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性放纵好紧/双向强制

       

第二?天,  穆济生带应笑?庆祝。

        

应笑?坐到副驾驶上:“咱们去哪儿?”

        

“去‘雨屋’,”穆济生说,“rain  room。它刚刚到云京来了。”

        

应笑?没有听说过,问:“那是什么?”

        

穆济生耐心地解释:“艺术家们弄出来的,  最早登陆的是伦敦,  而后是纽约。它模仿了大自然的瓢泼大雨,  但是……屋顶上有感应装置,人走到哪儿,哪儿的雨就停下来。雨中的人永远都是干燥干净的,  有一个圈儿跟着游客。它一直在伦敦纽约洛杉矶等等城市巡回展出,再后来,  又出现?了更复杂的新版本,  就是来云京的这个。”

        

“哦哦哦哦!”一向好奇的应笑?一下子就跃跃欲试起来了,“我要玩儿我要玩儿!”

        

“我就猜到你会喜欢。”穆济生说着,手里头的方向盘又平滑地打了个弯儿。

        

今天周二?,“雨屋”宣传又不太够,门口只有零星几人。

        

穆济生买了门票,  而后带着应笑?排队等候。雨屋一共有两?个房间,  彼此?连通,只有当前面一伙游客离开?了某个房间之后,  他们后面一伙游客才?能进入那个房间。每个房间的大门每三分钟开?启一次。

        

两?个人拿着门票,  静静地等了会儿。并没有等太长时?间他们就挪腾到大门口了。

        

第一个房间是森林的场景。房间竟然提供了完全沉浸式的体验——房间形状是长方形,屋子里面光线昏暗,  暗暗的灰灰的。房间中间,  一条长长的蜿蜒的路通向远处,路上竟是湿润的沙。而道路两?边呢,森林草地被投影在房间四周的墙壁上,  无比逼真以及生动。漫天的雨淅淅沥沥,好像层层银色珠帘,又像轻烟薄雾,里面景色如同仙境。而且,整个房间竟弥散着润湿雨水和清新青草的味道,小雨声中还时?不时?传来几声婉转的鸟啾。 

        

“哇……!”应笑?一看就惊呆了。她觉得有些?牛逼,此?时?室内没有很黑,可投影竟然非常清晰,而且,还是不受“下雨”干扰的超近距离激光投影。

        

穆济生伸手过去:“走吧。”

        

“嗯,”应笑?与他十指相扣,一步一步踏上“森林小径”。因为是雨中场景,树木投影的朦胧感和虚幻感反而显得更加浪漫。

        

同时?,他们走到哪里,哪里的雨就暂停了,人们可以全心感受高科技的“雨中漫步”。应笑?努力向“天上”看,可是除了虚拟苍穹,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穆济生,”应笑?又问,“这玩意儿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展出过,那你在美国时?去过吗?”

        

穆济生淡淡反问:“我跟谁去?”

        

“哦。”应笑?又随口问,“对了,我一直没弄明白?,你这么……嗯,为什么没谈过恋爱啊?好奇怪哦。”身?边喜欢穆济生的那肯定?是乌央乌央的。

        

穆济生眼望着重重的雨帘:“在云京上大学时?,我想着我毕业后要去美国当医生学东西,就不耽误别人姑娘了。在美国当医生时?呢,我又想着将来某天要回中国治病救人,于是还是,就不耽误别人姑娘了。之前30年飘飘荡荡的,一直也没真上心过。现?在终于稳定?了,你也正好出现?了。”

        

顿顿,他又说:“不过,我想象过她会是什么样的女孩子。”

        

应笑?问:“什么样?”

        

穆济生低低一笑?:“傻样。”

        

应笑?这回可不干了:“滚!老子五篇sci!”

        

“或者说,又聪明又傻。”穆济生也并不在意,他抬起了应笑?的手,在手背上轻轻一吻。

        

应笑?有点不好意思,抠了抠自己额头。

        

穆济生又随口问道:“你呢?为什么一直单身??”

        

“我可跟你不一样,我不是不想,我想的,但真没遇到很喜欢的。”应笑?说。她有点儿颜控,可是应笑?一路学霸,又本硕博连读,同班同学都没换过,而同学里面确实没有稍微符合她审美的。上班后,她所在的妇产生殖又基本是女性科室。其?他地方遇过几个,比如朋友牵线搭桥的,可一聊天就下头了——要么总开?黄色玩笑?,要么抽烟还乱扔烟蒂,要么自以为巨了不起,要么是个标准海王……反正,她并没有她自己是平等的人的感觉。

        

穆医生是她第一次真的心动的男人了。虽说开?头不太美好吧……

        

应笑?讲完,叹道:“男人还是要‘帅而不自知’啊。”

        

穆济生淡淡地道:“怎么可能。又不傻。”

        

应笑?仔细品了品,觉得这句话特别凡尔赛。

        

“哎不管了,总之,”应笑?说,“不管是因为什么,是主观原因还是客观原因,我们都是首次动心呢。”

        

“可以这么说。”

        

“……”挺莫名地,应笑?就转过头去看穆济生,看身?边那个英俊的男人。

        

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也转过头,两?人目光默默交缠,都没说话,眼里却有细碎的光。半晌以后,应笑?笑?了,穆济生也撩撩唇角,他们两?人又默契地转回目光直视前方了。

        

房间比看起来的要小一些?。应笑?本来以为还有挺长一段,可走到了某一处时?她才?发现?尽头到了,后面的景色全都是墙壁上的逼真投影。

        

“到啦,”应笑?有些?期待起来,“下个房间是什么呢?”

