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到潮喷羞耻哭/跪在沙发上h

秦国的赋税复杂,不过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重。

        

就像是农税,直接就是收一半。

        

郑国渠以大水浸满的方式灌溉超过二百万亩土地,每年收获超过两亿公斤粮食。朝廷收税能收走一亿公斤,是公斤。

        

按照一个士兵一个月至少四十五公斤的口粮来计算,足够提供二十万大军在外征战一年的消耗。

        

大秦能收粮食的地方可不只是这一块。

        

在各国普遍缺粮的时候,王霄的大秦可以长期支持数十万大军在国外作战。

        

这种国力上的碾压,才是大秦一统天下的根本所在。

        

不过这种国力上的强大,是建立在沉重的赋税上的。

        

华夏的百姓们就算是再能忍,最多也就是忍到陈胜吴广的时候。

        

重改税制是肯定要做的事情,不过暂时的话还做不了。

        

毕竟王霄想要快速统一天下,需要有着强大的国力作为后盾。 

        

沉重的赋税可以降低一部分,但是全面整顿,那得等到平定六国之后。

        

汉初的时候,文景之治的税率能够从十五分之一,一路下滑到三十分之一。那是因为经历了秦末大乱,中原失血太多。不这样休养生息的话,根本就没办法恢复力量。

        

现在的话,王霄需要尽快平定天下,所以他在召见了郑国等人的时候宣布说。

        

“为了庆祝郑国渠即将开通使用,庆祝新的历法即将使用。全国的田赋,从明年开始更为民六公四。”

        

王霄的这番宣言,听的是在场众人目瞪口呆。

        

从两位丞相到众多大臣,全都是傻了眼。

        

这件事情,王霄之前根本就没和他们商议过。

        

减免赋税这么重大的事情,居然不与群臣商议就自作主张。这简直是,简直就是…咬着牙认了呗。

        

大王都当众说了,而且大王的脾气性格也不可能更改。

        

最重要的是,大秦的权势兵马几乎捏在大王的手中。他们反对也没用。

        

减税一成虽然心痛,可对于大王的名声来说却是一件大好的事情。既然如此,那就认了吧。

        

如果他们知道王霄心中真正的减税免赋计划,估计能气的当场撕了官服,扔了帽子大喊‘老子不干了!大王你这是想让咱们喝西北风呢!’

        

朝廷征收赋税,上下众人一起伸手发财这种事情太常见了,完全不值一提。

        

王霄若是大幅度减税,实际上也是在大幅度的降低他们的收入。

        

像是一个秩比两千石的大员,你真以为他靠两千石就能养活一家老小,家族内外,还得吃香喝辣,没事就外出宴饮什么的?

        

怎么可能啊。

        

王霄并不担心减税会遇上的阻力。不过统一六国还需要这些人出力,所以许多事情都要等到六国被灭之后再开始。

        

返回咸阳城的时候,许多嬴姓宗室来找王霄。

        

这些人表示自己的封地耕作困难,收入不高。希望等到郑国渠开通之后,置换封地到郑国渠那边去。

        

王霄问他们置换的理由是什么,宗室表示他们是宗室啊,是大王最坚强的后盾。

        

对于这些人,王霄只能是呵呵二字。

        

历史上的不说,单说剧情之中的赢虞,就是勾结嫪毐叛乱,攻破章台宫杀了许多人,还差点抓了扶苏。

        

而且嬴姓宗室,已经多年未曾上过战场,大都是在跟着混军功。

        

王霄可不想弄无数个大明的猪王出来。

        

对待宗室,他也有处置办法,那就是减爵。直到减至平民为止。

        

夫子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

        

虽然夫子自己家里都几十世了,而且每次遇到大难临头的时候,都会先跪下。可人家就是不吃这句话,可以世代享受这份红利。

        

不过在王霄这里,这个世界的夫子家肯定是没戏了。而大秦的宗室,他也是最多只给五世的恩泽,然后就得减爵至平民。

        

提到赢虞,王霄就想要再吐槽一番剧情之中的嫪毐叛乱。

        

从头到尾都是特么的神操作。

        

明知道嫪毐要叛乱了,还要跑去雍城加冠。

        

明知道嫪毐要叛乱了,还要放心大胆的放弃大营军权。

        

明知道嫪毐要叛乱了,还把扶苏留在章台宫里。

        

明知道嫪毐要叛乱了,还只能是依靠老秦宗室来平乱。

        

整个咸阳城都知道嫪毐叛乱了,居然没有抵抗的。全都眼睁睁的看着嫪毐攻占了象征着王权的章台宫。

        

对于这些极度不符合情理的情节,王霄只能是将其归咎于编剧是弯弯或者港城人,只有他们才是完全的不懂,全靠脑洞胡乱编。为了制造冲突而强行让剧情脑残。

        

真实的历史上,嫪毐百般哀求都没能得到祖龙的谅解,甚至就连虚以委蛇的假意安抚都懒得给。

        

