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神/浪荡的妓女h

陆林北赶回矿场据点时,枚忘真和陆叶舟都急坏了。

        

“无人机的芯片遭到入侵,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我一直试着联系你,怎么也联系不上,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陆叶舟语速飞快,放松的同时也有一丝埋怨。

        

“我也在联系你,可赵王星的所有网络都中断了,咱们的无人机也逃不过。”陆林北微笑道。

        

枚忘真比陆叶舟镇定些,坐在办公桌后面,也露出微笑,“回来就好,看你的样子,必然大有收获。”

        

“让我先问,叶子接到我昨晚发来的信息没有?”陆林北道。

        

“接到了,但是你说的太含糊,什么‘变故’,什么‘大好时机’,我交给真组长,真组长交给黄平楚,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咱们一名士兵也没派出去,外面的大王星也没派士兵进来。”

        

陆林北轻叹一声,虽然猜到会是这种结果,还是有一点失望,向枚忘真道:“我见到了裘新杨,他不是傀儡,也没有被借用身份,就是入侵者本人。”

        

枚忘真露出惊讶的神情,“调查员的情报有误吗?”

        

“情报没有错,裘新杨确实做过导游,身份等信息全都正确。他从前是一名程序员,从癸亥和农星文那里受到指导与启发,弄出一个‘人脑武器’,能够发起网络入侵,还能通过数字大脑影响到真实大脑,我就是因为他的进攻而失忆的。”

        

“又是农星文。”陆叶舟恨恨地说,“裘新杨奉命刺杀你吗?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施展巧计了,是不是?” 

        

陆林北摇头,“是裘新杨派人送我回来的,他目前不受农星文的控制。现在的情况很复杂,大王星的一支雇佣军受到鼓动,昨晚发动叛乱,已经占据差不多整个天堂市,并且向其它城市发出号召,估计会与大王星的支持者发生一战。”

        

陆叶舟忍不住又插口道:“这还真是‘大好时机’,就是现在也来得及,向附近的大王星据点发起反击,他们肯定会不战而溃。”

        

“黄上校不会派兵的。”陆林北已经不存希望,继续道:“背后的鼓动者有十几位,裘新杨是其中之一,负责网络攻击。他们没有为大众所知的首领,难以服众,所以推举雇佣军的头目,一个叫庞高侯的军官,充当独立军总司令以及赵王星临时首脑。”

        

陆叶舟笑出声来,“我认得庞高侯,雇佣兵老油条,给钱就干活儿,在各方势力之间来回摇摆,名声极差,居然被推为‘首脑’,这……这也太离谱了吧?这些鼓动者是些什么人啊?”

        

“程序员为主,都曾受到农星文的‘指导’,擅长在网络上鼓动人心,回到现实中,就有一点力不从心,我猜他们也是没办法,独立军刚刚成立,核心力量全是雇佣兵,只能用他们认可的人。”

        

枚忘真道:“听上去这支所谓的独立军前途堪忧。”

        

“独立军未必成事,但是赵王星的形势必有重大变化,裘新杨等人的鼓动是一方面,赵王星居民人心思变才是更重要的原因,我在城里亲眼看到大批民居参加游行,他们已经准备好独立,只缺一名真正的领袖。”

        

“恰恰是这一点最难。先不说这些,裘新杨既然在网络里攻击你,为什么真见面之后却将你释放,还派人将你送回来?”

        

“我们达成一项协议。”陆林北稍顿一下,“我放弃修复太空站,他负责保护翟王星人的安全。”

        

“他在骗你。”陆叶舟马上得出结论,然后有些困惑地问:“你在修复太空站?怎么……算了,反正你有办法,但是裘新杨不安好心,等你放弃修复,手里再也没有可出的牌之后,他会找出一百个理由不遵守协议。”

        

“我接受了……”

        

“咦?老北,你不会如此轻信吧?”

        

“让老北说完。”枚忘真不得不制止陆叶舟的打岔。

        

陆林北道:“我会暂停对太空站的修复,但是不会放开网络,所以太空站仍然在我的控制之下。”

        

陆叶舟等了一会,确认陆林北已经说完,开口道:“但是仍然有个网络,对吧?”

        

“当然,没有网络的话,我也无法进入太空站。”

        

“那就是可以被破解,裘新杨能在网络里将你打到失忆,没准也能破解你的加密措施。”

        

“有这个可能性,而且不低。”

        

枚忘真也说出自己的疑惑,“裘新杨还可以摧毁咱们所有的网络设备,没有地面网络,你仍然无法进入太空站。”

        

陆林北点头,“这也是一个办法,但是裘新杨不会这么做,因为独立军并不想永远与世隔绝,其它行星的舰队早晚会过来,修复或者重建一座太空站,独立军希望获得一段时间的缓冲,发展自己的技术,最终能与外敌抗衡,所以,他们很快就得恢复公共网络。”

        

网络是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没有网络,科研与生产全都无从谈起,至少效率大打折扣。

        

“独立军倒是挺自信,他们希望的缓冲期是多久?”枚忘真问。

        

“两三年。”

        

“嘿,顶多半年以后,外星舰队就会杀过来,他们有何打算?”

