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肉厨房_艳色妇的荡欲

      

可那扇门,在我眼前合拢,来路成了一道斑驳的灰墙,上头,只有一道梧桐树的影子。

        

心里猛然一沉。

        

那个挺拔的身影,是老头儿?

        

老头儿——现如今,在下头做事,也成了个阴差?

        

难怪,难怪不肯回头看我,我记得,在下头有个规矩,鬼差是不能跟家里人见面的。

        

我和他确实没有血缘关系,可也确实死实打实的一家人。

        

只可惜——也没跟他说上一句话,没来得及,问他现在好不好。

        

不过——心情微微舒展了一些。

        

老头儿的本事,在哪里,都能过的好。

        

“七星,你愣什么呢?”程星河拉住了我的胳膊:“真到位了!”

        

哑巴兰也伸着脖子,满眼新鲜:“任意门!” 

        

苏寻也跟着四下看了一圈,眼珠子也瞪圆了:“早先要是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早先知道,也没资格进来。

        

按下了心思,我看向了那扇大门。

        

杜家祖上是钦天监,家族历史悠久。

        

这扇大门,也看得出往日的辉煌。

        

现如今,大门紧闭,只有左右两个黄铜色的门环,反射着微弱的灯光。】

        

我上去敲门。

        

金属的脆响,撞在了厚重的木门上。

        

没有人应声。

        

程星河他们着急,上来就砸门。

        

“平时杜家派头挺大的,今儿怎么连个值班的都没有?”程星河回过头,有点莫名其妙:“难不成,他们放假团建去了?”

        

不对,他们——是知道我来,不给我开门。

        

我回头看向了哑巴兰。

        

哑巴兰早等在后面了,立马心领神会,“嗨呀”一声,伸手就抱住了那扇木门。

        

“咯吱”一声,那个木门跟蚌壳一样,直接就让他给卸下来了。

        

杜大先生知道我要来,那就也应该知道,这地方,拦不住我。

        

果然,跨过那扇及膝盖的门槛,就听见了里头有叹息的声音。

        

杜家的人都在,院子里站的整整齐齐的。

        

盯着我,神色各异,有的紧张,有的叹气,还有的——惋惜。

        

一个老头儿往前了一步,表情有点为难:“您请回吧——您先的身份,不合适上这里来。”

        

这是桂爷,算是杜家的管家。

        

“我不回。”我盯着他:“杜蘅芷呢?”

        

桂爷颤了一下。

        

我跟桂爷算是老相识了,之前在杜大先生被徐福算计,要在杜大先生生日上夺权开始,就认识了。

        

之后上天师府,下真龙穴,他们都给我帮过忙。

        

院落我很熟悉,三课大松树后面,是一大片金贞花花圃,后头就是主宅。

        

订婚宴的时候,我来过这里。

        

杜蘅芷要是在,一定在主宅里。

        

我奔着那个方向走,桂爷和杜家的人想拦着我,可哑巴兰和苏寻早挡在前头了,偶尔有越过来的,一触碰到了我的视线,就不敢往前走了。

        

桂爷跌跌撞撞,几乎要绊一跤,被身边人扶住了,还直着嗓子叫:“杜大先生,也不见外人……”

        

“我不是外人。”

        

我跟杜蘅芷订过婚,整个行当,谁不知道?

        

跟外头的大门一样,住宅也一样紧闭。

        

杜大先生不想见我。

        

我越过了小花园,就看见了杜蘅芷平时住的房子。

        

那是一片草木清香。

        

那地方跟她的名字一样,全是藤蔓药草。

        

这个院子,没有灯火。

        

那扇雕花木门,没锁。

        

吱呀一声开开,隐约,还能闻到一股子桃花的气息。

        

是杜蘅芷身上的味道。

        

“杜蘅芷?”

        

我的声音,发涩。

        

椅子是空的,床榻是空的。

        

灯火一亮,我只看到,这里四处都贴着白纸葫芦。

        

我还是不接受,直到,我看见梳妆镜上,贴着一副白色的对联。

        

“遽促芳龄,兰摧蕙折。”

        

这叫压灵联——镜子是照人的,只在人死了之后,才会挂在这里,怕人留恋,不走。

        

耳边轰的一声,心倏然像是被人剜下去了一块。

        

程星河看见了,不出声了。

        

白藿香也看清了,眼圈忽然就红了。

        

她跟杜蘅芷从来都处不来,还吵过架。

        

哑巴兰和苏寻对看了一眼,都没说出话来。

        

“杜大先生说——您看见了也好,也就甘心了,”桂爷靠近,叹了口气:“您——回吧。”

        

我回头看向了桂爷:“她怎么……”

        

剩下的半句,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手腕上,杜蘅芷触碰过的位置,一阵隐隐作痛。

        

桂爷低着头,一副恭敬守礼的样子,却抬起手,擦了擦眼泪。

        

“这个,不能跟您说。”

        

我的声音,凌厉的抬起来:“我非要知道!”

        

这一声一起,远处,有了隐隐的雷声。

        

桂爷一个激灵,差点没跌在地上:“您,您别逼我,逼我,也不管用。”

        

西派的人,聚集在了门口,都是一脸惶然。

        

我转身出去,他们想挡着,不敢挡,目送着我到了杜大先生门口。

        

我就站在门前,等杜大先生出来。

        

隐约的雷,越来越近,程星河他们彼此看了一眼,默然都跟在我身边。

        

白藿香想说什么,终究是没说。

        

西川,也下起了秋雨。

        

她把带来的伞,偏在了我头上。

        

西派的人抬头看天,表情越来越惶惑,桂爷左思右想,小心翼翼的进去了。

        

半晌,屋里才响起了杜大先生的声音:“您这是何苦?”

        

杜大先生,也开始跟我叫“您”了。

        

“你不说,我就不走。”

        

杜大先生叹息了一声。

        

门开了。

        

那个穿着一袭秋海棠银丝绣的身影,出现在了绵绵夜雨之中。

        

“不是我不说,”杜大先生缓缓开了口:“我答应蘅芷的事情,不能做不到,不然——他日,怎么见她?”

        

这个“他日”,像是山峦崩塌,砸下来的巨石,一下落在了我心上。

        

“这个,给你留个念想。”

        

杜大先生叫桂爷,给我拿来了一个东西。

        

落在掌心的,是那片金麟。

        

杜蘅芷要走的那片。

        

可现在,金麟,只剩下了一半。

        

心里像是卷起了惊涛骇浪,轰然砸像了三魂七魄。

        

“那孩子说,她不后悔,”杜大先生接着说道:“过去的已经过去,咱们都要往前看。”

        

来不及了,原来,真的来不及了。

0

更多精彩

精灌满小内h/bl短篇H不腻

2021年10月8日 小羽 0

       “说什么胡话呢,你带着孩子们更好走,你会功夫,我离开了这样优渥的生活,连做饭都不会,遇到歹人我一推就倒,若 […]

男男粗肉v文_浪妇的肉

2021年10月8日 小羽 0

林风下意识进入了演戏的状态,他可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至少在没有实力之前,他是绝对不会主动暴露自己的。     &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