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装傻占便宜/巨荡乳妇小说

     

人们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尚令节已经杀累了,常兆玲也已经杀累了,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拥有遇上亲人杀亲人,遇上仇人杀仇人的勇气。

        

然而,这样开心吗?他们的亲人死了,而他们还活着,他们一辈子都活在亲手杀死自己亲人的痛苦与悔恨中。

        

然而,他们付出了这样的代价,最后得到的是什么?事情并没有朝着他们所预期的方向发展,常兆玲杀死了她的妹妹常在莹,叶奕铭受到了惩罚吗?

        

没有。

        

叶奕铭依旧活得好好的。

        

尚令节杀死了自己的外公和父亲,整个大陆架的局势就按照他所想的那样发展了吗?也没有,甚至恰恰相反,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还助推了南部联盟成为整片大陆架的领头羊。

        

所以到头来他们的亲人被他们杀死,而这死亡有什么意义呢?

        

便是随着常锦城他们这一些还残留在中心城市的几千驻防联合发表声明,宣布整片大陆架上的驻防系统,完全无条件的服从于南部联盟驻防系统的同时,中心城市附近的那几条巨龙,在疯狂的吞噬着南来北往的变异怪。

        

这的的确确为中心城市带来了短暂的安宁。

        

整个中部地区的城市管理系统虽然完全瘫痪,如今的城市管理大楼虽然仅仅就只是一栋大楼而已,但依旧还拥有代理总指挥官存在,这就是这几条变异幼龙给中心城市带来的短暂福利。

        

但幸存者们渐渐的,也并不将代理指挥官放在心上了,他们在一开始的时候感谢尚令节,认为是尚令节的能量石武器拯救了他们,为他们带来了战斗力上的提升,让他们可以和变异怪抗衡。 

        

然而随着幸存者外出离开中心城市,却被城外的变异龙给吞噬,也有幸存者组了队伍,拿上能量石武器,准备去和那几条变异龙拼死一搏,结果他们手中的能量石武器再厉害,也没有伤到那几条变异龙的丝毫皮毛。

        

中心城市的人们逐渐意识到,也许那几条变异龙不来中心城市作祟,仅仅只是因为他们现在在中心城市外面,有吃不完的食物。

        

因为中心城市相对于中部地区、东部地区、西部地区与北部地区的那一些城市而言,算得上是幸存者最多的城市了,所以变异怪嗅到了人气的凝聚,纷纷的朝着中心城市来。

        

那几条变异龙很聪明的,由于在中心城市外面,根本就不用往别的地方去,便能够吃到源源不断的食物了,它们自然不会大费周折的往别的地方去了。

        

当幸存者们意识到这一点,整座城市的幸存者感觉都要疯了似的,说什么的都有,流言蜚语满天飞,情绪惶恐而高涨,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临界点。

        

因为这个时候,就算是他们想跑也跑不出去,而不跑的话,等那几条变异龙成长起来,他们迟早也是个死。

        

中心城市的幸存者们逐渐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好像是放在一个大池塘里的诱饵,专门替钓鱼的人吸引四周的怪,这是一种很让人绝望的认识,让人压根儿就看不到生存下去的希望。

        

尤其是这种时候,原本应该成为他们救世主的尚令节,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突然就这么安静了下去,再也不在中心城市活动了。

        

甚至于,原本对于中心城市的幸存者们来说,还算供应充足的能量石武器,这个时候也捉襟见肘了起来,有些人跑到城市管理大楼堵代理总指挥,询问为什么想买一把能量石武器,现在竟然这样的困难。

        

中心城市的代理总指挥官也是有苦说不出,他不断的解释着,那是因为中心城市附近的那几条能量石矿脉已经被挖掘枯竭了,如果是想要往更远的地方去挖掘能量石矿脉,那就只能派大批的人出去寻找能量石矿脉。

        

这当然是很有风险的一件事情,毕竟中心城市外面还围着四五条变异龙,想要逃出去的人,都是被这些变异龙当成食物给吃掉了,更何况去寻找能量石矿脉的人。

        

那些能量石矿脉的探寻者,都是要带着沉重的装备,在大山里翻山越岭的,每个三年五年的反复勘探,根本就不可能找出能量石矿脉来。

        

就算找到了能量石矿脉,也还要派大批的人去挖掘,挖掘完了之后,还要用运输车送到中心城市里面来,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想要全须全尾的把能量石做出来,那是一件相当有困难的事情。

        

就算这之前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既能找到能量石矿脉,又能派大批挖掘工具,挖掘出能量石,并且送回到中心城市来,这样危险的事情也没有人去干啊。

        

中部地区开的那个任务中心,并没有和南部联盟的任务中心联网,因此中部地区的城市管理系统,发布了很多这样搜寻能量石矿脉的任务,但没有一个人去接这样危险的任务。

        

大家只会不断的向代理总指挥官施压,要求他解决目前的困境,然而代理指挥官解决不了也没有办法解决。

        

