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含奶头h_风流艳岳

荆小强笑眯眯的,就像宠着女朋友似的,伸手再给继续剥无花果。

        

他手劲大,速度快,很快就咔咔剥一把放桌面上,还顺手把那一堆壳给收拾了。

        

成玉玲果然就偏不吃了,你谁呀,而且你这手摸过的干净嘛?

        

气呼呼的抱起手臂看台上。

        

劲歌热舞已经趋于结尾,女生们交叉定势摆了个最后的群像造型,稍微带点急促喘气的活力四射,得了台下热烈掌声。

        

连主持人都忍不住再报幕一遍,感谢来自戏剧学院的精彩节目……

        

沉浸在激烈舞蹈中的杜若兰,到最后半跪举手做可爱状的时候,才突然看到荆小强怎么神出鬼没的坐到台前第一桌,还笑语晏晏的跟个姑娘在干嘛?

        

那姑娘满脸冰霜的神情,一看就是在耍小性子。

        

关系肯定不一般!

        

怎么这随便出来参加个活动,他都能遇见姑娘呢!

        

心神恍动,差点摔一跤,还是站在她身后的袁学姐用膝盖顶住了她。

        

更是拉着她快速退场,急促低声:“笑容!笑容……那都是得罪不起的人。”

        

甭管是什么单位的场合,能在这个层级坐在最前面的,都不是普通人。

        

肯定被社会毒打过的学姐,可不想在这种时候掉链子。

        

但到了后台肯定找电视台的编导询问那边坐着的都是什么人呀。

        

这边也不清楚:“大企业家吧,都是有海外关系的民族资本家,不然怎么有资格坐最前面呢。”

        

学姐看荆小强的眼神都变了。

        

其实荆小强也是这么想的,成家这有头有面坐头排了,怎么会瞧得上咱这种小瘪三呢,难道真是看中了俺铁牛的身板?

        

不可能的。

        

花旗那些有钱人家里,可以允许年轻的时候跟小鲜肉花姑娘们玩玩,但结婚成家那都是要考虑家族利益,强强联手,最不济也是律师医生这些社会主流中产。

        

婚姻就是资产重组的重点项目,哪能随随便便呢。

        

所以他愈发好奇是不是这姑娘的职业有什么不招人待见的缺陷:“你研究什么,有没有经常解剖肌肉骨骼啥的,我想咨询下,这个动作牵动的是什么肌肉,我一直觉着不得劲……”

        

成玉玲烦死了,冷着脸但是有礼貌:“不知道。”

        

荆小强像个话痨,你不吃我吃,跷二郎腿嗑无花果:“那你难道是搞细菌研究的?这么爱干净,是不是有点洁癖啊。”

        

成玉玲终于反应过来,你问的怎么都是些让人讨厌的门类,差点冰雪狂怒!

        

但有风度有节制,转化成短促有力:“滚!”

        

荆小强嗯嗯嗯:“等成叔过来打个招呼我就走,不丢面儿。”

        

成玉玲轻哼声,不理了。

        

结果成叔还没等来,桌边一位穿着锦缎旗袍的珠光宝气中年妇女就开口:“这位先生,不是已经叫你走吗,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荆小强正把本日份儿的一小把坚果蹭着吃完呢,诧异抬头,关你锤子事啊。

        

结果眼神可能把内心活动出卖了,中年妇女旁边的年轻男人更迫不及待出头:“还要怎么样,不就是个戏班头子拉皮条的嘛,小把戏,滚出葛啦!”

        

也许是荆小强的体型拉高了干预成本,这个年轻男人忍不住加重语气占领制高点。

        

荆小强笑着拍拍手里的坚果渣子,对成玉玲挑挑眉毛起身。

        

没半点激愤,却带着调侃的意思,就这素质还充高级人?

        

不奉陪了。

        

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人有什么贪图跟倨傲,巴不得离远些。

        

成玉玲很有些不忿,特别是看荆小强如释重负的趁机起身,居然有点羡慕,羡慕他不用在这里装模作样的应酬。

        

灵机一动跟着站起身:“说了去看戏的,票子买不莱?”

        

表情虽然还是冷冷的,但很显然的那种熟稔语气不掩饰。

        

荆小强小气吧啦的接哏:“我戏班头子嘛,肯定是到了才开演,谁都要给我面子的!”

        

他壮实嘛,大拇指后翘的那种粗鄙演得恰如其分。

        

成玉玲差点冰冻解封的嘴角颤抖,只能赶紧迸出个:“滚!”

        

然后反而自己走前面,一身素白带花的旗袍脚步翻得很快,迫不及待跑跳那种。

        

肩膀若有若无的抖动。

        

背影滚得还蛮好看。

        

得,这下桌边都听得出来这明明是两人之间打情骂俏的常用词。

        

荆小强还不依不饶的跟在后面嘟哝:“戏班头子我听得懂,拉皮条是什么意思的啦?”

