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你的真大/高辣h奶头

        

哗啦。

        

玉龙瑶如梦初醒般地从水里站身。

        

他愣一下,  又陷入无尽的思绪里。

        

难道他爱上金羡鱼成?

        

他如婴儿般赤条条地,寸缕地站,审慎地从头到尾评估他金羡鱼的感情。

        

玉龙瑶说出这是一怎么样的感情,  或许,  世人眼里,足可称之为“爱”。

        

如果是爱上她,他怎么会想她自读?

        

如果是爱上她,  他怎么会耿耿于怀她的放浪。

        

他一边思索,  一边伸开手臂擦身穿衣。

        

赤足踩在地面上。

        

玉龙瑶的脚趾白皙圆整,  湿漉漉的,在烛火下仿佛微微发光。

        

他其实一儿都迟钝,  相反,他极其敏锐。

        

玉龙瑶察觉到他金羡鱼的感情有些劲,受他的控制,  超出他的把握。

        

他抿紧唇,  文秀白嫩的脸蛋看上去有些焦躁。

        

他是允许事情超出自己掌控的人。

        

但时,玉龙瑶金羡鱼的『性』格颇为解,她是一旦下定决,便绝无可能回头的人。

        

他无法挽留这样的她。

        

他当然可能挽留。

        

时间还早,但这一他都神宁。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晚上,  玉龙瑶突然梦到金羡鱼。

        

他静静地旁观梦里的自己,将她的腿折过去,  往胸口压,似乎以此来宣泄内的妒火。

        

玉龙瑶从梦里醒来,垂眼抹把身下的被褥,经湿透。

        

耳畔似乎还回响雪峰摇颤,  啪啪作响,他喉口滚滚,方才冷静下来,此刻又毁于一旦。

        

睡得太早,他现在没有一睡意。

        

这梦反复纠缠他,玉龙瑶一声吭,安安静静地坐在黑夜里,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澄澈干净,凝望半空,像夜空里的星星。

        

夜半,金羡鱼昏昏沉沉地从睡意中挣开,忽然察觉到身边仿佛传来一阵吐息声,压得很轻。

        

她刚要作出应,唇瓣上却烙下个温热的东西。

        

挥舞的双臂也被用力按在头两侧。

        

一个吻。

        

金羡鱼怔怔,有意识地皱紧眉,放松四肢,像是做个『逼』真的噩梦。

        

这个吻停留在她唇瓣,就没动静,似乎是在犹豫和斟酌该怎么继续下去。

        

方唇瓣轻轻摩—挲她的唇瓣,顿顿,吮一口。

        

就在撬开她的唇瓣,继续深—入的时候,忽地又坐直身子,放弃这一切,转身离去。

        

第二金羡鱼见到玉龙瑶。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玉龙瑶和气地问。

        

金羡鱼摇摇头:“没什么。”

        

“,你昨晚上出去吗?”她状似经意地问道。

        

玉龙瑶安静一瞬,空气好像陷入一瞬间的凝滞。

        

顿片刻,他问道:“我在屋里睡觉,出什么事么?”

        

他嗓音疾徐,神情温和坦『荡』,丝毫显虚和忸怩。

        

金羡鱼说:“没什么,我只是随口问问,继续吧。”

        

所谓的继续,是指将方的神识从自己识海里剥出来这件事。

        

他们二人落得两败俱伤,如此窘迫的境地,谁也没多说什么,却难得默契地在这客栈里住下来,待处理过神识,再秋后算账。

        

每白,金羡鱼都会和玉龙瑶一,在他的指下将丝丝缕缕缠绕在一的神识剥离出来。

        

金羡鱼怀疑玉龙瑶的能力,也怕他夹带私货。这还得多亏他,在他的“督促”下,这段时间以来她简直也成个神识宗师(理论上的),论玉龙瑶动什么手脚,她都能有所察觉。

        

而玉龙瑶明显也想选择在这个时间和她撕破脸。

        

这一晚上相安无事,个人没有来。

        

到第三的时候,方才姗姗来迟。

        

照例覆唇而上,这一次原本温和的吻,逐渐有些失控。撬开她的牙关,卷她的舌尖用力吮—吸。

        

他的吐—息有些紊『乱』,在床畔坐很久,这才帮她掖掖被角。

        

此后一连几晚,方偶有造访,初谨慎、尚算克制,但之后食髓知味,行事则越来越放纵。

        

风停雪霁的一,镖师们笑与她告别。

        

“金道友,风雪小,咱们也也该上路。”

        

这些来,金羡鱼每剥离完神识都会跑去和他们一块儿喝酒抒发郁闷的情绪,彼此之间经结下薄的情谊。

        

镖师们走南闯北多年,萍水相逢,萍聚萍散极为看得开。

        

金羡鱼本来还有些伤感,但被他们的情绪感染,笑和他们定下后会有期的约定。

        

镖师们走后,原本热热闹闹的客栈,显得空寂。

        

金羡鱼站在原地,有些怅然,想到要一个人直面玉龙瑶,又觉得一阵说清道明的烦闷。

        