被逼到绝路上的嫪毐,是不得已发动的叛乱。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根本就得不到丝毫大秦力量的支持。除了他的门客之外,一兵一卒都调不动。

        

就凭一群门客就想要叛乱,智商在线的人都知道是死路一条。

        

结果也很简单,嫪毐带着门客在咸阳城内叛乱。祖龙让楚国系的昌平君,昌文君还有吕不韦平乱。

        

就连真正的秦军主力都没动,单纯依靠咸阳城的戍卒,就轻松的击败了嫪毐。

        

剧情世界之中根本无需那么麻烦,只需要发动咸阳城内贵族大臣们的家将门客,就可以轻松剿灭嫪毐。

        

至于多出来的那些故事,纯粹是为了拉长剧情而编出来胡扯的。

        

说文武百官,宗室贵族有投靠嫪毐的。像是赢虞什么的。这纯粹就是在强行降低智商。

        

一边是正宗的,名义上登基十年的大王。

        

一边是太后的相好,名义上的寺人。

        

换做是你穿越到了那个时候,成了大秦的贵族,你会选择支持哪个?

        

赵姬是太后没错,可大秦人并不是机器人啊。

        

剧情里嫪毐想要让他的儿子代替祖龙成为秦王,那就真的是把几百万老秦人都当做了死人。把无数的观众都当做吃了脑残片。

        

哪怕这是在剧情世界里,王霄也不会重用宗室。

        

历朝历代重用宗室的,就没有哪个有好下场。

        

这次宗室们主动找王霄,明面上是为了置换好田。可实际上却是为了位置。

        

王霄重整朝堂,众多的职务被新人占据。

        

可嬴姓宗室却是一个高层都没有。

        

别说是三公了,就连九卿都没有他们的份。

        

这种疏离与大权旁落,是宗室众人难以接受的。

        

剧情之中,祖龙面对宗室的进逼,选择了暂时退让。

        

可在王霄这里,啥都不好使。

        

王霄的性格,那真的是谁都不惯着。想要让他发逐客令,赶走所有在大秦的外客,这就是在做梦。

        

嗯,逐客令这个典故实际上就是祖龙在被宗室逼迫,赶走外客的时候出来的。

        

现在王霄根本就不搭理宗室,自然也就没了逐客令的事情。

        

宗室的确是有力量,可这份力量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样强大。

        

王霄早就看穿了他们的虚实,不过都是一群常年享受惯了的闲人。

        

整日里吃香喝辣,美婢环绕的。哪里还有什么真正的用处。

        

秦灭六国的时候,宗室压根就没出什么力。他们几十上百年前,就已经是废了。

        

老秦人能打那是因为他们日子苦,不玩命赚取军功就没有好生活。

        

而嬴姓宗室早就过上了好日子,指望他们去玩命,那就是笑话。

        

拒绝了宗室的要求之后,王霄反过来要求他们每个人都要出一笔钱作为灭六国的赞助。

        

“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帮本王一统天下的吗?现在就是展示你们忠心的时候了。”

        

宗室也是郁闷不已,好处没拿到不说,反倒是要搭一笔进去,换谁谁郁闷。

        

王霄以人头税的名义收了这笔钱,然后他就拿着这笔钱去做了沙盘。

        

战国时期的地图很简陋,不过最起码是有了。

        

而沙盘的话,最早则是要等到东汉时期的马援。就是那个说‘马革裹尸’的马援。

        

到他堆米为山,模拟战场地形,分析形势,制定作战方案的时候才算是正式出现。

        

地图简陋,而且没有比例尺。

        

就像是王霄看到的一张大秦关中地图,一个咸阳城就占了差不多四分之一的地方。哪里有这么夸张的比例尺的,咸阳城的面积岂不是比现代世界的燕京城还要大了。

        

王霄知道这不是画师们的问题,而是缺乏数学知识。

        

依靠这种比例尺的简陋地图指挥打仗,王霄太不习惯了。

        

打仗的时候,还是沙盘好用。

        

有了宗室们上缴的钱,王霄就安排工匠们,在偌大的章台宫里,寻了一间大型偏殿修建沙盘。

        

按照朝廷多年来收集到的山川河流,地理信息进行构建。

        

而仅仅是关中一地,就占据了数十上百平方米的地盘。

        

也就是大秦的宫殿一向都是修建的足够庞大,有着充足的面积。否则的话,这座大殿根本就摆不下。

        

“李斯。”等到大秦的沙盘建造完成之后,王霄找来了李斯,指着那些空白之地说“有关六国的情报,就交给你了。”

        

“请大王放心。”李斯行礼说“臣早已经派出众多密探,去往关东诸国打探消息。”

        

王霄背手行走在形胜如真的沙盘上“密探再多,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探访天下。可以找那些商队,他们行商天下的肯定知道的更多。”

        

李斯眼神一亮,连连点头“大王所言甚是,不过若是商队说谎呢?”

        

“你傻啊,又不是只有一个商队。同一个地方,多问几个商队对比就是。”

        

李斯拜服“大王英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