来大理寺也参观过这边的审讯,我……太可怕了,我想,我还是不适合在刑部任职,或许一开始,我就不该……”陆铖泽望着十娘的脸,露出一抹惨笑。

        

“抱歉,我可能是吓坏了,才在你面前胡言乱语,的这几日见到的死亡实在是太多了,我想……想做点好事缓缓气,我相信十娘不会做作奸犯科的事情,但我不确定你说的是真是假,若当真如你所说,一切都是误会,有我刑部插手调查,最慢后日,你就能回家了。”

        

陆铖泽释然一笑,“你不用感激我,我不是在帮你,我只是想让我自己这颗心舒服一点。”

        

男人也不给十娘说话的机会,自顾自的说完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就踉跄转身,离开了。

        

直到他离开,柳茹月脸上都维持着莫名其妙的表情,似是不知道这人为什么来找她说那些话,但又生出了一丝活着离开这里的希望之情。

        

她开心了一会儿,满怀期待的再次躺下。

        

闭上眼,嘴上也没忘记挂着微笑,但她眼中的冷意已经快溢出来了。

        

陆铖泽今日来,一是为了再次确认她是不是柳茹月,二是想让她误会,她之后若是能离开大理寺,也有他的一份功劳。

        

怎么,他还想让她送上门去感激他不成?

        

他真当她不知道,他就是送她进大理寺监狱的那个幕后黑手?

        

现在来装什么好人?

        

现在他来跑这一趟,多半是莺歌找到了能帮她说情、解决这次诬陷之事的人,而她的确要被放出去了,陆铖泽就来表现一番。

        

坏人好人都是他,真把她当作上一世什么都不知道的柳茹月来欺骗。

        

果然,第二日一早,大理寺的狱卒就进来宣布她的案子查清楚了,是被人诬陷的。

        

也不给她说到底是谁诬陷了她,只把她送到了大理寺狱的门口。

        

门口处,翟宁已经驾着马车等待着她了。

        

看到她的身影,翟宁就从马车上跳下,朝她跑来,“十娘!”

        

“这么大个人,还哭鼻子,要是被子曜看到了,得羞死你这个姨了。”

        

“我才不怕被他笑呢,他若是在这里,怕是比我哭得还凶。”翟宁抹了把脸,就伸手去搀扶人。

        

小心翼翼的模样,像十娘怀胎十月似得。

        

柳茹月也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鞭伤还未大好,无意义的推拒或许还会牵扯到伤口,便安然的被翟宁扶着上了马车。

        

就在这时候,一人纵马过来。

        

柳茹月回头一看,立刻转身拉着翟宁对她使了个眼色,“不要暴露情绪知道吗!”

        

翟宁也已经发现来人是谁了,咬牙垂下了头,害怕陆铖泽发现她眼中的恨意。

        

“十娘。”陆铖泽到了马车跟前,就拉住缰绳,对马车做了个拱手礼。

        

柳茹月无奈掀开窗口小帘,看到来人露出惊讶和感激之色,挣扎着就要从马车里下来。

        

翟宁立马阻拦,“十娘,你做什么呀?”

        

柳茹月拉着翟宁的手,替她解惑,“陆大人前日在大理寺狱里给我说,我今日能沉冤昭雪,离开牢笼回家,今日果然,我就被放出来了,定然是陆大人当真替我催了催案件,有刑部监督,大理寺才会执行的那么快,把我的冤屈查明白,还我清白。”

0

更多精彩

浪妇爆乳/春野小神农

2021年10月8日 小羽 0

      薛青央黑着脸,眼睛带着火气瞪着箫誉,也不知道是心里窜了多大的火,脖颈上的青筋都突突的,带着一股恶狠狠的劲儿,“我不怕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