这个时候,第五梯队已经过了河,米燃逸和岑以回到了第五梯队里面,已经完全与邓鄂和严娟的那一支民间团队分开了。

        

这一支民间团队,一时间也找不着米燃逸的人,他们被严禁靠近南部驻防的队伍了。

        

倒也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而是南部联盟的驻防系统,比起曾经的中部地区驻防系统,在细节问题上要讲究很多。

        

因为南部联盟的驻防,是随着变异怪与丧尸怪的发展,而逐步发展壮大起来的,他们很清楚明白,有时候并不是战斗力的关系,而是细节问题决定了一切。

        

因为变异怪的繁衍,从一开始的时候并不怎么引人注意,一只变异怪幼兽,也许就跟寻常普通的动物幼崽差不多大,有的甚至看起来还非常可爱与无害。

        

但一旦成长起来,就会见风长成一只庞然大物。

        

所以细节决定了成败,没有任何关系可以讲,平民不让靠近驻防拉的红线,就不让靠近,就是叶奕铭来,都不能靠近,免得去给变异怪的幼崽千里送粮。

        

尽管邓鄂和严娟自认为和米燃逸的关系不错,但他们依然被驱离到了第五梯队之外。

        

看着远处河岸边,整装待发的500人驻防,严娟脸上有些不满,她问身边的邓鄂,

        

“现在中部地区情况这么严重,南部联盟只派500个人过来,怎么够用?”

        

邓鄂也是一脸的忧虑,他们的民间团队里有一只无线电台收音机,因此也知道中部地区的那一些驻防系统代表,已经宣布了无条件服从南部联盟驻防系统的安排。

        

所以按照现在这个发展趋势来讲,如今中部地区也该归南部地区管,那整个南部联盟驻防系统才派了一支500人的驻防队伍过来,怎么解决中部地区的困难?

        

又听严娟语气中有些不满的对邓鄂说道:

        

“果然尚先生说的对,我们这些普通人就只能够靠自己,完全依靠异能者是不行的,这个道理放在现在也是一样,咱们中部地区如果完全依靠南部地区,也是不行的。”

        

听了严娟这话,邓鄂偏头扫了严娟一眼,说道:

        

“你说的没有错,尚先生是很有智慧的人,他早就看到了未来这样的趋势发展对普通人相当不利,普通人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异能者的手中,希望异能者来保护普通人,那最后等来的结果,就像是我们现在这样,无论我们怎么讨好那个代号叫小米的驻防,他们还是只派500个人过河,500个人到底能干什么呢?”

        

那个小米驻防说的就是米燃逸,因为怕引起麻烦,米燃逸一直没有告诉邓鄂和严娟关于他的真名,只说了自己的代号叫做小米。

        

这也是让严娟和邓鄂感觉到有些不太满意的地方,他们倾尽队伍里的所有,来招待讨好米燃逸,结果米燃逸连真名都不肯告诉他们。

        

两人站在第五梯队的营地远处讨论着,便看见从河岸边第五梯队里,驶出来一辆驻防吉普车。

        

这辆驻防吉普车直接冲着严娟和邓鄂开过来,停在了两人的面前,有驻防从车上跳下来,手里拿着一把看起来相当古老的冷兵器扭力弩炮,冲严娟和邓鄂怒声道:

        

“驻防营地1公里内,不允许任何闲杂人等逗留,你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这话说的让严娟和邓鄂顿时心里头火冒三丈,只听严娟瞪着停在了自己面前的驻防,不客气的问道:

        

“怎么就你们南部联盟的驻防不一样些?以前咱们中部驻防系统,对平民态度可好了,一年到头都有很多的活动,可以组织平民进入驻防营地参加活动的,平时驻防系统外围也有很多拍照打卡的地方,这个地方又不是你们的,中部地区的山川河流也不是你们的,怎么就不让我们靠近了?”

        

严娟说这个话的时候,心里难免有一些迁怒的成分,她就觉得这一些南部联盟来的驻防调子太高,态度太倨傲,生怕自己在这些南部联盟派来的驻防面前矮人一等。

        

邓鄂脸上也有着极大的不赞同,他刚要和第五梯队派出来,驱赶他们的驻防说说道理,因为他们已经离了第五梯队够远了,如果还让他们远一些,他们就算是拿着望眼镜,都不可能看到第五梯队了。

        

但话还没说出口,就看见乔绫香从驻防吉普车的后座推开了车门下来,看样子乔绫香是搭着驻防的吉普车,出来去做别的事情的。

        

于是邓鄂直接将乔绫香喊住了,他问道:

        

“嘿,恐龙,小米长官在吗?”

