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肉到失禁潮喷_肉欲公车系500章

“闪开!”

        

眼见意图被看穿,忘川不禁恼羞成怒,大喝一声,周身浮现出一道道淡黄色的气息,似乎想要强行突破。

        

然而,黑衣女子只是缓缓抬起那根怪异的黑色管子,他便觉心脏一跳,气势瞬间弱了几分。

        

而身后另外二女的宝剑和银枪也已逼近过来,对他形成合围之势,颇有种“三娘子战忘川”的虎牢关架势。

        

他的第六感堪称敏锐,没有和黑衣女手中的管子硬拼,也实属明智之举。

        

只因这根管子,乃是钟文在得到了“冰螭岛”的珍稀矿石之后,根据神火铳的原理改造而成的新式武器,唤作“神威铳”。

        

由于本身材质过硬,神威铳所能承受的热度和力量,都远非神火铳可比,它的动力源,更是一颗就相当于一整条矿脉的灵晶核。

        

可以说,神威铳,就是神火铳的高端版,甚至顶配版。

        

奢侈的材料,加上顶级的锻造工艺,这件新式武器的威力可想而知。

        

由于材料稀缺,钟文总共只造出两根神威铳,原本打算分别送给上官明月和十三娘这两位非战斗类型的红颜知己。

        

只是如今上官明月对他不理不睬,刻意回避,便是想送也送不出去,因而神威铳真正的用户,目前便只有十三娘一人。 

        

而有了这么一件恐怖的热武器,再加上入道灵尊级别的高深修为,十三娘虽然还是以商人自居,她的战斗力,却早已不可小觑,足以与任何同等级的修炼者一较短长。

        

因而与传说中的三英战吕布不同,如今的三娘子之中,并没有明显短板,忘川就是想要虚晃一枪,吓退一人,亦是无法做到。

        

无论怎样苦思冥想,他都看不出任何胜算,只得硬着头皮换一个方向猛冲出去,试图强行突围。

        

然而,迎接他的,却依旧是那一杆黑黝黝的神秘管子。

        

十三娘居然再次抢先一步,挡在了他前进的道路之上。

        

忘川心中愈发焦躁,额头冷汗直冒,咬咬牙再次试图改变方向。

        

然而,十三娘就仿佛拥有读心术一般,每一次都能料敌先机,提前就位,无论忘川朝哪个方向突围,出现在眼前的,总是这位妩媚动人,婀娜多姿的美艳大掌柜。

        

“轰!”

        

就在忘川心浮气躁,情绪将要崩溃之际,十三娘果断摁下了神威铳手柄上的按钮。

        

一道恐怖的强光呼啸而出,气势如虹,几乎令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已经有了心理阴影的忘川浑身一激灵,刚听见神威铳的响声,整个人就猛地向下一蹿,本能地作出了闪避动作。

        

自以为反应迅捷,成功躲过一击的忘川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双目忽然瞪得浑圆,瞳孔急剧扩张,仿佛看见了什么极端不可思议的景象。

        

神威铳射出的强光,居然直冲自己而来。

        

十三娘竟然猜到了他会闪避,更是连他躲避的方向,都推算得一清二楚!

        

这特么还是人么?

        

忘川双目无神,表情呆滞,面对这样的神预判,当真是欲哭无泪,不知所措。

        

要死了么?

        

一股强烈的恐惧,止不住地涌上心头。

        

不,我忘川大爷何许人也,怎么能死在娘们儿手中!

        

“绝不!”

        

生死危机关头,忘川体内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仿佛被彻底激发,他眸中精光暴射,嘴里发出惊天怒吼,周身同时喷射出强劲的淡黄色气流。

        

在这数股气流的推动下,他的身躯如同开启了助推的火箭一般,居然猛地向上拔高了一截,硬生生将自己推出了神威铳的攻击范围。

        

我就知道!

        

我忘川大爷将来注定要名扬天下,威震四方,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成功破解了十三娘的算计,他只觉心头振奋,忽然充满了力量,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顺利突围,扬长而去的潇洒景象。

        

然而,谋划失败的十三娘脸上却没有半点惊讶神色,两瓣诱人的红唇微微勾起,竟然露出了万分迷人的笑容。

        

她在笑什么?

        

看清十三娘脸上的表情,忘川心头一紧,忽然生出种不祥的预感。

        

淦!

