妺妺的房间h_攵女h

       

用专业望远镜看到亲哥面前有一条蛇的时候,萧墨池惊得是眼睛睁大了,连忙对着对讲机大喊:“哥,快点回来!”

        

这种地方,尤其是悬崖峭壁上可以出现的蛇,一定不好对付。

        

他哥要是跟蛇一起出事,他怎么回去跟宝贝们解释,怎么面对他嫂子。

        

但是萧司琛已经看到天仙玉露草的位置,他现在说什么也不可能回去。

        

他暂时关掉了耳麦,抬起眼眸,深邃的眸子对上蛇曈,谁也不想让着谁的感觉。

        

蛇嘴巴上发出了吱啦吱啦的声音,很快就露出了尖牙,在它的领地骄傲地匍匐着,一点一点的朝着萧司琛逼近。

        

萧司琛一只手抓着岩石,另一只手摸到腰间。

        

他在找刀。

        

“杀!”

        

金色的蛇猛地张开了嘴巴,发出了类似于人类的声音,一双眼睛仿佛在放光。

        

似要随时弄死萧司琛的样子。

        

萧司琛蹙眉,手紧紧地握住腰间的刀。

        

斩蛇斩七寸,他现在想弄死这条蛇,就必须准确地找到这条蛇的七寸。

        

此刻,蛇的尖牙这里已经开始有黏液,顺着尖牙滴了下来,有些恶心,也有些恐怖。

        

萧司琛尽量让自己的呼吸稳下来,眸光聚焦,在蛇的身体上来回地寻找。

        

终于,在这条蛇脖颈下面十几公分的位置上,看到了一个比其他颜色要深的位置。

        

他眯起瞳眸,开始慢慢地调整着位置。

        

他知道,那就是蛇的七寸,只要给那里一击,这条蛇就完蛋了。

        

蛇看到他移动,也开始移动,甚至这条蛇的脾气好像都比较急躁,已经完全没有耐心,对着萧司琛的方向,直接扑了过来。

        

直升机上面,萧墨池看到这一幕,惊呼:“哥!你快躲开啊,我们换其他人去啊!”

        

他们带了那么多人,大家都可以去找,不必他哥冒这个险啊。

        

然而,无论他说什么,萧司琛那边都是听不见的,男人已经将耳麦关了,除了他自己的呼吸声,跟蛇的声音,其他的他此刻都听不见。

        

“我必须救苒苒!”萧司琛在扬起小刀的一瞬间,沉静的说着。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他手里的小刀已经戳进了蛇的七寸。

        

金色的蛇如同金色发带一样,扭曲着翻转着,在风里摇摇晃晃,最终朝着万丈深渊落下。

        

这条蛇,就这样解决了。

        

那边看到萧司琛处理了蛇的萧墨池,当即是满脸的崇拜。

        

不愧是他哥,真是太厉害了!

        

如果换成别人,一定不会这样!

        

他哥就是他的偶像,绝对绝对的偶像!

        

萧司琛没有功夫去想蛇的问题,他处理完蛇,又向上爬了一些,然后抬起手,伸进那岩石的缝隙里,向前找,想要抓住天仙玉露草。

        

但是,脚上踩的石头忽然碎了。

        

“我天啊!哥,你……你……”萧墨池看到这一幕,心就在发颤。

        

就不能不给他哥玩这种惊险的吗?

        

这……这也太可怕了吧!

        

萧司琛刚才真的就差一点儿让自己挂了,所幸他左手抓住了另一块儿石头,加上他反应本来就灵敏。

        

在险些失去平衡的时候,重新找回了力气,一脚踩到了一个小小的缝隙。

        

接着,就看到萧司琛动作艰难的,总算在那个岩石缝隙里拿到了天仙玉露草。

        

等他重新回到直升机上时,萧墨池激动得差点儿哭了,他先拿纸巾帮他哥擦拭着眼角,然后才说:“哥,以后这种危险的事,交给我来吧。

        

萧家不能没有你,嫂子跟宝贝们也不能没有你!”

        

“你是我弟弟,我不能没有你。”萧司琛认真的说着。

        

这一句话,顿时戳中了萧墨池的心。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萧家有他没他,其实没有太大分别。

        

可是现在他哥的这些话,肯定了他的存在。

        

他需要他,萧家也需要他!

        

他的存在是有意义的。

        

“嘶……”萧司琛皱着眉头,“萧墨池,我胳膊,帮我处理。”

        

萧墨池闻言,立刻低头查看。

        

这才发现他哥手臂上有一道长长的血痕。

        

那样的刺眼,那样的让人心疼。

        

他哥……他哥的伤口很深。

        

看萧墨池几乎要哭出来,萧司琛有些哭笑不得,“死不了,你别哭!男子汉大丈夫,你连子谦他们都不如吗?”

        

“男人也需要情绪发泄啊,不能因为我是男人,我就不能哭。而且,我是真的心疼哥跟嫂子啊。”萧墨池擦了擦眼泪。

        

他想向神明祈愿,只希望他家嫂子跟他哥哥没事,只希望他们早点熬过这段风雨。

        

医院这里。

        

小宝贝他们也慢慢的回来,带着各自的药草。

        

长十八跟凤镜炎沟通得很好,没用多久,便商量出了一套新的治疗方案。

        

“早晨涂一次药,晚上注射几针,这样能够平衡她体内的那些药物,免得她肝脏受损。”长十八说着。

        

凤镜炎点点头,这个操作他支持。

        

绯雪看了看两人给的治疗方案,“我女儿还要用胃管吗?那个看着太难受。”

        

“她没有自主意识,别说吞咽了,就是咀嚼都有问题,不用胃管不行。”凤镜炎解释着。

        

他们看到叶苒苒身上那些东西的时候,也是难受不已。

        

但想要她活着,就不能一直打营养针,必须想办法给她的胃里送些食物。

        

胃管是唯一可以走的。

        

绯雪知道凤镜炎的意思,但她就是觉得难受。

        

她好端端的女儿,怎么就会变成这样了。

        

就在这个时间,外面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让我进去!快让我进去!”

        

是叶家的人。

        

一个穿着怪异,年纪不小的女人。

        

“我来看看叶苒苒啊,你们不让我看,是什么意思?哦……故弄玄虚吧!”那女人继续喊着。

        

绯雪本来就烦躁,听见这声音,拳头攥紧了,转身就走了出去。

        

此刻,在门外,她看到那女人蹦得很高,脸色立刻就变了。

        

眼前的女人,如果她没有记错,跟叶靖泽兄弟还是有关系的。

        

“哦,你是小绯雪啊……来来来,快点过来,我要看我姐姐的孙女,带我进去啊!”女人抓了一把头发,对着绯雪招手。

        

绯雪按了按太阳穴,颇为无奈地问:“你精神病好了吗?没有好,是不能进去看我女儿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