        

恐龙,是乔绫香告诉邓鄂和严娟的代号,一开始她说她的代号叫恐龙的时候,严娟和邓鄂都笑了,不明白好好的一个漂亮的姑娘,为什么要取这么一个凶残的名字。

        

面对他们的疑惑,乔绫香并没有解释那么多,只是跟着严娟和邓鄂笑,一句话不说的走开了。

        

下了车的乔绫香听到邓鄂叫她,于是她回过身来看着邓鄂,回答道:

        

“小米哥现在应该挺忙的,他们锁定了那几只北上的变异龙,发现那几只变异龙就在中心城市的地方,所以这段时间没有办法出来。”

        

谁也说不清,严娟和邓鄂出于什么心理,他们说自己的队伍锁定了那几只变异龙的踪迹,结果却又迟迟的不告诉米燃逸,那几只变异龙在哪里。

        

总想着将自己和米燃逸绑死在一起,于是一直借着这样的借口,每天带着米燃逸开狂欢会,也许他们就想着在这个狂欢会里,让严娟搭上米燃逸这条大腿,直到他们与米燃逸有了更深的连接,永远都无法分割开的连接。

        

他们或许就愿意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那几条变异龙的坐标告知出来了。

        

然而也不用等他们的告知,米燃逸并没有与严娟邓鄂虚与委蛇多久,中部地区的常锦城他们,就单方面的宣布了,无条件听从南部联盟的调遣。

        

而促使常锦城他们做出这样决定的,正是严娟和邓鄂口中那几条北上的变异龙。

        

得知了那几条变异龙的坐标后,米燃逸和岑以立即进入了战斗状态,两人立马回到了第五梯队里面,部署如何突破重重变异怪潮,顺利的干掉那几条变异龙。

        

根据常锦城他们在电报中所描述的,中心城市附近一共有4条或者是5条变异龙,究竟是4条还是5条?常锦城他们也不能确定。

        

因为所有亲眼看到过变异龙的人都死掉了,而现在整片大陆架上,除了南部地区正在逐步恢复与天上的卫星连接,其他的地区根本就用不了卫星了。

        

人们没有办法从天上看到地面的情况,因此也就失去了上帝视角,不能够准确的分辨出变异怪潮的流动,以及究竟有多少条龙,盘旋在中心城市附近。

        

所以岑以就取多数,不取少数,他就当中心城市附近有5条变异龙,比较幸运的是,这5条变异龙都还没有长大,还只是处于幼年阶段,如果不能够尽快的将这几条变异能解决掉的话,等这几条变异龙成长起来,开始繁衍,那后续的麻烦将更大。

        

所以不管是米燃逸还是岑以,都很忙,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见严娟与邓鄂这一些无所谓的人,对,没错,严娟和邓鄂对于米燃逸和岑以,甚至是乔绫香来说,都只是无足轻重的人。

        

他们也只不过是比别的民间团队幸运,在三人过河之后,成为第一个接触到了乔绫香三人的民间团队,比别的民间团队,跟传说中的这三人多相处了两天,多讲了一些话罢了。

        

除此之外,严娟和邓鄂这些人,与南部联盟里面的任何一个民间团队,没有什么不同,不可能得到岑以和乔绫香的区别对待。

        

听到乔绫香这样一说,严娟和邓鄂脸上的神情都变了,他们绝对没想到,米燃逸居然已经知道了那几条变异龙的踪迹。

        

好吧,其实他们早就应该想到,那几条北上的变异龙就在中心城市的附近,中心城市的驻防联名发布公告,宣布听从南部联盟驻防系统的安排,那么就肯定会将附近那几条变异龙的消息,告知给南部联盟的驻防系统,这个是很正常的逻辑。

        

只是严娟和邓鄂心中不禁扼腕,早知道中心城市会有这样的广而告之,他们就应该将那几条变异龙的消息,告诉给米燃逸,这样也能在米燃逸面前卖个好感。

        

又见乔绫香说完了“米燃逸很忙”这句话后,转身就要离开,于是严娟跟上来,问道:

        

“恐龙,你能帮我们转达给小米长官吗?我们想见小米长官一面。”

        

乔绫香充耳不闻般,一边往前走,一边低头寻找着中部地区的植物,这是她的老师于正给她布置的作业。

        

因为末世之后,南部地区与其他几个地区都脱了节,南部地区的变异怪与丧尸怪控制的实在是太好了,在这种控制力度下,很多人才都被保留了下来,于是针对变异植物的研究,也有了显著的提高。

        

现在南部地区可以种植的变异植物,数量拥有成千上万种,因为变异植物非常适合末世里种植,所以现在南部地区的很多普通植物,已经渐渐的被变异植物所取代。

        

而研究普通植物的人越来越少,所以于正知道乔绫香去了中部地区后,他就希望乔绫香能够给南部地区采集一些中部地区的植物样本研究一下,这也方便了南部地区对别的地区的变异植物,展开更精确的研究。

        

说不定就能够从这些中部地区、西部地区东部地区与北部地区里面,找出更适合人类食用的变异农作物呢。

        

因此收到了于正这样的命令之后,乔绫香便搭着巡逻的驻防吉普车,从营地里出来,打算先在附近采集一些植物样本,让随后过来的物流运输线,送到天才村去做研究。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