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含着他硕大&厨房浴室h

        

“票房多少了?!”

        

“20亿了吧?!这才不到一个月!”

        

“恭喜韩为!100亿票房先生!”

        

“最年轻的一个!!”

        

“恭喜啊!”

        

“实至名归!!韩为几乎每部电影都好。”

        

“今年是韩为之年!”

        

“两部电影票房就七十多亿了。”

        

“而且类型还不一样。”

        

“真的可以了!”

        

“韩为这算真正的顶流了。” 

        

“已经不能说顶流了,国民度超高。”

        

“国民度得靠电视剧吧。微微一笑爆了不算。”

        

“那就等《神雕侠侣》了,这个是任何还活着的各年龄段都家喻户晓的作品,我爸妈都能看。”

        

“你别说,我爸妈都知道韩为。他的综艺还有他的影视剧。”

        

“好像经调查,韩为的电影破天荒有很多30岁到50岁的年龄段人观看的。”

        

“30岁看电影不正常吗?”

        

“应该没那么多了吧?”

        

“韩为年!”

        

“可以了,以艺人来说。”

        

“以演员来说。”

        

“听说唐探3也排片,不过韩为只是配角。”

        

“估计又是爆款。”

        

“以后看电影我只认韩为。”

        

“综艺也是。”

        

“电视剧也是。”

        

12月份的时候,票房破20亿,但好像还没有结束的样子。似乎还能再往上提一提。反正也没有说一个月就下片,好电影肯定是要多放一些时间的。

        

尤其大地院线一直排片第一位,万大院线排片率也不低,而且口碑已经出来了,宣传也到位,余生都乐得合不拢嘴,票房是一方面,关键口碑好对一个电影导演来说那才是第一位。

        

已经都报道金凤奖了。提名是必然的。

        

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影帝),最佳女主角(影后),最佳男配,最佳剧本,一共六项大奖提名一个没落下。

        

不止陈枫要争影后,余生之前惜败吴三丕肯定也是这一次要争一下。倒是韩为没什么遗憾,之前遇见你之前也提名了,和白凌薇一起,不过惜败两位男女老戏骨。两人毕竟还年轻,而且那部电影也只是有点深度的爱情片而已。

        

这一次就不一样了。

        

不过韩为依然陪着董晴柔,只不过陈枫临走的时候韩为又让她帮忙把《鹿鼎记》的拍摄版权弄下来。陈枫也没多说,只是表示好像金大师身体要不行了,估计也就年前年后的时间。

        

韩为也有点惋惜,拖陈枫把自己《神雕侠侣》的片花送过去。如果他还能看的话,因为如果这么算那没等《神雕侠侣》播出他估计就差不多了。很遗憾啊。

        

不过这些都不说了,没多久丁雨诗长期入驻这里。帮忙照顾董晴柔,丁雨诗和其他人韩为女人不一样,董晴柔把她当亲妹妹的感觉。因为她第一不是艺人,所以真正的一心为韩为再没有其他,不争不抢的。特别踏实。

        

她内心也就会更接受。

        

有她来就好了,董晴柔不会那么闷了,其实其他谁包括周惢还有金小曼或者童晓萌欧瑶都可以来的,也都想来。但韩为没让。这里就是要保密的,多他一个就多一份风险,再让这么多女艺人都扎堆这里,被媒体知道就引过来了。

        

至于丁雨诗当然没有这方面的顾忌,她又不是艺人。

        

“辛苦你了雨诗。”

        

董晴柔拉着丁雨诗的手,让她歇会。她来之后捏脚的事韩为就不做了,丁雨诗做。韩为就在那玩游戏,天天CSGO和人休闲。关键竞技总被骂。包括散步的工作也是丁雨诗陪着。

        

“没事,不累。”

        

丁雨诗开口:“晚上要吃点什么?”

        

董晴柔没搭话,而是看着在那戴耳机呼哈的韩为:“雨诗一来你就甩手了是吧?男人都一个样!!”

        

“什么……不是和你们说。”

        

韩为摘下耳机好奇回头:“你说什么?”

        

董晴柔白他一眼:“我说男人一个样,雨诗一来你就甩手什么都不做,要你来干什么的?!”

        

韩为开口:“那要她来干什么的?!”

        

丁雨诗就笑,看着董晴柔:“我都能做好的,让他玩吧。一个大男人天天陪在女人身边也难为他了。”

        

“难为什么?!”

        

董晴柔瞪了丁雨诗一眼:“要我说你啊,总觉得自己不是艺人就什么都顺从也不争不抢,结果他能记起来你吗?还不是有事的时候想起你来。”

        

丁雨诗笑:“这就很好了。”

        

揽着董晴柔坐好,后背弄了抱枕垫着:“就是老家东北新房买了两年了,一次没回去过。”

        

韩为思索看着董晴柔,对着丁雨诗:“真的,你要是怀孕之后也跟变了个人似的,我估计我等不了出生就都打死干净。”

        

“你敢!!”