        

眼神四顾,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原来自己利用淡黄色气息助推的方向,正是江语诗和珊瑚一枪一剑袭来的位置。

        

他这般向上猛冲,从远处看去,就仿佛是争着抢着要把自己送到宝剑和长枪跟前一般。

        

忘川招式用老,已然无力调整身姿,还待思索应变之法,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迎面而来的银枪之上。

        

江语诗的银枪顶端,依旧闪耀着一抹神秘而绚烂的白光。

        

看见白光的那一刻,忘川表情一僵,再次陷入到短暂的呆滞之中。

        

“噗!”“噗!”

        

伴随着两声轻响,珊瑚掌中的宝剑,狠狠刺透了他的小腹,而江语诗那一杆诡异银枪,也毫无悬念地扎穿了他的琵琶骨。

        

“砰!”

        

这一剑一枪皆是威猛绝伦,气势如虹,竟然连带着忘川的身躯笔直向下疾驰而去,将他整个人牢牢钉在了地面之上。

        

“咳!咳咳!”

        

此时的忘川面色惨白,嘴角鲜血直流,浑身骨头都仿佛散架了一般,软软地瘫在地上,再也无力动弹,甚至连抬起一根手指都无法做到,模样说不出的凄惨,他一边咳着血,一边咧嘴笑道,“想不到老子纵横一世,居然会死在女人手里,动手罢,给我个痛快!”

        

说完,他豪迈地闭上双眼,静静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珊瑚,等等!”

        

眼见珊瑚跃跃欲试,似乎就要上去给他致命一击,十三娘忽然樱唇轻启,出声劝阻道,“留着他,或许还有用处。”

        

“姐姐,你要审讯他么?”

        

珊瑚顺从地垂下了手中长剑,灵秀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疑惑地看着她道,“我看这人古里古怪,痞里痞气,在异人谷的地位,想必高不到哪里去,多半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小丫头片子,你说谁地位不高?”

        

忘川前一刻还摆出一副慷慨赴死,英勇就义的凛然姿态,此时听她这么说,立马怒目圆睁,破口大骂道,“当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你忘川爷爷在异人谷里,绝对是可以排在前十的重要人物!”

        

“就你?我才不信。”

        

珊瑚遭他辱骂,亦是颇为不爽,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要是真有这么重要,刚才那人又怎么会弃你而去?”

        

“你……咳、咳咳!”

        

忘川被她呛得哑口无言,胸闷气短,兼之伤势极重,还没反驳,便忍不住连连咳嗽起来。

        

“既然阁下如此重要。”

        

十三娘缓缓踱至他跟前,嫣然一笑,百媚丛生,美得动人心魄,“不知可否将异人谷中的情况细细道来?”、

        

“谷中的情况,老子当然知道得一清二楚。”

        

忘川冷笑一声,露出一排沾染了血迹,半白半红的门牙,表情颇为狰狞,“不过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们?”

        

“若是阁下愿意如实相告,我们非但可以饶你一死,还能替你治疗伤势。”十三娘柔声答道,“不知你意下如何?”

        

“想都不要想!”

        

忘川扭过头去,回绝得斩钉截铁,“要杀就杀!我是绝不会背叛北斗大人的!”

        

“我看你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珊瑚见他嘴硬,忍不住出声讥讽道,“果然是个小人物,没有什么审讯的价值。”

        

“你……”忘川气急无语,只是拿凶恶的眼神瞪视着珊瑚吹弹可破的柔嫩脸颊,却并未落入她的激将法之中,依旧不肯吐露半点信息。”

        

“珊瑚,不用激他了。”

        

十三娘轻轻叹了口气道,“此人并不愚蠢,也算是条好汉,寻常手段,对他并不好使。”

        

“算你有眼光……咳、咳咳……”

        

得了十三娘认可,忘川隐隐有些得意,才刚嘚瑟了一句,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口,却又不自禁地咳嗽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不如……”

        

珊瑚又一次举起宝剑,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十三娘。

        

“寻常手段无用,并不表示就没有办法。”十三娘轻轻摆了摆手,淡淡地笑了笑。

        

望着她娇艳动人的脸蛋,忘川不知为何,内心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江小姐,是你来还是我来?”十三娘不再理他,而是抬头看向一旁的江语诗,娇笑着问道。

        

“还、还是你来罢。”

        

江语诗摆了摆手,果断推辞道。

        

她白皙柔嫩的脸颊上,莫名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

        

自从被钟文俘虏,并经历了那一次“严刑逼供”之后,她对审讯这件事情,竟似有了些心理阴影。

        

“好,那就交给我罢!”

        

十三娘也不客气,直接拔出钉在忘川身上的银枪和宝剑交还给身旁二女,随后提起骚包男虚弱不堪的身躯,莲足点地,纵身而起,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之外……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