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吸了我要尿了&sM甜宠道具h

金发女记者难以相信的看着主编。

        

这个年头一毕业就能进入报社的人都是有点能耐的,像是那个又陷入到诉讼漩涡中的女作家,即便她的父亲是知名作家,也很难让她进入任何出版社工作。

        

金发女记者出生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否则她也上不了大学,更不可能去学新闻专业。

        

她的父亲是某个大公司的高级合伙人,母亲也是,这就让她从一出生,就具备了这个世界上百分之八十五的人都不具备的优势。

        

一封推荐信,她就成功的入职联邦最大的报社之一。

        

但也恰恰是这样没有什么坎坷的人生经历,让这个女孩有一种中产阶级家庭出身的女孩都有的任性。

        

她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的困难,生活也不艰苦,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程度,仅限于“我觉得”。

        

“我觉得”在这一刻害了她,其实也不能说是害,只是丢了一份工作而已,她还可以去其他的。

        

并不是每一个大学生在毕业之后都从事着和他们在大学时主修的知识相关的工作。

        

比如说。

        

有些学习建筑专业的,毕业后当了销售。 

        

有些学习考古的,毕业后当了销售。

        

有些学习历史的,毕业后当了销售。

        

有些……

        

现在只是有可能多了一个学习新闻专业的,毕业后丢了工作,去干了销售。

        

她还在看着主编,好半天才问道,“为什么?”

        

主编沉默着,没有说话。

        

女孩大概是知道了什么原因,她嗤笑着问道,“就因为我没有按照你们的想法去提问,我就被开除了,有这样的必要吗?”

        

主编叹了一口气,他拿起一块丝绒布,擦拭着老花镜,低着头,不看她,“你是学习新闻专业的,你也应该明白,报社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广告和投资人注资。”

        

“黑石安全它不只是一家独立的公司,在这后面还有黑石基金,黑石航空,还有一位叫做林奇的先生。”

        

“而这位先生和联邦大多数财团的总裁都保持着相当不错的关系,他和联邦政府高层,国防部,军方的关系也都很好。”

        

“他甚至都开始组建自己的财团,他正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随着每一次呼吸,快速的扩张自己的商业帝国。”

        

“我们需要依仗对方的地方太多了,广告,关系,社交……”

        

“你只是一名普通的记者,你认为我们公司会为了保住你,给林奇先生难看吗?”

        

他摇了摇头,“不,公司知道你在现场说了什么之后,第一时间就已经决定放弃你了,以此来讨好林奇先生。”

        

“甚至都不需要林奇先生自己表示什么,公司的中高层就已经作出了这样的决定。”

        

“听着,这就是生活,如果你因此而怨恨,你应该恨你自己,是你自己弄砸了一切。”

        

“这本来应该是你美好生活的开始,但你弄砸了一切!”

        

从主编的角度来看的确是这样,她只需要问一个温和的,类似于提供机会让黑石新闻发言人吹牛的问题,就能够获得黑石安全的好感。

        

布佩恩吃这行饭的人太多了,这里有数不清的政客,有数不清的资本家,财团,投机者,疯子,傻子……

        

公共的消息不赚钱,只有独家消息才能带来更多的利益。

        

女孩有很漂亮的脸蛋,优秀的身材,和一头金发,加上她能让黑石一系的人觉得“这个女孩挺不错的”,她就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新闻女王”。

        

其实公司高层给她这样一个机会,也是听人说林奇先生非常喜欢收看自己公司的新闻发布会现场的情况。

        

说不定她就能被林奇先生看上呢?

        

就算看不上,有一些好感也是可以的,这些好感在某些时候,就能转化为独家新闻。

        

但因为任性,她自己毁掉了这些,这不怪任何人,只怪她自己。

        

女孩愤怒的喊道,“你们让我感觉到恶心!”

        

主编摇了摇头,“如果你觉得恶心,我为此道歉。”

        

他放下了眼镜,抬头看着女孩,“你可以去财务那边领取这个月的全月工资和遣散费,希望你能有一个不错的新工作!”

        

刚入职没多久就抱着自己的私人物品离开公司,这并没有引发新闻采集部太多的议论,他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时候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的残忍,连说话,说心里话,说真话的权力都不一定人人都有。

        

女孩站在门口,在愤怒和不快中,把自己的私人物品都丢进了垃圾箱里,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却不知道,此时她怨愤的众多对象中的一个高层,正小心翼翼的站在办公室中,一边看着布佩恩的景色,一边略微低着头,打着电话。

        

他在解释,在强调,在保证,在让步!

        

都因为一个女孩,见鬼!

