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椅上h皇后&妇欲欢公爽婷婷

        

都是在一条街上开铺子的,谁不认识谁啊,被一个眼尖的喊出来后,立刻不少人附和。

        

“还真是书斋东家!”

        

另一个呢?

        

可惜转身太快,留给人们的只有夺目的光屁股。

        

就在众人遗憾之际,就听砰地一声,书斋大门关上了。

        

关上了!

        

人们眼睛一亮。

        

哪来这么善解人意的门啊。

        

而对平嘉侯世子来说,突然关上的门就太让人绝望了。

        

他死命拍打着大门,见大门纹丝不动抬脚就踹,却忘了自己没有穿鞋。

        

一声惨叫,平嘉侯世子抱着脚跌坐在地。 

        

他上方凑过来几张好奇的脸。

        

“这是——”

        

“妈呀,平嘉侯世子!”

        

平嘉侯世子上方的几个脑袋瓜迅速不见了。

        

看热闹的人默契拉开一段距离,以免惹祸上身。

        

当然,热闹该看还是看的,看热闹又不犯法。

        

巡视的官差姗姗来迟。

        

“谁在闹事?不知道今日是御街夸官的大好日子吗——”领头官差的呵斥声在见到两个光屁股的大男人后,戛然而止。

        

他先抬头看看天,确定大白天没有做梦,而后勃然大怒:“伤风败俗,带走带走!”

        

他看到了什么?

        

两个男人光屁股!

        

眼睛要瞎了啊!

        

立刻有数名官差上前抓人,再看两人连个布条都没穿,一时竟有种无处下手的为难,不由看向领头官差。

        

“看我干什么,抓人!”下意识扫了平嘉侯世子二人一眼,领头官差忙移开眼,嫌弃摆手,“拿件外衣给他们遮一遮。”

        

躲在不远处看热闹的人交头接耳。

        

“真的不提醒差爷一声,那是平嘉侯世子吗?”

        

“还是算了吧,万一认错了呢。”

        

“也是。就算没错,去提醒的人被平嘉侯世子记恨怎么办?”

        

正议论着,就见一个小厮打扮的人冲过去,拦在一众官差面前。

        

“你们不能把我们世子带走!”

        

世子?

        

领头官差这才仔细打量平嘉侯世子。

        

平嘉侯世子脸色五彩纷呈,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这时候他连吼小厮的力气都没了,只剩把人逼疯的羞耻感。

        

领头官差对常上街的达官显贵都认得,这么定睛一看,还真是平嘉侯世子。

        

“原来是——”

        

没等说完,就见平嘉侯世子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领头官差一滞。

        

怎么还逃避现实呢?

        

“还愣着干什么,把世子送回平嘉侯府。”

        

一位衙役问:“头儿,这个人怎么办?”

        

领头官差看一眼面色惨白的书斋东家,嫌弃皱皱眉:“一并送去平嘉侯府。”

        

要是寻常百姓,还能以有伤风化破坏状元游街喜庆的名头丢进大牢里,现在平嘉侯世子不能抓,和平嘉侯世子鬼混的这小子自然也不能抓了。

        

统统送去平嘉侯府,让侯府头疼去吧。

        

转眼间,一众官差带着人走了个干净,只剩看热闹的人凑成堆兴奋议论着。

        

“真没想到啊,平嘉侯世子竟然喜欢男人。”

        

“我说平嘉侯世子怎么总往书斋跑呢,亏我真信了平嘉侯世子喜欢读书这种传闻。”

        

有人呵呵一笑:“平嘉侯世子要是真喜欢读书,今日还能在书斋?御街夸官的进士里怎么也该有他一个啊。”

        

这下提醒了不少人。

        

“隔壁老王去看状元游街,还向我炫耀呢。嘿嘿,这下看他还怎么显摆。”

        

“就是,状元游街能有两个大男人光屁股跑到大街上好看?”