        

“独立军肯定有打算,但是没有告诉我。”

        

枚忘真想了一会,轻叹一声,“黄上校或许会喜欢这个计划。”

        

陆叶舟惊讶地说:“真组长,你也同意与独立军妥协?那个裘新杨明显是个骗子。”

        

“咱们也不会做老实人。独立军只是占领天堂市,赵王星上还有大量城市和矿场被其它势力掌控,尤其是大王星,他们过于贪婪,分散兵力占据太多地盘,只要他们恢复一点理智,暂时放弃扩张,集中兵力之后,仍然是这颗星球上最强大的力量,有可能夺回天堂市,逼迫翟王星最后的据点投降,从这个角度看,咱们与独立军是天然的盟友。我猜老北也是这么想的。”

        

陆林北点点头,他的想法与枚忘真完全一致。

        

“好吧,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陆叶舟仍然不喜欢这个主意,“我会牢牢盯住裘新杨和庞高侯,他们若有异心,咱们先下手为强。”

        

劝说黄平楚接受妥协,比预料得要困难。

        

黄平楚看上去情绪不错,脸上虽无喜色,但也没有平时那种明显的焦躁情绪,听枚忘真简单介绍情况之后,他将目光投向陆林北,“你恰好进城,恰好赶上叛军发起暴乱,恰好与这个叫裘新杨的人——怎么说呢,惺惺相惜,于是达成一项协议,是这个意思吗?”

        

“我不会用‘惺惺相惜’这个词,但是确实有不少‘恰好’。协议还没有达成,目前只是一项提议,需要黄上校的批准。”

        

黄平楚做出一个自嘲的怪脸,“竟然还需要我的批准,你进城去见叛军头目的时候,可没向我请示。”

        

枚忘真道:“黄上校曾经允许军情处便宜行事,陆林北是奉我的命令进城,并非擅自行事。”

        

黄平楚将双肘支在办公桌上,轻轻摆下右手,表示不再计较,然后语重心长地说:“陆少校脱离情报界太久,犯错误可以理解,真组长,你是老调查员,怎么也会如此大意?”

        

“我们并没有完全相信裘新杨,只是……”

        

黄平楚又一次轻轻摆手,表示自己还没说完,“问题不在于裘新杨是否值得相信,而在于独立军,他们的口号是什么?‘驱逐外星人’,他们试图用暴力推翻既有的一切规则,不管他们能否成功——我个人认为,成功概率微乎其微——这种行为本身,绝不可以接受,更不能加以鼓励。”

        

陆林北一愣,终于明白黄平楚是什么意思,“因为独立军是叛军,所以不能与他们有任何来往?”

        

“对。”黄平楚的回答斩钉截铁,“翟王星可以和任何一方势力结成联盟,就是不能接受叛军,他们破坏了最基本的星际规则。两位,咱们早晚会回到翟王星,战败不可怕,投降不可耻,可是与叛军的任何一点联系,都会成为一辈子的污点。真组长,你将陆少校要到军情处,请你对他的行为负责。”

        

“所以翟王星与大王星开战是合乎规则的,赵王星人想要独立却不行?”枚忘真露出明显的怒容。

        

黄平楚眉头微皱,“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赵王星人可以独立,但是要采用正常手段,比如甲子星,虽然是新行星,做派却很传统:从名王星那里获得支持,然后与其它行星谈判,充分尊重每一方的利益,很轻松就获得独立地位。至于翟王星与大王星的战争,这是一种对话方式,双方充分展示自己的实力,最后还是会谈判解决分歧。我相信,战争不会旷日持久,很有可能两星已经在接触,甚至达成和解。叛乱行为不可接受,它们是野火,哪怕是最弱小的火苗,也得及时扑灭。但这里是赵王星,所以我同意不去多管闲事,咱们什么都不做,静观其变。真组长,我不得不收回允许你‘便宜行事’的命令,从今天开始,军情处的一切行动,必须上报,得到我的批准之后,方可进行。”

        

谈话结束,黄平楚收回双臂,身体靠在椅子上,目光落在微电脑显示器上。

        

枚忘真还想说话,陆林北用目光示意她不要再争。

        

离开指挥室,枚忘真道:“他简直不可理喻。”

        

陆林北道:“我猜黄上校已经与大王星取得联系,达成‘体面的妥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