        

很快林奇就得到了消息,有人给他打电话,谈到了这件事,并且提及了那个说错话的女孩刚刚失业了。

        

对此林奇只是笑着说了一声“谢谢”,其实对于一个女孩而已,他还犯不着专门的去针对。

        

他的地位摆放在这里,去针对一个有自己想法的女孩会让他很掉价。

        

可这阻止不了有些主动的想要做点什么。

        

他们希望能通过去踩一个女孩,避免一些有可能发生的麻烦,哪怕这个可能微乎其微。

        

同时也有人希望能够通过这件事,讨好一下林奇。

        

社会,社交,就是这么的简单,又狼狈。

        

查理在医院简单的伤口处理之后,就乘车前往布佩恩。

        

这次有更多的人护送,即便还有人有一些想法,最终也只能作罢。

        

第二天上午,林奇见到了查理。

        

“你看起来……很不好。”

        

查理摸了摸自己左边的耳朵,无所谓的露出了一个看起来有点狰狞的笑容。

        

“我现在就像是一个怪物,但没关系,我活了下来。”,经历过这样一场“劫杀”,她的内心变得强大了很多。

        

想一想也是,生理上的,心理上的,羞辱,折磨,虽然时间不长,但它绝对不是谁都能撑下去的。

        

林奇注意到了查理妹左手缺失了一部分的小拇指和无名指,疤脸没有连根切掉她的手指,而是从手指的中部用手掰断,然后拿刀切掉。

        

双重的疼痛,双重的折磨,虽然两根手指还留下了一半,但多少也有些骨裂变形。

        

连续处理了两根手指之后查理还是没有开口,他就知道继续下去的意义不大,即使更换了项目。

        

这也说明疤脸是一个很成熟的老手,他知道切手指突破不了查理的心理防线,继续切下去不仅不会让她说话,反而会加强她的抗拒心理。

        

反正都少了这么多手指,要说为什么刚才不说?

        

有些人就是这样,受的伤越重,越能撑。

        

她看着林奇,“我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折磨,林奇,我有一个额外的订单给你,无论多少钱。”

        

林奇为她倒了一些酒,随后坐在她的旁边,“说说看。”

        

“我需要那几个活着的人的家人信息,如果你能帮我把他们抓来就更好了,我说过,我会让他们后悔的。”

        

“他们没弄死我,现在轮到我了。”

        

看着查理的凄惨模样,林奇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没有问题,每个人一百万,到时候我们按人头算钱。”

        

查理咧开嘴笑着,她正面的八颗牙全部被拔掉了,直接能看见肿胀的,还在渗血的牙床,还有她被切了一小块的舌头。

        

她说话有点不清楚,就是被切了一小块舌头的缘故。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们!”

        

她说完顿了顿,“其他的按照我们之前约定好的方式做,帮我洗白我的身份,招待是谁在背后出力,然后我给你你想要的。”

        

林奇点了一下头,“这些事情都不难,不过你也要有一个准备,一旦你真的决定这么做了,你可能需要在某些问题上配合联邦政府。”

        

“你知道,白银联盟的事情让我们很被动,也感觉到了危机感。”

        

不知道是哪句话让查理变得有些不安起来,“我一定会配合的,有些事情其实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们也被‘绑架’了。”

        

她说着沉默了一会,“还有一件事,我哥哥失踪了,我想找到他。”

        

“问题不大,只要你有钱,在我这里我可以为你解决大多数麻烦。”

        

“只要有钱!”

        

林奇端起了酒杯,查理也紧跟着端了起来,两人碰了碰杯,各自饮用了一些。

        

“随后我会让律师和你谈,你也可以找一名律师来,就合约的内容进行规范和调整……”

        

查理无所谓的点着头,随后她有些好奇的看着林奇,“你……不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很可怕吗?”

        

从进入房间里开始,林奇就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这让到现在都不敢照镜子的查理心中滋生出一种莫名的渴望。

        

她希望能听到林奇说,她和过去没有什么不同。

        

林奇再次打量了她一番,少了一只耳朵,整个面部都是肿的,嘴唇开了好几条裂口,右侧的鼻孔被完全的撕裂,现在也在水肿期。

        

没有了那些牙齿,她总是不断的吞咽口水,说话也含糊不清。

        

加上她少了两截手指的左手,走路看起来还有些问题,更不谈身体上更多的创伤,这不是怪物是什么?

        

但林奇看人从来不看外表,而是内在。

        

他笑着回答道“这里是联邦,人们只会觉得你很漂亮……”

        

是的,漂亮。

        

因为在联邦这个神奇的国度里,穷不仅可耻,还丑陋。

        

但富有不会!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