        

穆济生也并排等着:“不知道。”

        

大约过了半分钟,面前的门“咔”地打开?。应笑?走进新的房间,看到前面一对情侣并肩出去的背影。

        

这次场景是“城市”。不过不是繁华的城市,而是已沉睡的午夜城市。

        

这间屋子光线很暗,几乎是完全的黑色,然而,屋子的天花板悬着一个昏黄的小圆灯,仿佛月亮。

        

这回的雨大了很多?,几乎就是大雨滂沱。这个雨屋的主办方非常懂得利用光线,“雨”是绝对的主旋律,人们几乎只能看见清亮清亮银针一般的大雨,细密着,闪烁着,也几乎只能听见哗啦哗啦倾盆一般的声音。城市的雨潇潇沙沙的,将一切都隔绝开?来,带着一种湿润清新洗刷脏污的感觉。

        

房间四周的墙壁上是城市夜景的画面,不过在光线下晦暗不清。因为雨屋全球巡展,城市场景是西方式的,街道两?边建筑大多?数是维多?利亚建筑风格——高高耸立的房屋有石头一样的材质又高又长的窗户带着圆拱,立面装饰精美绝伦,一些?凸窗点缀大楼。不过,因为黑,也因为雨,朦朦胧胧的,看不大分明。

        

脚下触感仿佛踏在排水系统的钢板上。

        

依然是,人走到哪里,雨停到哪里。他们可以在大雨中慢慢徜徉静静感受。

        

这是一场与水的亲密互动。

        

应笑?握着男友的手。正常来说,他们两?个是不可能如现?在般漫步雨中的。其?中一人需要打伞,那两?只手就注定?无法亲密地十指相扣了,而且,走在这样大的雨里,脚腿甚至肩膀身?上也还是会湿漉漉的,无比狼狈。因为雨伞遮着挡着,也没办法看清楚大雨中的整个世界,而是只有脚下的一小块儿。雨越大,伞越低,连目视正前方都做不到。可现?在呢,高科技却给了他们亲密接触“雨”的机会。

        

他们沿着中央的“路”缓缓缓缓地向前走,天地之间一片苍茫。

        

“哎,”应笑?说,“这个创意真有意思!”在这样的大雨中,拜高科技所赐,两?人还能轻松地聊天,只是声音很容易被掩盖住。

        

穆济生:“嗯。”

        

“如果中国团队制作的话,有好多?好多?本土元素可以利用哦。”应笑?还是大声地说,“比如江南烟雨呀亭台呀拱桥呀,喏,就在中间制作一个仿真亭台或者拱桥,周围全是湖水杨柳,哇。对了对了,还可以布置一个‘寺庙’的主题——”

        

“嗯。”

        

这个房间“雨”太大了。说话终究不大方便,于是两?人闭口不言,只牵着手一步步走。

        

因为rain  room里只有他们,他们走到这间屋子正中央的一块地方时?,突然默契地不约而同地站住脚,而后转过身?子面对对方,应笑?抬起两?只胳膊,穆济生则搂着女孩的腰,两?个人便开?始轻柔缓慢地接吻。

        

他们一点一点细细感受对方的唇。而后舌尖缠绕呼吸交融。这个亲吻并不深入,然而情意绵长。

        

他们头顶并没有雨。周围一圈是干燥的,可在圆圈外,密集的雨瓢泼而下,耳边尽是哗啦啦的暴雨倾盆的声音。于是,他们仿佛被雨水与整个世界隔绝开?来,任由外头雨打风吹如同末日?,他们两?个也依然在细腻地温存。

        

沉浸在亲吻中,心仿佛也在水里面,不断坠落坠落坠落。

        

挺莫名地,应笑?就想起一些?经?典电影中的“雨中接吻”来了。比如,《蜘蛛侠》的倒吊亲吻——在大雨中,小蜘蛛倒吊着,而□□ten轻轻地拉下对方的头罩,只露出他的嘴唇,两?个人细细地接吻,而后,小蜘蛛就飞速离开?了。再比如,最经?典的《魂断蓝桥》——myra发现?roy在暴雨中等了一夜,立刻拔足跑入庭院。roy解释说部队将在48小时?后奔赴战场。他们俩在雨中接吻,roy紧紧搂着myra,myra的伞面垂到腰上。

        

可是呢,像这样的浪漫镜头,导演也非常清楚“真实的吻”行不通。比如,《蜘蛛侠》的雨中亲吻导演设了一块挡板,那一幕唯美镜头并没有雨当头浇下。

        

可此?时?呢,因为雨屋,因为高科技,他们可以在大雨中尽情拥抱尽情接吻,而不用担心雨水淋进眼睛鼻子还有嘴唇。

        

真的,很有趣。

        

三分钟并不长。感觉时?间差不多?了,穆济生与应笑?两?人便又重新十指相扣,站在门前,静静等待大门开?启。

        

当出口通道展现?在了眼前时?,应笑?与穆济生最后互相对望了一眼,轻轻笑?笑?,踏了出去,结束了这一场奇妙的体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