        

众人纷纷点头。

        

为了面子,必须让那些去看状元游街的人知道刚才发生的事!

        

林好混在人群中听着这些议论,心情大好。

        

刘伯还真是会办事。

        

“二姑娘。”有人小声喊。

        

林好看到刘伯招手,走了过去。

        

“二姑娘还满意吧?”刘伯笑呵呵问。

        

林好笑着点头:“还是刘伯有办法。我看到他们直接从书斋大门跑出来,就知道事情成了。”

        

这种前铺后院的布局,往往都有后门可走,这二人若走后门跑到巷子里,可没这样的效果。

        

“也是天时地利,他们以为今日人们都去看状元游街的热闹了,竟然在书斋里就乱来。突然听到爆竹声惊慌失措,自然是离哪个门近就往哪里冲——”刘伯得意解释,似是想起什么,神色变得微妙,“二姑娘亲眼瞧见他们跑出来的?”

        

“瞧见了啊。”林好面不改色,“不是刘伯通知我来看吗。”

        

刘伯:“……”老夫人要知道了,一定会打断他的腿。

        

“二姑娘,这事咱得保密啊。”

        

“这是当然。刘伯辛苦了,等晚上我给你带酱牛肉。”

        

“二姑娘还有事?”

        

“我去和陈大姑娘说一声。”

        

与刘伯分别,林好一转身就看到一道熟悉身影。

        

林好一惊,下意识打量祁烁。

        

几日不见,靖王世子看起来更白了些,却比她以为的要好许多。

        

不是说靖王世子病得厉害——

        

“林二姑娘,这么巧。”少年微笑打招呼。

        

“世子……病好了?”

        

“咳咳。”祁烁偏头咳嗽两声,突然就有了弱不禁风的感觉,“只是着凉而已。”

        

“那就好。”林好露出个真切笑容,大大松了口气。

        

她这几日一想靖王世子就脑壳疼。

        

纠结着要不要去看看,理智又告诉她没立场。

        

总不能跑去靖王府对靖王妃说:令郎有可能因为我才生病的,所以我来看看。

        

若不是听到叫长宁的小厮自言自语,她都要骂自己一声自作多情。

        

如今看到靖王世子活蹦乱跳出现在眼前,总算安心了。

        

林好这般想着,余光扫到跟在祁烁身后的小厮。

        

小厮欲言又止的样子把她这几日的困惑又勾了起来:靖王世子跳湖是为了救她?

        

自幼异于常人让林好在一些方面反而格外简单。

        

她想不通,便问了。

        

“世子那日跳湖……是为了救谁?”

        

长宁不由瞪大了眼。

        

林二姑娘居然直接问世子!

        

祁烁显然也有些意外。

        

他似乎想扬唇,又压下,最终不动声色问:“林二姑娘为何会问这个问题?我是说……在许多人看来显而易见的问题。”

        

林好瞥了长宁一眼。

        

她也觉得答案显而易见,要不是听了这小厮的话。

        

当然,她是不会把那日的事说出来的,不然等于承认她又翻墙头还偷听了。

        

“我对一个人的看法,往往属于那少数人,所以对显而易见的问题依然有好奇心。”

        

少年弯唇一笑:

0

更多精彩

宠妾po_公与憩小说400章

2021年10月8日 小羽 0

       陆阔一直是大智若愚,人生活得肆意潇洒,不像卓禹安或者顾阮东,给自己那么多条条框框的限制。很多事,看似无心, […]

狼兄by_傻子小说大全

2021年10月8日 小羽 0

      陆阔一直是大智若愚,人生活得肆意潇洒,不像卓禹安或者顾阮东,给自己那么多条条框框的限制。很多事,看似无心,实际是完全不 […]

浓精高潮H_苗民的性开放

2021年10月8日 小羽 0

       老人呵呵笑着,看了看篝火上的腊肉,他吞了吞口水,然后开口说:“各位看起来很不凡啊……能在深山中相遇也是缘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