        

这仨字据说还真是沪海土话来的。

        

大着舌头夸张的沪海话被他模仿得活灵活现。

        

成玉玲说不清是逃出场的欢欣,还是真被破了功,实在是捂不住的笑出声。

        

赶紧走到宴会厅门外,跳出去就转头恼羞成怒的踢荆小强。

        

可脸上的笑意连眼镜片都遮不住,跟着看出去的目光可不少。

        

再回头来看这边急于讨好的母子俩,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尴尬到可能都在地板上抓出来个外滩了。

        

因为荆小强也笑,还回头探望里面:“干嘛呀,那老太婆想当你婆婆吗,这么着急出来维护。”

        

成玉玲下意识的哼:“苏北的不来塞!”

        

荆小强顿时想起关于沪海人瞧不起苏北人的梗,哈哈哈大笑:“你当面听吾的苏泊话,你要笑得不得命莱……”

        

乐队有个苏北的,平时大家都喜欢拿他的口音开玩笑。

        

成玉玲马上又冷若冰霜了,转头就走。

        

荆小强再哈哈哈的大摇大摆跟出去。

        

对其他看客来说,跟天底下所有小情侣没什么两样。

        

成叔都忘我的摸着鼻毛躲窗户边,看得津津有味。

        

然后迫不及待的回到之前桌边:“说什么了,小两口刚才说什么了?”

        

一桌子人都像憋了大便似的表情古怪,出言不逊的母子俩更尴尬得说不出话来。

        

其实出来两人就准备各奔东西,相互都没搭理,跟出了离婚办事处的前夫妻差不多。

        

谁知成玉玲刚抬起手招出租车,滑过来停下的后排就坐着她妈跟奶奶。

        

看见俩年轻人并肩站在门口,老太太马上满脸惊喜的探头:“你们要去哪里呀,去哪里玩?”

        

一边说一边迫不及待的推门下车,之前荆小强可是看见她需要乡下媳妇扶着的。

        

连忙停下准备去会合舞蹈团队的脚步,伸手扶住车门扶住老人。

        

成叔他老婆反而大大咧咧的从另一边下车,还一脸婆婆有人照顾的轻松,看女儿的目光却充满戏谑。

        

一直冷脸的成玉玲浮起无奈的讪笑迎接祖母:“里面太闷了,我想回学校去。”

        

成老太赶紧张罗推进:“好的好的,去吧去吧,好好玩……”还使劲拍手肘上的荆小强爪子,给予很鼓励的神情。

        

荆小强不按套路走:“是大小姐回学校,我也正好找您咨询,您这样的家庭,为什么非要看中我这样的穷小子……甚至连苏北的都不来塞,我难道有什么王霸之气啊?”

        

成玉玲马上又冷脸:“胡说八道干嘛呀?!”

        

荆小强不怕她:“你这态度,再有喜欢你的人都觉得憋屈,更别说我这种喜欢自由自在的了,我俩肯定没关系,但你家里人平白着急就有点不值得了。”

        

成玉玲只能不屑的哼哼表情。

        

但当着祖母和已经拉住她的妈,没说话。

        

成老太就满脸兴趣的看,感觉有人训她孙女还多开心似的。

        

然后跟荆小强对上目光,才收起祖母笑,回到标准的知书达理老太太样子吩咐媳妇陪孙女回学校。

        

对孙女警告的指荆小强不许乱说话,都没说啥。

        

等出租车远去了,才轻拍下手肘上的爪子:“陪我走走……我是真的希望你能跟阿玲走到一起,因为你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可能很快就会被别的明眼姑娘抢走了。”

        

说这话的时候还抬头对远处摆摆手,荆小强看过去,袁学姐已经换了便服,正站在那边墙根抱着杜若兰远眺呢。

        

感觉学姐不抱住,那姑娘会嗷呜一声冲过来。

        

老人家真敏锐!

        

荆小强还是那句:“为什么认为我跟成小姐合适呢?”

        

成老太点点头:“对啊,那些很想跟阿玲结婚的人,就不会问跟阿玲合不合适,他们看重的都是成家这点剩下的关系,可只有你不在乎,阿玲也不在乎,连我跟她父亲都不在乎,单这一条,就胜过无数人了……”

        

两人已经慢慢走回宴会厅,果然所到之处,宴席边的人纷纷起身问好。

        

连之前骂小把戏的母子俩,都点头哈腰的凑过来满是谄媚之色。

        

荆小强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狐假虎威了。

0

更多精彩

舌头花蒂h_调教Sm高H文

2021年10月8日 小羽 0

“说什么胡话呢,你带着孩子们更好走,你会功夫,我离开了这样优渥的生活,连做饭都不会,遇到歹人我一推就倒,若是没了马车,我走路走不了一个时辰就累死了,还不如让我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