她晚饭吃得在焉,没留意到玉龙瑶的神情变化,与他在楼梯前告别,各回各屋。

        

这晚上,玉龙瑶再度推开她的门。

        

这几来,这件事他经熟门熟路,与改的面『色』相比的是,这些来『潮』的伏难定。

        

晚上,他没有睡意,回过神来的时候经出现在金羡鱼门前。

        

他疯么?玉龙瑶紧盯门板,脸上难得『露』出可称之为苦恼的神『色』。

        

来都来,逃避并是他的作风。

        

一次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敲门,推门举步入内。

        

他可能挽留金羡鱼,可能主动吐『露』意。

        

这是他们二人之间无声的较量,谁先示弱,谁就输得一败涂地。所以一次之后,玉龙瑶没有再去,他需要让自己的大脑冷静冷静。

        

他又是没碰过她,过一而。

        

他成功做到。

        

可一整,他眼前竟然全都是金羡鱼,她站在楼上冷清又厌世的模样,低垂的眼睫像振翅欲飞的蝴蝶。

        

她趴伏在桌上设防的睡颜。

        

想见她。

        

想要见她。

        

行。

        

可以。

        

玉龙瑶阖上眼,几个急促的吐息。他成功,但梦境却纠缠休,早上醒来的时候,玉龙瑶捻捻经湿透的被褥,决定再委屈自己。

        

正如此刻,他一眼就看到正蜷卧在床上,睡得正沉的金羡鱼。

        

她睡觉的时候,腿—间总喜欢夹儿什么,譬如说被褥、枕头。

        

这一次,他无需借助想象,就能勾勒她身体的曲线,勾勒她的小腿摩—挲他脊背时的风光。

        

小腿曲线流畅紧实,烛火下泛蜜『色』的光泽,一直往上延伸到淡绿『色』的裙摆。

        

他应该出去。玉龙瑶道。

        

些碍眼的镖师终于走,他应该感到高兴,可金羡鱼的失落,却让他本来平稳的情绪一落千丈。

        

他往前走一步。

        

他应该出去。玉龙瑶想。

        

他垂下眼,双手『插』入她的发间,唇瓣用力地压下去,鼻息一『乱』,目光也有轻微的变化。

        

眼睫微颤,意—『乱』—情—『迷』。

        

出乎意料的柔软。

        

他很亲吻别人,哪怕是金羡鱼是他义上的妻子,他们之间的亲昵次数也寥寥无几。

        

她穿得太多。

        

玉龙瑶如此想,感到一阵可惜,他比划轻轻握住她的脚踝,指尖抚过她的滑腻的肌肤,浑身就感到一阵触电般的战栗,像是第一次触碰女人。

        

玉龙瑶的指尖在裙摆前顿住,眼里泛冷意。

        

显然,这几日以来食髓知味,愈演愈烈,这些触碰经无法满足他。

        

可以。

        

理智再次回笼。

        

可就这样放弃,又有些甘。玉龙瑶想想,他找到个折中的法子。

        

轻轻撕下一截袖口,缚住她的双眼。

        

金羡鱼一怔,她一直都是醒的,眼睛被蒙住,让她很没有安全感。她犹豫一瞬,努力克制住去伸手摘下的冲动。

        

下一秒,玉龙瑶的吻又压下来。

        

他这一次只轻轻在她唇瓣上吮一小口。

        

她的嘴唇怎么会这么柔软。

        

玉龙瑶抬高身子,拉开距离,『惑』然解地望她的唇瓣。

        

为验证,他欲要俯身再亲吻,临到头,却自己失去信,嘴唇改印在她脖颈间,很用力,咬一块的肌肤用力地吮—吸。

        

他低垂眼,呼吸受控制地越来越粗—重,通过这一小块柔嫩的肌肤宣泄自己的欲—望。

        

金羡鱼双眉微蹙,微微侧过脖颈,咬住嘴唇,唇间呓语般地喊出“凤城寒”的字。

        

当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金羡鱼内是十足的清醒的。

        

若即若离,反复无常。

        

在有限的时间内,她要让他嫉妒,让他动摇,让他失控,然后将刀准确无误地『插』入他的脏。

        

玉龙瑶收回身子,静静地坐。

        

他脸上的意—『乱』—情—『迷』消散得无影无踪。

        

灰意冷足以形容他的情。

        

玉龙瑶唇瓣紧紧抿成一线,像是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来,浇灭他的欲—望。

        

他眼神发冷,却受控制地痉挛来。

        

一刻,他几乎控制住还原梦里的场景,压她的大腿问她,他和凤城寒很像吗?

        

可他什么都没有做。

        

他抓住她手腕,解开她双眼的束缚,唇角扬个温柔的笑。

        

“给我生个孩子吧,小鱼儿。”

        

当然这并妨碍玉龙瑶认为孩子只是个负累。但他记得,金羡鱼以前似乎很想要。

        

他曾经想被孩子束缚假,可人总会变得是么?

        

他相信,一个孩子能将他和金羡鱼牢牢地捆绑在一。

0

更多精彩