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壶喝尿h/灌尿调教h

     

林好呆了呆。

        

靖王世子的回答,无疑承认那日他跳下水是为了救她。

        

“为什么?”

        

祁烁犹豫了一下,笑道:“大概是我与林二姑娘更熟悉。虽然孙姑娘是我表妹,事实上在她未进京之前我们只见过三两面。当时情况危急顾不得多想,我下意识想救的……是你。”

        

“多谢世子。”林好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祁烁惭愧摇头:“没帮上忙,不敢当林二姑娘谢。”

        

林好见他如此,莫名轻松了些,笑道:“世子有救人之心,就当得起谢。今日世子没去看状元游街么?”

        

“人太多,我就不凑热闹了。想着来书斋淘几本书,没想到也有热闹可看。”祁烁深深看林好一眼,“林二姑娘也看到了吧?”

        

林好面不改色:“哦,我刚来。”

        

在靖王世子面前,还是要掩饰一下的。

        

祁烁笑笑:“林二姑娘准备回去还是——” 

        

“约了个朋友。世子还准备买书吗?”

        

祁烁瞥了书斋一眼,面露遗憾:“恐怕不能了。那就不打扰林二姑娘与朋友小聚了,回见。”

        

往回走的路上,长宁一直长吁短叹。

        

“怎么?”

        

长宁凑上来,鼓起勇气问:“世子,林二姑娘问您时,您怎么说与林二姑娘更熟悉呢?”

        

难道不是喜欢吗!

        

他听着都急死了。

        

“不然说与表姑娘更熟悉?”

        

长宁扶额:“世子,您为何……不趁此表明心意?”

        

“心意?”祁烁脚下一顿,眼神深深好似被无数情绪塞满,“长宁,你操心太过了。”

        

望着大步往前走的少年,长宁满心困惑。

        

难道是他理解错了,世子对林二姑娘无意?

        

不可能,世子若对林二姑娘无意,他把姓倒着写。

        

算了,不想了,世子自然有打算。

        

长宁快步追了上去。

        

林好打发宝珠去怀安伯府,约陈怡在一家茶楼见面。

        

等了半个来时辰,陈怡匆匆赶来。

        

“阿好,要行动了吗?”见林好悠闲喝茶,陈怡紧张又期待。

        

自那日亲耳听到那些话,每次回想她都忍不住作呕。

        

等待逃出泥潭的每一刻,对她来说都是折磨。

        

林好把茶盏放下,笑道:“已经行动过了,看来消息还没传开。”

        

“行动过了?”陈怡一愣,而后大喜,“阿好,快与我说说。”

        

听林好讲完,陈怡瞠目结舌:“阿好,你亲眼看见他们两个光着身子跑出来?”

        

林好一指窗口:“也是这样的二楼雅室,居高临下看得很清楚。”

        

陈怡沉默许久,拉着林好两眼含泪:“阿好,你为了我,付出太多了。”

        

林好哭笑不得:“怎么扯到这上面来了。他们两个这般下作,在我眼里都算不上人,看到两头猪跑出来就当看个稀奇罢了。再说,今日看到的人不知多少,恐怕用不了天黑就要传开了。”

        

陈怡下意识想象两头猪争相往外跑的情景,忍不住笑了。

        

“接下来就看你自己了。”林好握住陈怡的手,正色道。

        

平嘉侯府已丢尽了脸,又赶上御街夸官之日闹出这种丑事,御史言官说不定也会凑个热闹。她做到了让平嘉侯世子身败名裂,而陈怡想解除婚约,就要靠自己了。

        

“我这就回去和父亲说。”

        

“别急,咱们可以先逛逛。你与朋友逛街听说了平嘉侯世子的丑事,顺理成章回去哭诉。”

        

二人走出茶楼,如所有热衷逛街的女子一样走走逛逛,不知不觉就逛到了品芳斋那条街上。

        

街上三三两两的人凑在一起,随便走近一处,令他们眉飞色舞议论的果然是平嘉侯世子的事。

        

咣当一声,陈怡提在手中的东西掉落在地。

        

不少人听到动静看过来,就看到一个面色惨白泫然欲泣的少女。

        

“大娘,你刚刚说什么?”

        

被陈怡拉住的妇人迟疑打量着她:“姑娘是——”

        

“大娘,你们是说平嘉侯世子与一个男人……与一个男人……”

        

妇人犹豫着没吭声,旁边有人忍不住插嘴:“与一个男人鬼混,两个人光着屁股跑到大街上来了。”

        

妇人瞪那人一眼:“别乱说!”

        

看这姑娘穿戴不俗,当心惹祸。

        

那人不以为意笑道:“全京城都知道了,还怕告诉这小娘子嘛。”

        

陈怡捂着嘴一步步后退,突然转身飞奔。

        

林好喊了一声,着急追上去。

        

妇人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一朵绢花:“呦,这么好的绢花就不要了。”

        

地上还有不少小玩意,众人抢着捡起,好奇着陈怡身份。

        

“刚刚那姑娘是什么人啊?看起来被平嘉侯世子的事打击坏了。”

        

“我听说平嘉侯世子才定亲,那姑娘该不会是他未过门的媳妇吧?”

        

“应该是了。啧啧,放着这么美貌的媳妇不理,与一个男人厮混,真不知道这些大家公子怎么想的。”

        

跑到避人的角落,陈怡把眼泪一抹,期待问林好:“阿好,我刚刚还自然吗?”

        

林好点头:“很自然。”

        

陈怡松口气:“我刚刚好紧张,总怕演不好。”

        

“不用演。”林好给小伙伴打气,“这就是你的事啊,你只要最真实的反应,就够了。”

        

“嗯。”陈怡拉住林好的手,“阿好,你能不能等在我家外面?我一定要退亲,要是不成功,我宁可——”

        

林好忙道:“你可不能做傻事。”

        

陈怡惨淡一笑:“我宁可不要怀安伯府大姑娘的身份!逃出来后还望你收容我几日,我会写字,会女红,还有首饰细软,总能活下去的。”

        

一个女子或许很难生存,但她有林好这样的朋友啊。

        

是朋友,给了她拼死逃出泥潭的勇气。

        

“好,我在外面等你。”林好顿了一下,认真道,“无论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她逃离温府时,也曾渴盼天降救星,带她脱离苦海。

        

可惜没有。

        

现在,就让她成为她渴盼的人吧。

        

怀安伯府看起来一切如常,甚至比平时要冷清些,女主人带着一双儿女看状元游街去了。

        

陈怡深吸口气,掩面哭着冲了进去:“父亲,父亲——”

0

更多精彩

妺妺的房间h_攵女h

2021年10月9日 小羽 0

        用专业望远镜看到亲哥面前有一条蛇的时候,萧墨池惊得是眼睛睁大了,连忙对着对讲机大喊:“哥,快点回来!” […]

双攻_甄嬛传H高辣肉

2021年10月9日 小羽 0

        对于破案来说,其实左舟的经验并不多。但是作为一个曾经看过千多集柯南的人,自然知道碰到连环凶案的时候,一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