        

董晴柔抱着笑着的丁雨诗瞪他:“天天打死这个打死那个的!你来啊,现在就有现成的,都不用你打,你碰一下我就倒地!一尸两命敢不敢?!”

        

韩为气笑了,竖起拇指:“董晴柔你好样的,一直以来人设立得那么完美,一怀孕就现行了。任性跋扈不讲理又各种挑刺多虑多疑,我么真是长见识了。”

        

董晴柔挑挑眉毛,韩为示意:“我就该给你录下来,让你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孩子长大之后也知道他爸在他母亲怀他的时候承受了多少,为他扛下所有。”

        

丁雨诗笑得不行,突然董晴柔电话响起,也还口了,拿起来递过去之际突然手一顿,上面来电显示,写着妈妈两个字。

        

“完了~”

        

董晴柔吐吐舌头,看着韩为:“我妈。”

        

韩为示意:“接呗。那又不是视频通话。”

        

董晴柔轻咳一声,随即就要招呼丁雨诗扶她去一边。

        

“行了你在这打,我走。”

        

韩为起身示意,丁雨诗也跟着一起走了。董晴柔白他一眼,也就接通。丁雨诗去忙活晚上的营养餐,还有韩为的饭。韩为就过去和刘元嘱咐既然接手了,董晴柔距离预产期还有两个多月,临门一脚了,之前保密工作都做的不错。那么现在就不能有差错。

        

方圆周围因为冬天,所以买了房子搁在这过冬的人也就多了。虽然董晴柔一直不出去,不过周围有人进出的,别有点什么事牵连。刘元表示几乎各个角落都安装了监控。有陌生人可疑人都会悄悄追查。而且尤华也早就帮忙一直盯着主流媒体动向,目前为止没有大的媒体机构派人来三亚。

        

至少娱乐新闻的没有。

        

韩为也就放心了,回头看董晴柔打完电话呆呆坐在那里。韩为走回去坐在她身边揽着她:“怎么了?说什么了?”

        

“我弟弟要结婚了。”

        

董晴柔低头:“定在元旦前后,希望我回去。”

        

“我靠!”

        

韩为咧嘴:“问问医生能不能提前生?最好12月份生下来,养一养回去也看不出来。”

        

董晴柔白他一眼:“我无所谓。”

        

韩为皱眉揽着她:“不是,当我没说……不对啊。”

        

韩为也是一下惊到了,怕啥来啥。就说怀孕一年至少瞒着父母,之前半年多都没事,现在居然出这么个状况。以至于忘了个细节。

        

“不对。”

        

韩为看着董晴柔:“你不是独生女吗?什么时候有个弟弟?”

        

董晴柔无奈:“我堂弟,不是一个爸妈,但他爸妈我叔婶和你似的,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正好我爸妈也喜欢男孩,有点传宗接代的观念。而且我爸和二叔是一母亲兄弟肯定照顾好,一起长大对他比对我都好。”

        

韩为恍然:“我说呢,没听你提过。”

        

董晴柔轻轻靠在他肩膀:“我很小考学就出来了,之后也再没怎么回去过。我弟弟考了当地大学,然后工作也是在家里找的。一切都挺好的。”

        

韩为明白:“你俩关系不错?”

        

董晴柔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关系肯定很好。他其实从小挺黏着我的,你知道他爸妈去世早孤苦伶仃,被我爸妈接过家里养着也有点自卑和内向……”

        

“一个温柔大姐姐出现打开他的心扉,从此把你家当自己家?”

        

韩为好奇追问,董晴柔白他一眼,韩为凑过去亲了一下:“只是咱弟弟到底是一片深情错付了,没想到长大后的大姐姐渐渐疏远了他,把那份极致的柔情给了一个……”

        

董晴柔嗤笑:“渣男。”

        

韩为一顿:“大胡子导演?”

        

“滚!!”

        

董晴柔用力打他,韩为笑着抵挡:“本来就是嘛。这锅我不背,我估计你跟我的时候早就人,妻了。”

        

董晴柔手停顿,突然就哭了,毫无征兆。

        

“我去……”

        

韩为咧嘴赶紧哄:“也没说啥啊。再说打我你哭?!赶尽杀绝呗?!”

        

抱着抽泣的董晴柔安慰:“没事没事!哥在呢!”

        

孕妇不就这样吗?情绪波动特别大,抽泣对着韩为:“结果要结婚了才告诉我,希望我回去给他撑场面,也好久没见我了。其实一直想我却怕麻烦我,可是……我却去不了。”

        

“没事!多大点事!”

        

韩为抱着她:“给钱不就行了吗?多给点!买套房……不是。房还有车都买,急眼再买个房车行不行?”

        

董晴柔笑了,一边哭一边笑。丁雨诗好奇过来也不敢问,韩为无奈看看她,把事说了。

        

希望她有办法,韩为现在被董晴柔弄的,也有点乱。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