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兜奶水溢出h/双腿架开h

“二嫂!不是吧!你好歹也是出生魔教不是,怎么连我都不如?”田灵儿看到赵月吟的惨样,心中很是得意,看来自己也并不是太差。

        

赵月吟在心中直骂大竹峰的弟子没一个正常的,全都是疯子。当然,自己的夫君除外。

        

“师父和四师兄呢?”郑大礼环视了一圈,都没看到这两人,便看向吴大义询问道。

        

“师父带着老四寻宝去了!”吴大义笑着说道。

        

“寻宝!这个我们在行啊!”洛云机突然来了兴趣,拉着张小凡就跑。

        

路过毒神的尸体时,洛云机停了下来,在他身上摸索了一番后,就得到了好几样宝贝。

        

“果然!这种事还是小师弟在行。师父说去寻宝,却没发现最好的宝贝就在眼前!”吴大义笑着对师弟们说道。

        

“把这些武器也都收走,回去的时候带给城中百姓,他们既然想要亲手保护家园,没有武器可怎么行。”洛云机开心地控制着血雾,从中抽出数十条血带,扫荡般搜刮起散落在地上的武器。

        

张小凡提着竹包跟在一旁,不断往竹包中收取。

        

赵月吟还是第一次看到洛云机是如何搜刮战利品的。

        

“这也太……”

        

看到赵月吟张圆了嘴巴,吴大义笑道,“这样才不会有遗落,万一漏掉的是件好宝贝,岂不遗憾。”

        

修界都传大竹峰小弟子运气好,随意都能获得宝贝。可任谁像洛云机这般刮地皮的行径,也会如他一般得到不少宝贝的吧!

        

“万毒归宗袋?”何大智正好抱着一些搜刮来的东西走回来,看到洛云机从毒神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对其中一个非金非布材质特殊的袋子,不免感到好奇。

        

这样一个特别的袋子被毒神带在身上,何大智看见的第一眼,脑海中便闪现出‘万毒归宗袋’这个名字。

        

“就是那个魔教四大神器之一的‘万毒归宗袋’?”吴大义听后愣了下,“不可能吧!”

        

赵月吟也是满脸好奇地探头望去。

        

“我道是希望它不是。待会给师父看看!”何大智将袋子还给洛云机,心中有些莫名的感慨。

        

魔教四大神器,分别是合欢铃、嗜血珠、万毒归宗袋以及伏龙鼎。

        

若这袋子真的是万毒归宗袋,那魔教四大神器之三都在他们手中。这要说出去魔教那帮人还不得疯啊!

        

小竹峰当初也只是抢了魔教一柄‘天琊’仙剑,而他们大竹峰可是抢了人家三件神器。果然,还是他们大竹峰厉害!

        

当田不易也抱着一些东西走回来时,就看到弟子们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师父!”看到田不易走来的杜必书忙拿着那个特殊袋子小跑到他面前,“师父!您看看这是不是魔教四大神器之一的‘万毒归宗袋’?”

        

田不易听后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低头看向弟子递来的袋子,眼神猛地收缩了下。

        

“这东西你们是在哪找到的?”田不易将怀中抱着的东西一股脑全塞到杜必书怀中,然后从他手上接过袋子。

        

“是小师弟在毒神老头的尸体上翻出来的。”杜必书如实回道。

        

查看了好一会儿,田不易真希望这东西不是魔教神器,可老天爷并不站在他这边。

        

“你说你们到底和魔教是什么关系?”田不易突然瞪圆了眼睛看向杜必书吼道。

        

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杜必书一时没能弄懂,傻愣在原地委屈地看着自家师父。

        

“魔教四大神器,你们几个竟抢了三件!魔教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们几个的?这可如何是好。若消息传出去可不得了?魔教那些人不得疯啊!”

        

“师父,这里就我们几个,不说没人会知道。即使他们猜到东西在我们这,可我们不承认他们也没办法,对吧!”

        

“你们小师弟呢?”田不易扫视了一圈没能看到洛云机和张小凡两人。

        

“他拉着小凡去搜刮宝贝去了!师父你先歇歇,这事他们俩最熟!保证搜刮的干干净净。”杜必书将怀中的东西和何大智找来的那些堆放在一起,得意地对田不易讲道。

        

田不易没给好脸色地瞪了他一眼,这种事有啥好得意的?难道他还要夸一句熟能生巧不成?

        

好在竹包和山河扇都在。否则,想要搬空一个传承千百年的宗门,极是不易。洛云机此时有些想他的那些两座山的兵士了。

        

赵月吟今次算是大开了眼界,看着洛云机差点将那些用料稍好些的家具都要搬走的架势,真真是服气了。

        

在毒蛇谷修整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师徒一行人便再次踏上追寻兽妖的旅途。

        

万毒门被一夜灭门,毒神身死道消的消息,随着那些逃散的万毒门弟子在一夜间传遍了整个修界,让各方势力震惊不已。

        

道玄真人看着手中的情报,额角突突的直跳。之前刚和田不易说过他们青云门势大要藏拙,这胖子转头就把魔教四宗之一的万毒门给灭了。

        

还是仅带着他大竹峰那几个弟子干的。

        

这样子,你叫云易岚和普泓两人怎么想?

        

这不是逼着人家结盟嘛。

        

道玄现在想掐死田不易的心都有了。

        

‘他娘的!大竹峰从上到下就没有一个能让人省心的!’

        

道玄觉得之前和田不易说的计划也不得不进行了。只有青云门‘内乱’,才能让云易岚他们安心。道玄觉得自己做这个掌门真的太累了。

        

田不易也知道自己师徒今次所做的事定是给师门添了麻烦,所以写了封书信,途中找到食府的人让其送去青云山。田不易尽量在信中将错误都推到万毒门身上,可实际上,无论谁的对错,你大竹峰师徒十几人就毁了魔教四宗之一的万毒门,这才是重点。

        

师徒一行人,遥遥追在怪物大军身后,看着血泥延伸的方向,田不易的眼神中满是焦虑和担忧。

        

“师兄!你说我们能胜得过那兽妖吗?之前那些怪物喽喽就将万毒门给逼成了那样,这还是没见着真正厉害的怪物……”杜必书一脸的担忧,对于此行他很不看好。

0

更多精彩

快穿翁熄h&风流翁熄

2021年10月9日 小羽 0

         “若我们能够破译天碑,近距离参悟那一道古老枪痕烙印,或许便能够让我等极尽升华,再次发生某种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